昆港“头牌”合宇聪的一天

    合宇聪,典型85后,昆明信息港记者编辑,从业5年,业内知名吃货、屌丝。
    凌晨5时40分,放在床头的手机闹钟响起,对于在3小时前才打完网络游戏关电脑睡觉的合宇聪来说,这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光。合宇聪迷迷糊糊地醒来,模糊地还能想起睡前游戏的音乐,但他必须起床了,因为这周开始他要上早班,7点到单位打卡,对他来说,离家10公里远,就是坐头班车,也还是会迟到。

详细…… ]

网络编辑的一天:24小时的战备

    以前在纸媒工作时,17点前准时交稿给编辑部,飞速下班。多数时候,她会像普通上班族一样,晚上19时左右,跟家人热闹吃完晚饭,享受美好的家庭生活。
    后来程丽跳槽到一家网媒,开始了自己的新媒体生涯。现在,程丽的工作模式成了这样:清晨醒来,搜索资讯、发稿,然后叫孩子起床、吃饭、入园。紧接着她要马不停蹄的采访。晚9点,带孩子睡觉。临睡前,还要再浏览下新闻,确保自己栏目资讯是最新的。

详细…… ]

摄影记者的“十八般武艺”

    摄影记者可以说是最为辛苦的。如果是网媒摄影记者就更加要求一个“快”字。摄影记者不仅要以摄影手段进行新闻报道工作,在要求摄影记者除要具备摄影的能力外还要兼备记者的能力。
    网媒摄影记者需要负责摄影、摄像及采访,并参与专题摄像的前期策划,要对所拍摄图片、影像进行编辑处理。更要对图片具有独到的鉴赏眼光。

详细…… ]

记者应该是有头脑的有主动性的笔杆子

    传媒人同时应该是一个出色的策划者。对我们新闻记者也好,或者传媒人也好,过去的新闻记者社会上常常有一个说法,如果记者做好了,大家给他一个说法,说这是大笔杆子。我对这个笔杆子的这个词有一些反感,好像我们新闻界的就是那个杆子。
    我在我《新闻写作方法论》序言里面,开头讲了这样一句话。说把记者称为笔杆子,我说这是不对的,如果非得说是笔杆子,应该是有头脑的、有主动性的这样一个笔杆子。

详细…… ]

老记者说:采访路上,两颗手榴弹同行

    常有敌人扫荡,每次出去采访,总是挎着两个手榴弹,“遇到紧急情况,一颗炸向敌人,剩下一颗与敌人同归于尽。”雷行笑着说。幸运的是,尽管他曾无数次遇险,最后都化险为夷。
    以晋察冀边区为阵地,雷行奔走在抗战前线。1940年春节过后,雷行前往雁北地区(平型关、雁门关之间)采访,目睹了日寇占领之下,百姓流离失所,无以为生的惨状。此后,雷行撰写了揭露敌人罪行的报道《敌寇的寓禁于征》,引起巨大反响。

详细…… ]

新记者说:把光、音留在新闻里

    新闻本身的价值光芒,是新媒体中最可观的闪光点。无论哪个年代,媒体人都应该注重新闻的价值,呈现出的报道一定要客观真实,让新闻的价值之光一直保留;而视频新闻里则是要求我们用每一组镜头,每一个动作,每一次采访真实的再现事件本身。
    与价值之光相呼应的,就是新闻的声音。用声音传达消息,用声音留住感动,用声音记录事件,渐渐的,听新闻再次走进人们的生活。

详细…… ]

新记者说:新闻为我指明方向

    作为一个刚刚毕业不久,初涉新闻行业的新人,刚开始,我以为做新闻就是客观记录和传达客观准确,不带有个人偏见的信息。
    前段时间的一次采访改变了我的态度。一个阴霾天,我们采访了环卫工刘俊芳。58岁的胃癌中晚期病人刘俊芳蜷缩在冰冷的床上,面色憔悴,等待着命运对她的裁决。看到如此景象,我的心蓦地揪了起来。

详细…… ]

策划:袁艳 合宇聪 编辑:袁艳 设计:徐婷 技术:肖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