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卑未敢忘初心——记官渡区金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吕松林

2016-09-28 16:24:21来源:昆明信息港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吕松林的办公室里一直搁着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一块被他称作“加班神器”的天蓝色花纹毛毯,而另一样则是一份剪报。

    剪报的大致内容是:2015年3月7日下午,时任昆明市领导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在北京接受10余家新闻单位集中采访时表示,昆明地铁3号线建设虽然面临“征地拆迁”的困难,但无论如何将确保在2017年上半年通车。

    2014年,随着地铁3号线工程建设进入第三个年头,金马段的拆迁滞后已直接影响到工程进度,上级部门先后7次被迫推迟任务完成时间,街道相关负责人一换再换,一直未见成效……最后,这个“烫手山芋”落到了吕松林手上。

    众所周知,街道工作中,征地拆迁本就是项让人避之不及的工作,更何况是这个箭在弦上、谁接谁“倒霉”的当口。

    吕松林是金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虽然是个“芝麻官”,但岗位要求一点也不低,既要熟悉政策、善于沟通,又要敢于突破创新。虽然任务来得突然、来得紧急、来得沉重,这个法律专业毕业的80后党员,还是硬着头皮表了个态:“组织既然给了我这个岗位、这份信任,我就有责任把任务完成好。”

    朝受命、夕饮冰,位卑未敢忘初心。

    两年来,吕松林始终记着两个距离——与人交流的最佳距离50厘米和地铁3号线金马段总长4.5公里。他用这两个数字不断提醒自己:贴近群众、努力工作。

    在各方利益和矛盾交织、聚集的拆迁工作中,吕松林始终坚持用心、用情、用力的工作方式,最终解决了长期影响地铁3号线建设的“肠梗阻”,为工程如期完工赢得了宝贵时间,完成了一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沟通用情

    破冰从互相理解开始

    受地质条件影响,3号线大树营至太平村段需采取明挖施工,自西向东而来的隧道盾构机必须要在其地块上吊出地面,否则上百吨重的机器将可能下沉并破坏隧道,损失高达数千万元。因此,金马街道滇黔桂石油勘探局生活小区拆迁工作能否顺利完成,成为整个拆迁工作的重中之重。而该小区共计189户,截至2014年,占街道轨道工程剩余拆迁总量的一半以上。

    2014年,吕松林领命接手地铁3号线征地拆迁工作,当时他面对的是拆迁工作人员连居民大门都进不去的尴尬。

    “我们的政策宣传不到位,我们对居民的诉求不清楚,这才是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原因。”吕松林心里一盘算,信息不对称,是推进拆迁工作的“致命伤”。

    为此,吕松林通过退休职工党支部与小区业委会的沟通,三方召开了第一次联席会议,这也是小区居民与政府工作人员的首次正式对话。“都是和我父母一样的年纪,这套房子可能就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走进会场的那一刻,吕松林一眼望去,对面多是头发花白的退休老人,油然产生的亲近和亲情,让他放弃了早已准备好的那套开场白。

    “我们石油小区住的大多是退休职工,对国家建设有贡献,我们理应尊敬,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保障大家的利益。”简单、朴实、不卑不亢,也恰恰就是吕松林发自内心的这句话,说到了多数居民的心坎上。

    “以前来的都是拆迁公司的人,满口都是政策道理,我们也有自己道理,经常谈不了几句就不欢而散。”小区居民刘宇柱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是相对的,你跟我讲道理,那我就只会跟你讲道理,你跟我谈感情,我才会跟你谈感情。

    “受党和国家教育那么多年,我们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说起支持国家建设,我们石油工人从来都是义不容辞。”最后,刘宇柱在会上讲出了大家的心声:现在在小区居住的退休职工,年轻时都长年在野外工作,有时几乎每周就要搬一次家,现在退休回来,只想过安定的生活。而当时,规划的回迁房还是一块空地,如果居民选择回迁,就又将面临数年在外四处租房的生活。

    了解了居民的根本诉求,问题就好解决了。回到街道和领导、同事认真商议后,吕松林向居民做出了“现房安置、拎包入住”的承诺。

    “有这句话就够了,我们相信小吕是个说话负责的人。”第二天,刘宇柱不仅热情地为前来测量房屋的工作人员开了门,还为他们泡上了一壶热茶。

    工作用心

    促成全市首次“以购代建”

    吕松林知道,拆迁工作仅靠谈感情是远远不够的。如何实实在在顾及各方利益,使各方愿望最大化实现,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现房安置、拎包入住”的思路,无疑是牵住了“牛鼻子”。

    “打铁必须自身硬”,敢答应居民现房安置,吕松林并不是空口说大话。其实在接手拆迁工作之前,他心里已开始琢磨、推敲这个思路。

    “吕松林是个有心人。”在金马街道党工委书记杨凯看来,现房安置这项创新的诞生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在刚到街道挂职的第一年,街道没有给吕松林安排实际工作,他就每天从政务网上浏览各种文件,将各方面的政策和街道各项工作情况了然于心,同时还会去思考——假如这件事交给我,我要怎么干?

    2013年初,吕松林在街道还分管经济工作,在日常的交流中,辖区几个已建成楼盘的开发商多次向他诉苦,说受经济形势影响,房子很难卖。通过对拆迁工作的分析,当时他就觉得两个问题之间应该能够找到结合点,并向街道提出了这一思路。

    “现房安置这一思路上报之后,得到了区、市两级主管部门的认可与支持。”官渡区城市更新改造局副局长李文瑞认为,现房安置实现了多方共赢。对居民来说,避免了回迁过渡期间的折腾;对地产商来说,去除了库存,及时回笼资金;对政府来说,保障了市政工程的建设,也消除了社会管理工作中的不稳定因素。

    2014年8月,昆明市政府正式批复《地铁3号线项目金马段商品房(房改房)现房回迁安置工作方案的请示》,同意以现房安置的形式,安置金马街道辖区地铁3号线建设工程涉及的拆迁居民。

    这比全市首个“以购代建”政策的出台早了整整4个月。

    “拆迁工作直接关系群众利益,如果我们内部有人动歪心思,会毁掉整个计划。”街道城改办主任楚良说,方案获批后,反贪局出身的吕松林开始在组员面前“碎碎念”,时常给大家讲一些他之前办过的案子。

    同时,吕松林进一步规范了整个征地拆迁工作流程——从中介单位确定开始,严格走程序,自己和组员不得干预,协议谈判要求必须两人以上在场,协议签订必须经过经办人、科室负责人、分管领导进行把关;资金支出必须事先通报核对后再行支付。一系列措施,为方案的稳步推进提供了有力保障。

    “以前只见过排队领房子,还没听说过排队要求拆房子的。”2014年11月,初冬的昆明气温骤降,但石油小区里热闹非凡,为了能够选到自己心仪的房子,大家纷纷抬着小板凳在院子里排起长队,等待签订拆迁协议。排队时,大家家长里短地说笑着,开始了关于户型和装修的话题。

    服务用力

    千方百计“为民争利”

    在吕松林看来,签订拆迁协议,只是工作的开始。

    单从工作量来看,如果居民选择货币补偿,就省去了过渡费发放、回迁安置等工作,对街道来说是最省事的。至于“现房安置”,当时既没有政策指导,也没有先例可循,在内行人看来,吕松林无疑给自己揽了个天大麻烦和风险。

    “解决问题的路只有一条,要是嫌麻烦,任务就完不成。”在与居民签完协议的第二天,吕松林就开始联系房源。刚开始市场摸底,辖区内东骧神骏、金马悦城两家楼盘主动提出参与现房安置,但报价每平方米在9000元左右。吕松林回到办公室一算,行不通,这样的价格按现行的补偿标准根本满足不了。在刚开始的一个月里,吕松林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这些事——看户型、量面积、算价格,实在太困就盖上“加班神器”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下”。

    仗着是买方市场,吕松林请示上级,多方引入地产商,利用竞争压低价格。最后,东旭骏城等楼盘也参与其中,每平米单价大幅下降。此外,各地产商还根据各自的销售情况,开出了免收物管费之类的优惠,以吸引居民。

    在解决房源和价格问题之后,匹配户型是又一大难题。按照补偿协议,选择现房安置的居民将按1∶1的使用面积进行安置,由于原小区公摊面积较小,经测算,原来拥有80平方米的住户,可以在安置小区拿到一套96平方米的房子。但即便这样,也没有“刚刚好”的户型可供选择。

    “按照只多不少、面积相近的的原则,我们算了一下,每户还存在7万元左右的差价。”这一次,吕松林又用活政策,帮居民算起了账——按照政策,每户居民签订协议后会有3万元的奖励,还有一定的附属设施补偿和少量过渡费,再通过向地铁建设方协调申请一定补助,就抹平了两套房屋的差价。让被拆迁居民没多出一分钱,就住进了新房。

    2015年底,金马街道辖区轨道建设工程涉及的335户居民全部按照统一办法、统一标准开始搬迁。街道办事处还很贴心地为居民准备好了搬家的纸箱,今天帮李大爷家打包,明天帮张大爷家装车,一个多月,吕松林和队员们在小区里忙得不亦乐乎。他说,虽然每天都干力气活,但这是他这两年里最开心的一个月。

    “说到做到,不折不扣地拎包入住。”说起搬新家的经过,原石油小区退休职工党支部书记官世武向吕松林伸出了大拇指。官世武说,搬进新小区后,大家的居住环境改善了不少,更重要的是地铁站就在小区附近,以后交通很方便。

    今年7月13日,抵达大树营的隧道施工盾构机被成功吊出地面,地铁3号线大树营至太平村段开始正常施工,预计到明年春节市民就可以坐上地铁,到达昆明的东西南北。

    这天,吕松林小心翼翼地揭下了贴在办公桌上的剪报,收起了沙发上的毛毯。剪报被放进了抽屉,而毛毯拿回家洗洗后还要再带回来——“加班神器”仍将“坚守岗位”。(昆明日报 记者彭涛 邓磊 通讯员单松松)

    记者手记

    最朴实的坚守

    8月10日下午5点多,大树营片区出现单点强降雨,导致正在地铁施工的12名工人被困。虽然与本次采访无关,但在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告诉了吕松林。几秒钟后,对话框弹出一条信息:我正在赶过去看。这个回复让我有些吃惊,反应迅速都还在其次,关键是这种工程施工上的事情,似乎与他这个分管征地拆迁工作的街道副主任并无太大关系。

    责任,是在这半个多月的采访中,吕松林提到的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在他开始负责地铁3号线拆迁工作时,已是项目开工后的第三年,正是推进最艰难、最急迫的时候,但对于上级安排的工作,他没有丝毫推脱。“其实拆迁工作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只要有责任心,就能干好。”他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动摇了我的认知。

    拆迁工作的关键在于沟通。之前,石油生活小区的工作多半是拆迁公司在做,居民对其信任度并不高,结果就是:政策宣传不到位、居民诉求听不到。吕松林在参与这项工作后,坚持自己去讲、自己去听,从而打开了局面。“所以说要解决问题很简单,关键在你是选择在办公室坐着,还是走到群众面前。”

    “我从农村考到省城来工作,不容易,所以我很珍惜。”吕松林这样向我描述他的责任心从何而来。乍一听,朴实的话语中夹杂着一丝辛酸,让我感觉这个年轻干部和千千万万来到这个城市务工的劳动者一样,为生活所迫。但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自己理解的并不全面,因为他也有自己朴实的理想、对事物的好奇和对生活工作的热爱。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己“不容易”,才会对别人的“不容易”感同身受。

    我相信,这才是他责任心的真正源头。(昆明日报 记者邓磊 通讯员单松松)

编辑:许丹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