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雪 奇葩大白薯  牛奶河

 

《云南映象》升级  雾霾

      申花冬训 边境旅游

 

食物中毒 跳伞俱乐部 

 

可做手脚的秤  京沪航线

 

私人飞机驾照  英语四六级

 

双“12”   仓库起火

2014年放假安排出炉
法定假日剔开除夕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2014年部分节假日的安排,其中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中秋节这4个1天假期通过调借形成3天小长假,明年元旦为星期三,只放一天假。 最引人注意的是:2007年才列入国家法定假日的除夕,这次被剔了出去。【详细】

明年昆明南市区到长水机场只要20分钟

    明年6月30日南绕城高速通车,昆明绕城内环将闭合,过境货车将分流,主城区交通压力将得到缓解。连接各县市区的东南绕城高速今年底也即将开工,与已经建成的西南绕围合后,将成为昆明的外环。此外,主城内公交也在提升服务水平。这一切都标志着昆明交通开启了建设世界知名旅游城市的新航船。
    昆明市交运局王局长介绍,南绕城高速全长24公里,目前已经完成72亿元的工程量。【详细】

云南多地大幅降温
昆明迎来今年首场降雪

    15日,昆明、玉溪、曲靖、香格里拉、红河等云南多地迎来入冬以来首场降雪,云岭大地呈现出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记者从云南省高速公路交巡警支队获悉,自14日晚23时15分开始,曲靖功昭嵩待高速,东川至待补以及昭待高速,待补至会泽段由于下雪不具备通行条件,双向封闭,现在封闭路段还在下中雪,温度在零下2度--3度之间,路面结冰,辖区交警正在加紧泼洒融雪剂,路上没有滞留车辆,请车友延缓出行。【详细】

京昆航线升级“双车道”
飞行安全提高50%

    12日零时,我国华北地区贯穿西北连接西南地区的空中大容量通道——京昆空中大通道投入运行,航班飞行将从单行的“省道”升级为双向的空中“高速公路”。【详细】

钢筋车设暗格
4个月骗嵩明工地过百万

    12月3日,嵩明一工地堵停一辆改装过的货车。该货车通过操纵车尾的一个升降暗盒,在点货时升起暗盒,用钢筋头蒙混过关。但实际上每车货却被“克扣”了7吨多的钢筋。 这样的骗局可能从今年8月就在这个工地上演。【详细】

云南可报考私人飞机驾照 学费36万元

    本月起瑞锋航空将正式启动私人飞机驾照培训项目。私照的培训费用差不多在36万元-37万元,包括报名、体检、理论培训、模拟机培训、实际飞行等费用,首批培训班预定招收30名学员。【详细】

昆明主城供气将日增30-50万方
缓解“气短”

    云南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经理胡成洪介绍,昆钢到呈贡片区的煤气管道建设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本月底就能完工通气,每天将有30—50万立方米煤气供给昆明主城区。【详细】

东川“牛奶河”案二审开庭
被告人之一请求改判缓刑

    东川“牛奶河”案11日在寻甸县人民法院进行二审,被告人之一、昆明东海矿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世祥提出上诉,认为自己对案件有新的认识、对其行为有悔悟,请求法院在维持一审判决罪名刑期和罚金的基础上,改判缓刑。【详细】

“雾霾罚单”是懒惰且低效的做法

    省级政府对地级政府进行罚款,后者不会有任何痛感。只会激发一个可笑的多米诺骨牌:地级政府罚县级政府、县级政府罚乡镇政府,总之就是一个罚款的恶性循环,最终受损失的还是“同服雾、共命运”的老百姓。罚来罚去,该罚的被轻轻放过;不该罚的却镣铐加身,公平正义何在?而且,在“雾霾越重、罚款越多”的逻辑之下,试问治理雾霾的动力又在哪里?【详细】

政府治公路“三乱”要有“断臂”的勇气

    公路“三乱”治理为何如此步履维艰?为何多地政府部门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还是违规设卡乱收费乱罚款?多地在接受采访时均有这样的表示,人员编制多,财政拨款不足,不罚款则没有收入来源,也正因为此,不少政府对乱收费乱罚款总是睁一眼闭一只眼。【详细】

一个昆明人平均一天用水91.81升

    昆明城市居民生活用水量是多少?记者从昆明市计划供水节约用水办公室了解到,据最新统计,昆明城市居民生活用水量91.81升/人/日,远远低于国家城市居民人均用水标准值上限。这个数据与3年前相比,人均日用水量减少40升左右。【详细】

今年1至11月云南公务卡交易金额120.9亿元
居全国第三

    今年1至11月,云南省公务卡交易金额120.9亿元,居全国第3位。省委、省政府重拳出击,出台多项措施压缩一般性支出,严控“三公”经费支出,做到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境)、公费购车只减不增。【详细】

文庙复礼
国学在建水文庙重新生长

    自上世纪末以来,建水一直在着手修复破败的文庙。经过10多年的努力,这座有着700多年的建筑群不仅从外观上复活,还让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此重新生长起来。【详细】

拍电影:一群农村青年的终极梦想

    1997年,一台摄像机的出现,让杨林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显示屏背后的那个人叫杨林,1983年生人,初中肄业,打小生活在巧家县的农村。在镜头背后或蹲或站的日子,他断断续续过了10多年。绝大多数时间里,他还是纠结在农村,去拍摄农村题材的所谓“电影”。而他此前已经拍摄完成的几部电影,在现实中也未给他带来任何经济上的实惠。曾经跟他一起追逐电影梦想的同伴,如今很多人都已另寻他路。【详细】

设计:彭丽芳  技术:黄涛  策划:徐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