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汤”干涸的背后 安宁温泉开发陷入困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3-25 07:56:0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

 
天下第一汤水位下降到底。首席记者赵伟/摄

    水位下降

    近年来,“天下第一汤”周围密集打井取水,水位也在持续下降,水量减少。取水管子口径达35厘米,如果低于这个量,取不到水,宾馆只好关门大吉……

    乱象丛生

    “政出多门”现象突出,管理体制不畅,形成温泉水资源管理各行其是,造成对地热水资源开发的盲目性、随意性。不仅用温泉洗澡、做饭,甚至连冲马桶都用。

    规划尴尬

    信心满满的规划却遭遇了现实的尴尬,要在温泉经济上有更大的作为,安宁似乎还有一段路要走。对于一个县级市的安宁而言,整合省属、市属单位等显然力不从心。

    1月7日召开的安宁市委五届三次全体会议上,安宁掷地有声地宣布擦亮“天下第一汤”历史文化品牌。然而仅仅过了45天,《“天下第一汤”干涸了》的报道铺天盖地见诸报端。连日来,记者从安宁温泉历史、规划、管理等方面开展调查后发现,和池底的鹅卵石一起暴露在烈日之下的是:近年来“温泉圈地”火爆导致地热资源开发乱象,其背后是日益严重的水危机。

    水位下降

    并不是眼下才出现的状况

    泉水浸在皮肤上,氲氤热气却透到骨头里——这是35岁的杨宽魏觉得最幸福的时刻了。15年前,厨师杨宽魏就是因为安宁的泉水而来:温泉带来旅游热,做厨师的曲靖小伙来到了这里。

    上月底,听闻“天下第一汤”干涸了,杨宽魏起初并不相信,他专程赶到“天下第一汤”景观池,直到看到露出池底的鹅卵石,他才相信这是真的。“10多年前,满满的池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冒泡的泉水。”杨宽魏惋惜地说。

    当时工作人员解释,“天下第一汤”属于浅表温泉,池内泉水和附近的螳螂川河水是相通的,池内泉水水位的高低,直接受螳螂川水位的影响,近期由于在修河堤,螳螂川河水被放掉,水位下降,导致“天下第一汤”池内泉水水位也不断下降,近几天完全干涸了。河堤修好后,池水便可以恢复。

    3月14日,杨宽魏再次来到“天下第一汤”,看到景观池内已蓄了大约10公分深的水,他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和杨宽魏不同,“天下第一汤”所在的温泉宾馆总务部副经理李绍东却轻松不起来。因为他深知:在此之前,“天下第一汤”的水危机早已出现。

    1983年,李绍东来到温泉宾馆工作,那时候,周围的青山倒映在景观池中,宛如一块碧绿美玉。“站在景观池旁,一股凉意扑面而来,不用弯腰就能舀到池里的水。”可近几年,池里的水位逐年下降。特别是四年连旱以来,尤为明显。即使在雨季,也只有四五十公分深。

    李绍东介绍,温泉宾馆有3口热水井,一口在景观池内,只供观赏使用;一口在螳螂川对岸,这几年大量开采常温水,导致常温水“袭夺”热水,温度下降,现在基本停用。在李绍东带领下,记者来到宾馆目前唯一使用的取水点。“这里就是喷涌了千年的一汪泉水。”可打开覆盖在井口的石板,记者却看到井底只有大约40厘米深的水,根本看不到任何喷涌的迹象。李绍东焦急地说,“近年来,‘天下第一汤’周围密集打井取水,水位在持续下降,水量减少。取水管子口径达35厘米,如果低于这个量,取不到水,宾馆只好关门大吉……”

    乱象丛生

    开发形式粗放资源浪费严重

    安宁温泉的开发利用可以追溯到1900多年前,在温泉众多温泉池中,“天下第一汤”可谓名气最大。“天下第一汤”五个字由明代著名“温泉专家”杨升庵题写。杨升庵曾经到过北至陕西、四川,东抵两湖的很多温泉。为了解释“天下第一汤”的根据,他在自己的《温泉诗》里一口气写了7条安宁温泉的好处。

    后来徐霞客到安宁,泡过此泉后也称赞说:“其色如碧玉,映水光滟烨然。余所见温泉,滇南最多,此水实为第一。”

    从民国时候开始,西南的达官显贵就在安宁修建馆舍,方便来这里泡温泉。1949年之后,这里便成为了云南著名的疗养地。1972年,周恩来总理来温泉,曾作“要很好地利用温泉水为人民服务”的批示。

    这是一段所有安宁人记忆犹新的经历。“在那个物质贫乏、生活艰苦的时代,它不只是安宁人放松身体的地方,也是安宁人精神得到休息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安宁温泉开始了大规模的开发利用,温泉会所、温泉度假村、温泉洗浴……近年来,各种各样打着温泉旗号的地热工程遍地开花,就连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也高举“地热温泉”的招牌招揽生意。

    资料显示,安宁温泉源出石灰岩壁,较大的出水口有9处,温泉地热水年平均资源总量为374.41万立方米,每昼夜涌流1000余立方米,水温在42℃至45℃之间。

    “面对丰富的地热资源,大家一拥而上,谁都想分一杯羹。本来只适合打三五眼热水井,却一下子就打了二三十口。”一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据记者调查,温泉热水的开发利用主要围绕“天下第一汤”,沿螳螂川河床两岸展开。

    现有热水井24口,其中,省干疗养院4眼、军区疗养院4眼、温泉宾馆3眼、国税培训中心2眼、市干疗养院2眼、市属划拨温泉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9眼。目前,温泉地热水日开采量为6376立方米。

    温泉热水井群不合理,井点布设密度大,构成“天下第一汤”的包围圈,甚至小于40米的影响半径,导致“天下第一汤”水位持续下降。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水位由1823.88米下降至2008年的1823.18米,累计下降0.7米。

    据了解,温泉经营者须到国土部门和水利部门办理采矿许可证及取水许可证。根据这两个证,消费者至少能知道这里到底是否存在真温泉。然而,据知情人透露,在温泉企业中,仍有一部分并未获得采矿许可证,很多取水单位属于“未批先建、先建后批”,甚至偷偷开发的现象也不稀罕。

    这位知情人介绍,“政出多门”现象突出,管理体制不畅,形成温泉水资源管理各行其是,造成对地热水资源开发的盲目性、随意性。

    目前,国内地热资源主要用于洗浴、医疗保健、温泉度假、供暖以及养殖等低附加值的产业,开发形式粗放,缺乏梯级开发的先进工艺,资源浪费现象严重。由于地热水温每年都在不同程度地下降,有的经营者开始用烧锅炉的办法给水升温,有的打着地热的牌子却用自来水。由于各自为政,有的存在盲目打井,井位密度过大,超量采地热导致一些地热田出现热田面积缩小,有的热水井水温持续下降,甚至导致出凉水的情形。

    “企业短视,只会令温泉这个有限资源最终枯竭。”这位知情人直言,温泉景区能否可持续发展,首先要看温泉水能否可持续开采和使用。由于地热水是按固定数额包月收费,这些用水单位大肆开挖地下热水,只管用水,从不考虑节水。不仅用温泉洗澡、做饭,甚至连冲马桶都用上了地热水。约一半拥有热水井的单位不仅解决自身用水,还对外供水出售,最多的一个单位甚至供应20余家。

    壮丽规划

    遭遇“纸上谈兵”的现实尴尬

    云南省旅游业协会SPA与温泉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付溟认为,安宁的温泉产业具有很多优势。首先,以安宁为首的滇中温泉产业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同时,在地理位置上,滇中温泉的区位和交通都处于云南心脏地带。

    温泉旅游度假区作为安宁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区拓展的核心区域,一直以来,旅游产业的发展被寄予厚望。先后被列为全省加快旅游小镇开发建设的60个小镇之一和昆明市重点建设的六大景区之一,把温泉建设成为现代新昆明最具吸引力的休闲养生基地,滇中大昆明旅游区(云南省六大旅游区之一)的重要节点,昆明重点打造的七大旅游产业集聚区之一。安宁温泉一直与水结缘,因水而兴,在刚刚编制完成的《昆玉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规划纲要》中,安宁位列“十二城”之一,“安宁温泉旅游小镇”也被列为重大支撑性项目。

    在今年初召开的安宁市委五届三次全体会议上,安宁市委书记李树勇掷地有声地宣布:擦亮“天下第一汤”品牌。市长王剑辉指出,温泉旅游小镇要注重“显山露水、文旅交融”的思路,着力发展高端酒店、休闲养生、会务会展等产业,加快建成国家4A级景区,形成具有“食、住、行、游、购、娱”完整产业链的旅游休闲目的地。

    要如何开发、利用资源,以拉动温泉经济,带动旅游、地产等行业发展,成为安宁长久思考的一个问题。过去几十年开采得比较严重,为了切实保护好地热水资源,安宁历任几届政府都做了深入探索和不懈努力。

    早在1992年,昆明市水利局规划管理处和安宁县水资源办公室就组织完成了《安宁温泉地热区水资源评价及对策研究报告》,2008年完成了《安宁市旅游小镇水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规划报告》,2009年完成了《安宁市温泉镇冷、热水管网系统设计方案》,完成了冷水管网改造工程、自来水改扩建工程。

    目前,冷水系统工程投入使用后,日供3000立方米自来水,但核心区域的省属、市属单位等冷热水仍未分离。信心满满的规划却遭遇了现实的尴尬,要在温泉经济上有更大的作为,安宁似乎还有一段路要走。对于一个县级市的安宁而言,整合这些单位显然力不从心。

    法律具有普遍的约束力,不受行业、国籍、职业、地域、行政级别的限制。安宁又尝试通过立法来保障地下冷热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但由于种种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云南省地热水管理条例》,结合温泉实际情况制定的《温泉镇地下冷热水资源管理办法》,并没有获昆明市立法委员会通过,《办法》最终成了“纸上谈兵”。

    立法滞后

    客观上助推了“有水快流”

    “管理体制不顺,法律法规落实难,是当前地热资源保护中的普遍现象。”据了解,将地热资源按矿产资源管理是国际通行的做法。按照法律规定,抽取深层地热水至少需要两证:一是县级以上水务部门颁发的取水许可证,二是向省级国土部门申请的采矿权。多年来,我国不少省份已经出台了“地热管理条例”,对地热的勘探、开发、利用、回灌、环保等环节都有明确规定,但实际上这些“条例”的落实不尽如人意。

    1999年,云南省出台《云南省地热水资源管理条例》,其中对地热资源的限量开采、梯级开发、综合利用、回灌、节水措施等方面都有明确规定。但一位长期从事地热研究的专家说,一方面,由于地热资源宣传上的误导,使相当多的开发企业和老百姓认为地热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另一方面,对地热开发企业缺乏有效监督管理,无法对其开采效率等问题进行约束,已经威胁到地热资源的永续利用。

    “如果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及时跟进,过度开发问题将会加剧。”一位专家忧虑地表示,在地热资源勘察程度低、产权不清晰等情况下,人们更在乎短期内攫取最大效益,客观上助推了“有水快流”的现状。(记者李思娴)

编辑:朱仁严  责任编辑:朱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