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市”独立之五华宝地 花香如故

2018-11-09 10:21:33来源:云南信息报

据说,明代建昆明城时,把三山一水纳入城中,当时称接龙气入城。“三山一水”指的是今天的圆通山、五华山、祖遍山和翠湖。随后,汪湛海在五华山右支山脉上的一瓜形高突处定罗盘,指定此处建成巡抚公署。同时,以该山脉为端点,向南拉出了城市的中轴线,这条中轴线就是后来的正义路。端点在五华山。此后三百多年间,圆通山、五华山和翠湖附近成为建房的风水宝地,留下了众多遗“市”独立的公馆建筑。

这些旧时公馆建筑,有的已经废弃多时,有的被完好地保护起来,有的辟作他用,但无一例外地,它们仍然静静伫立于这里,于闹市中,不理会身旁的喧嚣。也许你从未能进门一探究竟,也不曾看到有人出入,然而这些或充满异国情调,或掩映在郁郁大树下的深深庭院,却让你在不经意间嗅出那一座座公馆门后怀旧而绵长的历史味道。

本期“山河”,说说五华山、翠湖附近的名人公馆。

昆明华山西路水晶宫

朱德旧居

小梅园巷3号香如故

提到朱德,云南人总喜欢称呼他为朱老总,带着浓浓的亲切感。云南人对于朱德的这份亲近,不仅仅因为他是令人敬仰的元帅,更来源于他和云南、和昆明不解的缘分。

现在坐落于昆明五华区红花巷4号的幽静院子,旧时的门牌号为小梅园巷3号,这里留下了朱德在云南最为悠闲和超然的一段时光。

1909年春70多天的漫长时间里,从成都到云南的路上留下了两个跋山涉水的背影,那是一心想要投考云南陆军讲武堂的青年学子朱德与好友敬镕。第一次考试朱德因为四川籍意外落榜,然而心怀志向的他并未气馁,讲武堂再次招生时朱德把籍贯改为云南省临安府蒙自县,最终得以被顺利录取。云南陆军讲武堂就这样开启了朱德革命生涯的大门。从那以后开始的14年间,朱德从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步步稳扎稳打,在云南起义中初露锋芒,又带领滇军剿灭临安府地方惯匪,朱德的实战经验和革命斗志越发昂扬起来。护国战争时滇军入川与北洋军队勇猛交锋更是让朱德一战成名,有勇有谋率滇军杀入敌方阵营的他给了对手极大的震撼与威胁。

1920年,时任驻川滇军第二军第十三旅少将旅长的朱德回到昆明,被委以云南陆军宪兵司令官、云南省会警察厅厅长、云南省警务处处长的职务。母亲与儿子的到来让朱德考虑在气候宜人的昆明暂时安家。

朱德买下了与恩师马标住宅相邻的一片空地,而后动工建造住宅。一座中西式结合的三幢式两层砖木楼房渐渐成形,这座建筑雅致而简洁,楼上楼下有走廊连结,每一座楼房间又有月墙隔断,三个层层递进的小庭院在景门的间隔下十分别致。喜爱花草的朱德在房后修建了一座花园,名为“洁园”,别看花园不大,可园内石山、池水、小桥无一不全。朱德的友人又为这些景致冠以“凝香池”“渡春桥”等美名,让赏园也成了文雅之事。10余年枪林弹雨的军旅生涯让这段安逸的昆明时光显得尤为珍贵,朱德常去昆明的名胜游览,也与东郊昙华寺的方丈映空和尚结为至交。直至1922年朱德离开昆明远赴欧洲,开始一段新的革命生涯。

1957年,朱德到云南视察时曾经回访这座有着自己岁月记忆的老屋,那时的旧居被云南省人民政府作为“昆明市第六幼儿园”的校园,感慨万千的朱德提笔写下《菊园赏菊》一诗:“奇花独立树枝头,玉骨冰肌眼底收;且盼和平同处日,愿将菊酒解前仇。”现在的朱德旧居成为了省文物保护单位,四周已建起了不少高大的楼房,也许你从某栋楼房向窗外俯视依然绿意葱葱的院内,还能看到某间特意辟出的房子,那里是故居里“云南人民怀念朱老总”陈列室。在昆明的土地上,今天的小梅园巷3号依然花香如故。

翠湖边上小吉坡

周公馆

小巷子里的文化大宅

云南人多少都知道,昆明翠湖一带,名人名居是出了名的多,但大多都是临湖而建,很少有藏于窄巷中的,而若园巷中的周公馆就是其中一个。这窄巷之所以叫若园巷,早先是以居住在巷中张若园的名字命名的。周公馆的前身,就是若园公馆。宅子建好后,由于张若园对郊外别墅的向往,易主周钟岳。

若园建宅时,把宅邸的地址选在半坡边,取面朝湖、背倚山之意。主楼采用“凹”字形设计,两边的副楼突出于主楼,设计思维甚是新颖。典型的对称结构让整座建筑显得大气不凡;灰白色外墙和青灰色石脚为公馆增添了厚重与沉稳之感;缠了半壁的绿色爬山虎,又给这宅带来几分轻松与活泼;屋内统一的木饰,由内而外散发着简约而不简单的气质。也许正因为这种独特的气质,才吸引了周钟岳先生。

周钟岳是二十世纪初官派赴日学习的学生,学成归国后任云南省两级师范学堂教务长、云南教育司长、滇中观察使,也担任过云南省省长、云南省内务厅长、云南通志馆馆长。周老虽曾官居高位,但实是做学问之人,且写得一笔好字。周老主编的《新纂云南通志》《续云南通志长篇》,为云南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石林风景区主峰上那两个遒劲而柔和的“石林”二字,是龙云请周老代笔的;就连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南京总统府大门上“总统府”三个大字,也出自周老之手。若园公馆易主周老后,西南联大物理系吴大猷教授一家和程毓淮教授一家租住了周公馆一楼。他们的入住,让整个公馆都活跃起来,西南联大的同事朋友常到公馆聚会……再后来,周公馆在日本飞机轰炸五华山、云南大学和西南联大时中了四枚炸弹,直至抗战胜利后才重新做了大的修缮。

周公馆经历了易主、遇袭、重建,保存至今。其间成过私宅,做过餐厅,当下是一所空闲的老建筑。西墙边上的红花依然盛开,东墙上攀附的爬山虎依然在努力往上攀爬。

杨如轩公馆

五华区华山东路黄河巷37号,为滇军将领杨如轩的宅院。杨如轩,字夷斋,云南宾川人,云南讲武学堂毕业。在朱德离滇之前,杨如轩一直是朱德部下。重九起义时追随朱德,护国战争时为朱德第六团麾下副营长,参与棉花坡战斗。1927年,同为云南讲武学堂同学的朱培德就职江西省政府主席,邀朱德任南昌警备司令、公安局长。此时,杨如轩亦在朱培德部下,任29师师长。朱德筹划南昌起义,多次邀请杨如轩,未果。起义后朱德率部转移,杨如轩让出通道,使朱德部得以到达井冈山。后杨如轩奉命两次进犯井冈山,皆遭败绩。1930年,杨如轩回滇,任云南宪兵司令等职,即在黄河巷37号营造住宅。公馆主体为法式风格两层建筑,目前保存良好。

喜爱花草的朱德在房后修建了一座花园,名为“洁园”,别看花园不大,可园内石山、池水、小桥无一不全。

昔日的水晶宫洁园,曾被改作幼儿园,天性活泼的孩子们在园里跑来跑去。百年前在这里思考中国出路的洁园主人,想必看到这幅景象,一定会露出舒心的笑容。

编辑:实习编辑斯孟娜责任编辑:昝娟娟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