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密不透风的房子里 虚构月亮

2018-11-02 16:34:50来源:​昆明信息港

640.webp (3)

从我住的单元楼到这片湖水有三公里。三公里是普通的长度,是我和湖水的距离,甚至是我和天空的最近距离,因为月亮在那里。这个距离短得让我难以相信。

640.webp (2)

晚上八点,湖畔还有熙熙攘攘的游人,有的划定地盘,吹拉弹唱,有的表演沉思,类似罗丹的雕塑。霞光在天边散尽,小店和高楼里陆续亮起灯光,我走走停停,灯光忽而在枝头闪烁,忽而在水面跳跃,我没有随身带着纸笔,我不是画家。

远处是初开的夜来香,闻香正好,看花的人总喜欢花团锦簇,夜来香不然,它的妙处在于夜色和花香相得益彰。湖水离我很近,这些年我只是匆匆路过,此时夜来香恰到好处,似有似无飘忽不定,如同故人相逢,各自面目全非,连握手寒暄都显得拘谨和迟疑。

640.webp (1)

走过燕子桥,湖中的游船早已人去船空,如果齐豫在,说不定她会唱一句: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随着歌儿划向梦里的他。可惜她不在,那个他也不在。下桥,我站在湖水边,对岸有人弹奏古筝,指法流畅,而我无法描述音符,我的形容词全是虚词。

我头顶上是灰蒙蒙的空气,灰蒙蒙的空气越来越厚,逐渐变成无边无际的浓墨,然后泼洒下来。我抬头看见月亮,昨天乃至前天,它都出现在那里,散发着苍白柔和的光,我看见另一个月亮在水里,它起伏摇曳的形状和光泽让我相信,它是另一个月亮。

640.webp

我不是第一次走近这片湖水,更不是第一次看见水里的月亮。湖水留住的是一方虚假的天空,虚假的天空中有一个虚假的月亮,一阵风就能把它们吹碎。如果水里的天空是梦,那么水里的月亮则是梦中之梦,梦中之梦令我忘记这是梦,望着水里的月亮,它的阴晴圆缺既徒劳又诡异,我侧耳细听,那不是水声,而是一池月光。

梦的外面,一个朋友坐在湖畔的茶楼上,他说,他第一个拨通的是我的号码。他不知道我在看月亮,于是我告诉他,他却没有问我:你看的是哪个月亮?

穿过湖水,穿过两个月亮交织的梦,我坐在茶楼上。朋友问喝什么茶,我说绿茶。绿茶有十几种,朋友问喝哪种绿茶?我不想做选择,绿茶比月亮麻烦。看我心不在焉,朋友起身去选茶叶。桌上的茶具很精致,不等我细看,朋友迅速返回,他说选龙井,正好和楼下的湖水呼应。楼下不是西湖,他知道。

朋友的手机响,另一个朋友在别处喝酒,不能赶来喝茶,我替他惋惜,他不但错过一杯绿茶和一片湖水,他还错过两个月亮。没有看见月亮,仍然能活着的人,并非我一个,离开月亮,我照样活着的秘诀,就是坐在密不透风的房子里,想象月亮,虚构月亮。我是月亮的另一片湖水。(宋继宏)

编辑:金玉责任编辑:钱嘉榀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