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庸侄子查重傳:良镛叔像黄药师,最博学也最深情

2018-10-31 21:34:12来源:春城晚报

“在全世界,他是一代大侠金庸;在家里,我们叫他良镛叔,他是最深情的一个人。请注意,是深情,绝非多情,有人说他像段正淳,甚至韦小宝,我觉得都非常不对,应该是像黄药师,最博学、也最深情的黄药师。”花甲老人查重傳悲伤之中显出平静。在他看来,他的“良镛叔”95岁的人生已然功德圆满。

10月31日正午,西南联大博物馆新馆前,春城的暖阳照在查重傳脸上。受云南师范大学邀请,他专程从台湾来,参加西南联大在昆建校80周年纪念活动。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当30日晚查氏族亲纷纷相约飞香港吊唁金庸先生时,他却依然驻留于昆明。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查重傳追忆起了金庸的点点滴滴。

擦肩联大,云南情愫

10月30日,黄昏时分,查重傳乘坐的飞机降落于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刚下飞机,便收到多位亲人的消息,也看到了许多相关新闻——金庸溘然长逝。“以前就多次传过他去世,这一次,竟然是真的。”查重傳叹了一口气。

生于1958年的查重傳,其父查良鑑,是当年西南联大校园内最著名的“校园诗人”穆旦(查良钊)的四弟,也是金庸(查良镛)的堂哥。作为台湾玄奘大学社会科学院教授,他的学术和工作方向是社会学及社会实践,与文学并不挨边。但毫无悬念,他同样是金庸小说的铁粉。

50

查重傳先生提供的金庸家族谱系图(局部) 图为查重傳先生提供

由于查氏家族太大,很难以出生顺序来排序,所以,子侄辈都习惯以“良镛叔”称呼金庸。“上高中时,我就迷上了良镛叔的小说。当时他也很年轻,我实在太惊讶了,他怎么就能把那些人性的美好与丑恶、江湖的凶险与狡诈写得那么深刻?”

“如果他当年如愿来云南,来读了西南联大,那是否就没有后来的金庸了?那他的人生际遇……这很难说,人生和历史,都不容假设。”1942年,金庸已被西南联大录取。查重傳说,但由于抗战中早已家财散尽,又路途遥远,最终只得放弃。

对于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金庸由此便有了一份情愫。多年后,他之所以在《天龙八部》中浓墨重彩地编织云南尤其大理的传奇,其缘由或许便可追溯至此。

查重傳若有所思:“我就是一直都在纳闷这个问题,写天龙之前,他并未到过云南。”

十年不见,竟成永别

“我家和良镛叔一家,竟然已有十余年没见了?”最近的一面,是2007年2月。

51

2007年2月,金庸先生游台北故宫博物院,侄子查重傳(右)带着女儿和儿子陪同。图为查重傳先生提供

金庸带全家从香港到台北故宫博物院玩,已84岁高龄的他腿脚还算灵活,体力也还不错。彼时,堂兄查良鑑早已辞世,查重傳带家人相陪,老人很高兴,精神矍铄。他永远是文质彬彬的模样,很有气质,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大人物”,一路上事无巨细,皆听夫人安排。

查重傳记得,早年,金庸的多部小说曾被台湾列为禁书,开禁后,受追捧的程度也非常热烈,所以,台湾的“金迷”也绝不在少数。游览过程中,就有多名读者认出了“金大侠”,不管是拿着书来要求签名,还是合影,金庸都乐呵呵地一律配合人。

那之后,两家人只是偶尔电话联络,毕竟,台港两地隔海相望,相互走动一次并不太容易。有一年,查重傳本想带全家到香港探望良镛叔,但听说他身体已不太好,连数十年来每日坚持的阅读习惯都减少了很多,“已经基本不见客”,便无奈作罢。

“谁知道啊,2007年那一别,竟然就到了现在,竟然就是永别!”查重傳悲伤溢于言表。

平凡老头,外柔内刚

十年不见,又已然隔着最无情的生死,面对记者,查重傳的记忆却似乎更加清晰。他说金庸最最令人佩服的方面,其实还是良镛叔的人生态度,那么的平淡,那么的豁达,虽然在武侠世界里写尽了血肉征战、悲欢离合,但在现实生活中,金庸就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老头。

“他的创作和做人是不一样的,写武侠刀光剑影,后来封笔其实只是不再写武侠,还又写了好多年社论、杂文,照样的犀利。但在现实的生活中,他却非常温和,非常内敛,对于任何争议、莫名其妙的解读或所谓的负面新闻,他都一笑置之,从不辩驳。”在查重傳看来,这是一种真正的强大,是典型的外柔内刚。

他说,他的孩子们也都和自己一样,痴迷于金庸武侠,痴迷于那种情怀。他觉得,金庸武侠已经超越了武侠小说的概念,不再只是武侠中的经典,而是整个文学的经典,因为,它扎根于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对读者有着非常好的熏陶和启迪。

他说,近年来的武侠世界甚至整个文学,实际已被各种玄幻、穿越等荒诞的类型所统治,这令人担忧,但即便是作为“武林盟主”的金庸,对此也无能为力。但可喜的是,金庸武侠已经大量翻译成英文、法文等语种,在全世界出版,他相信最优秀的作品才能最终得到历史的认可。

作为“英雄才子”,金庸自然不乏传奇的情史,所涉无不是绝代佳人。这不,查重傳刚刚在朋友圈看到一条消息,说金庸生命中最魂牵梦绕的女人夏梦(小龙女原型)的祭日也正好是10月30日,实在太巧了。

“他们‘选择’同一天去往天堂,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吧。”查重傳说道。(春城晚报 记者温星)

编辑:实习编辑李贵芳责任编辑:曹月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