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碧色寨 就像是汪洋中的一条船

2018-10-29 14:33:41来源:昆明信息港

640.webp (14)

蒙自市区以北,草坝镇以南,碧色寨就在那里。“碧色”可能是“壁虱”,这两个词在云南方言里几乎同音。作为地名,雅俗不重要,来由也很难考证;作为历史细节,这个小村的兴盛和没落却不能一笔带过。

1921年,碧色寨是个碧铁路和滇越铁路的枢纽站,货物和旅客需要转车,繁忙拥挤的景象不亚于当时的利物浦或者曼彻斯特,加上各国商人开办的储运公司、洋行、酒楼、水火油公司、邮政局,碧色寨从此变得不再“闭塞”。

640.webp (15)

1940年,滇越铁路中断,碧色寨的对外贸易完全停止,车站日渐冷清;1959年,蒙自至碧色寨的铁轨被拆除;1970年,铁道部对个碧石铁路进行扩轨改造,雨过铺车站与滇越铁路接轨,碧色寨车站由特等站降为四等小站。

沿着时间的方向前行,21世纪的黄昏,一列时速30公里的火车从碧色寨经过,汽笛声渐渐消散,一切恢复原状,没有拥挤的乘客,没有堆积如山的货物,站台空无一人,子母钟的指针一直停在某个不存在的瞬间。我不是超人,不能让时空倒退,当我的时代日以继夜奔腾向前时,碧色寨一派寂静,所有的门窗都已经关闭。

640.webp (16)

哥胪士们建造的洋楼,如今只剩下东倒西歪的躯壳,后人没有商业头脑,不修缮,不搞开发,由它空着。斑驳的墙壁毫无生气,木制的百叶窗不够严丝合缝,地板吱吱作响,每一声都显得异常空洞。一个时代的遗产,必须交给热爱重温往事的人,想象中的一切,不再缺乏现实参照,难怪有人置身残垣断壁之间,并不想哭,反而会心一笑。

库房里的蒸汽机车头纹丝不动,如同被抽筋断骨的怪兽,没有呼吸,没有体温,假如铆钉全部脱离岗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钢铁机械将成为一堆名副其实的垃圾。仍然有人来缅怀凭吊,追忆似水年华,感叹光阴似箭或者命运无常,他们把身影定格在底片上,充当背景的车站如此遥远,远得无法用心灵触摸。

640.webp (17)

离开铁路,碧色寨和工业文明拉开距离,这或许是好事。在碧色寨,居民们始终保持着淡定从容的生活方式,从说话到做事,慢吞吞,懒洋洋。收包谷的老人,听见火车鸣笛,直起腰来,火车从她面前经过,她一动不动,行注目礼一般,等车走远,她又弯下腰继续收包谷。这是一种缓慢无比的生活,跟不上我们的飞速发展,我们是交通堵塞,空气污染,乳胶漆刷几遍,地板用哪种木料,他们只是过日子,夜观天象,看明天下不下雨。

1999年秋天,我到草坝开会,路过碧色寨,隔着车窗玻璃,我看见土木结构的房子以及残破的围墙,它们一闪即逝,同所有偏远的乡村一样,除了站台和铁轨,不会给人留下更多印象。第二天晚上我回蒙自,路过车站,一个没有火车的空站,灯光依稀,碧色寨早已默不做声。(彩龙社区 作者宋继宏

640.webp (18)

编辑:黄彩英责任编辑:钱嘉榀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