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云南牡宜古墓 古国礼仪之邦风范展露无遗

2018-09-13 10:18:35来源:春城晚报

全景

牡宜村全景

席镇

汉代鎏金虎熊搏斗铜席镇

耳杯

漆木耳杯

金腰扣

汉代嵌宝石龙虎纹金腰扣

棺木

站在玻璃柜上方,内部的汉代木椁清晰可见

句町古国是春秋战国时期由部落联盟发展而成的古老国家。句町于汉武帝时内附,汉昭帝时部落首领毋波被封为句町王。业界较为统一的观点是,句町国的国都在今文山州广南县一带,统治区域包括现今的文山州和红河州中东部、玉溪市、曲靖市、广西百色市部分区域等。句町王国一直到梁朝(公元502年)才从历史上消失,如果从内附汉王朝(公元前111年)这个时间点开始算,句町国历时613年。

疑似句町王之墓

历史上的句町国能够大量制造和广泛使用青铜器,因而农业经济发达,军事力量强大,并创造了灿烂的社会文化,彼时与古滇国、夜郎国齐名。

要了解句町国的辉煌盛世,可以从牡宜古墓群说起。

从广南县城一路向东约48公里,就到了黑支果乡牡宜村,这里曾因2007年发现汉代木椁墓而名噪一时。

2007年9月,下雨数月的牡宜坝子白龙坡顶一个圆形土丘突然下沉,陷出一个黑洞。经考证,该土丘为春秋到汉代的典型墓葬形制——木椁墓。其墓室长5.1米、宽4.2米、高1.95米,规模与古滇王墓相当。墓有三层,第一层中发现漆木耳杯,第二层发现头箱、竹简、铜灯等,第三层发现木雕车马模型、三足鼎和黄釉陶罐。共出土珍贵文物40余件。

走进广南县民族博物馆,仿佛回到了2007年的那次发掘现场,那尊巨大的木椁在这里呈现,被封存在一个巨大玻璃箱内。更妙的是,人可以走在玻璃罩上,观察脚下的棺椁。令人震撼的是,这个2000年前的古物,深褐色的木椁形制依然完好。

从墓葬的形制来看,尤其是墓葬设置了头箱(用来装金银财宝陪葬品的区域),墓主人非富即贵。

那么,墓主人究竟是谁?

广南文化研究学者陈祯祥告诉记者,墓葬出土了一个刻有“王承”字样的漆木耳杯,或许它能够透露出个中玄机。句町国历时613年,王室更替平均以30年一代计算,至少继任了20多个句町王,但史料中除了毋波有较多笔墨外,大部分句町王无史可查。不过有明确记载的是,王承是其中一代句町王王邯的弟弟,生活年代大约在西汉末年,也就是王莽乱政的时期。

陈祯祥说,西汉末年王莽篡夺汉朝政权进行削藩,远在西南的句町王王邯不从,遂被王莽所杀。其弟王承欲替兄报仇,继承句町王位与王莽政权对抗。《资治通鉴》提到“句町王印”在中原出现,从而得知王莽削藩成功,间接印证了王邯被杀的事实。

当然,墓主人就是王承的观点只是推测,从更为严谨的考据角度,在没有找到遗骨和王印之前,不能完全确定墓主人的身份。因此白龙坡顶出土的木椁墓主人究竟是谁,仍待进一步考古发现。

礼仪之邦的范儿

2011年,在距离白龙坡顶木椁墓约1.5公里的白岩脚下又发掘了两座墓葬,一座下葬死者为男性,一座为女性,两墓保存完好,出土的文物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云南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帆介绍,从随葬品来看,墓中鎏金铜器非常普遍,发现的铜镦铁矛总长3.65米,为最高统帅权力的象征;同时出土的一面铜鼓比云南省博物馆镇馆之宝广南铜鼓还要大,为目前发现的石寨山型铜鼓中的最高级别;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块龙虎图案的金腰扣,中国西南地区仅发现了两件,应为西汉王室赐予地方诸侯象征身份的信物。

只要细心留意广南县民族博物馆的展品,就能从中窥探到彼时句町贵族的生活格调。句町文化深受汉文化影响,讲求礼制和优雅的生活境界。

记者看到一个铜葫芦瓶,细长的嘴,瓶身有孔,底座是镂空雕刻,就像一件艺术品。关于它的用途,广南县民族博物馆馆长张泽涛认为,极有可能是彼时贵族阶层使用的香薰器具。另一件文物虎熊搏斗席镇也很讲究,它是打坐冥想时用来压席子四个角的器物。或许,在某个清静的午后,铜葫芦瓶香气氤氲,它的主人席地而坐,闭目朝向春暖花开,或许还会吹来一阵午后的风,薄纱轻拂,风铃叮当作响……

另一个铜制双层器皿与现今的双层蒸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环,很明显就是防止烫伤手而特别设计的。张泽涛打趣说,古人要是用它来做气锅鸡的话,这就是现代气锅的鼻祖。还有展柜里的铜矮脚杯,与现代红酒杯除了矮一点点外,形制竟完全相同。虽然古人不一定用它喝葡萄酒,但当时的酒水或许也很多样,因为漆木耳杯据说也是用来喝酒的,配合使用的还有漆勺和漆几案。

有文化学者认为,句町人喝酒是先将美酒存于陶瓮里(例如出土的黄釉陶罐),饮用时用漆勺把酒斟入漆木耳杯中。漆几案的功用类似大餐盘,上面摆放着精美的耳杯和各种精美小吃。主客抚案而坐,事毕双手捧杯畅饮。总之看上去一定很有礼仪之邦的范儿。

时至今日,面积约3平方公里的牡宜古墓群仍在不断发掘和研究中。目前较统一的观点是,牡宜古墓群就是句町国的贵族墓地,至于牡宜村白龙坡顶木椁墓主是否就是句町王王承,牡宜村白岩脚下古墓埋葬的男主和女主究竟是句町国的贵族抑或就是国王与王后?相信随着更多考古发现终会揭开神秘面纱。(春城晚报 记者秦明豫/摄影报道)

编辑:陈盈盈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