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当伴娘”需要及时摘掉“文化枷锁”

2018-09-13 10:27:17来源:春城晚报

只有将法治观念融入传统婚俗,让婚俗更具时代气息和人文情怀,“害怕当新娘”才不会上演。

几天前,来自安徽省亳州市的金思元,拒绝了闺蜜提出的伴娘请求。金思元说,自己在作出这样决定的时候,也感到非常为难。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建议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中增加婚俗的内容,对婚闹行为作出禁止性规定,为管制婚闹恶习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

作为一种联系频繁的强关系,能够成为闺蜜的伴娘、能够见证闺蜜的幸福时刻,原本是一件快乐的事情。然而,层出不穷的婚闹事件,让不少人望而生畏;既想成全闺蜜,又不敢冒险,许多年轻姑娘都面临着纠结的处境。在一些地方,滑稽、荒诞的婚俗,满足了部分人娱乐狂欢的需求,却给另外一些人带来了痛苦与伤害。

作为一种生命仪礼,婚礼意味着一对新人获得了新的社会角色,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熟人社会网络里的亲朋好友通过仪式和聚会,来表达对他们的庆贺与祝福。然而,在一些区域性、地方性的婚俗中,婚礼越热闹越好,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为了在注意力竞争中脱颖而出,一些婚闹越来越出格、越来越失去了分寸与边界,乱象丛生,低俗化乃至色情化。

婚礼的公开性与象征性,使得它成为一个社会表现与社会竞争的舞台。婚闹的状况,从某种意义上也关乎到这些家庭的社会评价与社会认同。陈旧的、不合时宜的婚闹习俗,犹如一个“文化枷锁”,让不少人陷入了“囚徒困境”,身不由己、欲罢不能——别人都这样,你不这样就会被污名化,就会被赋予某种不光彩的色彩,成为他人眼中的异类;一些家庭即使对婚闹恶习并不理解和认同,也无奈地选择了妥协与退让。

前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亲朋好友;在一个讲究“脸面”的人情社会、关系型社会,客人“看得起你”,主人家也得给予客人足够的尊重与面子。说到底,婚闹的屡见不鲜,根源于它没有被纳入法制轨道,而是将其道德化、人情化。面对无禁忌、无节制的婚闹恶习,仅仅依靠个体力量显然难以“自我救赎”,只有通过“制度补血”,将婚闹行为纳入法制轨道,失范行为才会越来越少。

伴娘并非任人戏弄的玩具,她们也有自己的权利与尊严。那种打着习俗、惯例、风俗的旗号去侵犯他人的权利与尊严的做法,都应该接受相应的规训与惩罚。当伴娘成为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词汇,婚闹恶习就应该戴上“紧箍咒”,而不能任由一些人自弹自唱、孤芳自赏。

现代化进程的滚滚车轮,让这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急剧的社会变迁面前,一些习俗、观念显得“慢了一拍”,已经成为不合时宜的“文化枷锁”,需要及时被摘掉。只有将法治观念融入传统婚俗,让婚俗更具时代气息和人文情怀,“害怕当新娘”才不会上演。(春城网评 评论员杨朝清)

编辑:实习编辑刘雄斌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