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市两级法院打通司法公正的“最后一公里”

2018-09-12 10:21:12来源:云南日报

“通过近距离了解执行工作,看到了法院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的决心和努力。”近日,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视察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后,对执行工作的力度和成绩表示肯定。

自2016年启动“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以来,昭通市两级法院通过集中兑现方式向执行权益人发放案款3620余万元,共执结案件14127件,兑现执行标的9.43亿元。

“只有生效裁判文书得到有力执行,胜诉当事人的权利才能得到真正的兑现。”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郑平说,法院的执行环节可谓是实现司法公正的“最后一公里”,在执行攻坚战中,昭通法院真正将老百姓的“纸上权利”即生效裁判文书确定的合法权益,兑现为真金白银,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安全感。

分片集中

10天执结163件“骨头案”

“‘迅雷’行动现在开始!”2017年5月23日上午,昭通市两级法院拉开了为期10天的“迅雷”行动分片集中执行攻坚活动帷幕。此次行动将全市11县区分成4个片区,对两级法院262名执行法官干警、62辆执法车辆进行集中整合。通过统一指挥、统一行动、集中力量、突击执行的模式,变单兵作战为集中突击,对一批拒不执行当事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促使其履行法定义务,维护司法权威。

“迅雷”行动首日上午11点30分,水富、绥江、永善片区传来捷报,已成功执行四川宜宾启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水富杨氏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案。大关、彝良、盐津片区仅当日就执行案件5件,执结4件。镇雄、威信片区25名执行干警分别开赴5个执行现场,对民间借贷、交通事故纠纷等14起疑难案件集中执行。迫于执行威慑力,1名被执行人马上交清了执行案款,其余12名被执行人被依法传唤到法院。

“迅雷”行动执行首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次日,昭阳、鲁甸、巧家片区全体执行干警不顾疲惫及时召开当日执行工作经验总结会,周密部署行动。先后成功执行了5起“骨头案”,对3个被执行人依法实施了拘留强制措施。

声势浩大的“迅雷”行动一拉开帷幕便“一石激起千层浪”。为期10天的分片集中执行攻坚活动共执结“骨头案”163件,执行到位资金1963.3万元,查封车辆8辆,查封被执行人的房屋468处,拘留被执行人57人、妨碍执行的违法人员9人,对4件案件的被执行人罚款3万元。此次集中执行获得社会各界一片点赞和好评,实现了执行一案、影响一片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失信惩戒10年

“拒执人”主动请求履行义务

“法官您好,我们没有按期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是不对的,给受害者家属、给法院增添了麻烦,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便。我们履行了,请求法院给我们解除失信人员名单。”2016年11月15日,一拒绝执行长达10年的被申请执行人马某及其子主动到昭通中院执行局向执行法官请求道。

2006年,马某儿子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15年有期徒刑,并判处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87196.5元。因马某儿子当年未满18岁,法院判决由马某承担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责任。法院判决生效后,马某一直未履行赔偿义务。2016年,昭通中院借助“互联网+”将马某及其子个人信息录入到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库。“登榜”后,2016年11月马某儿子生病需外出就医,因被人民法院纳入失信人员名单,其无法乘坐交通工具,影响到就医行程,马某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主动到法院履行赔偿款。

近年来,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足威慑机制破解执行难,积极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通过曝光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入境等措施,使其在金融信贷、证照办理、股权交易、乘坐交通工具、入住星级酒店等方面受到严格限制,降低其社会信用度、压缩其社会活动空间。2016年以来,两级法院共将3306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录入失信被执行人系统,对623名已履行义务的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了屏蔽。纳入失信人员名单的案件经风险提示后,有70%的被执行人主动与法院联系,主动履行或征得申请人谅解达成和解或分期履行,产生了较好的执行威慑效果。

联合执行

“大数据”为破解执行难助力

如何破解执行难?如何让执行工作从“游牧式”转为“精准式”的执行模式,多年来一直是昭通两级法院苦苦探寻而又难解的问题。如今,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昭通两级法院与时俱进,积极应用信息大数据为破解执行难插上“翅膀”。

2016年1月27日15时,绥江法院执行局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查到被执行人云南某建筑公司在浦发银行玉溪澄江支行的对公账户有存款50万元,立即通过该系统冻结了申请人所主张的17万元。有了目标,执行局只需直接奔赴澄江划款即可。网络执行极大地提高了绥江法院执行工作效率,使当事人胜诉利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维护。

据了解,自2016年昭通市两级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建成运行以来,先后通过全国法院执行查控系统、云南省公安厅部门间共享与服务平台、全国组织机构代码共享平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信息查控系统,对9542件未结案件进行了查询,查询到被执行人账户7709条次,通过网络冻结账户1085条次,执结案件3813件,执结标的12007.8万余元。

“过去,执行法官一天最多只能跑上几家银行,如今,只要点一点鼠标,足不出户在一个小时内就可完成对被执行人在全国3000多个银行网点的存款信息的查寻以及冻结账户,大大简化了案件办理流程,提升了执行效率。”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丁勇欣喜地告诉记者,随着逐步建立健全的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协支持、法院主办、部门配合和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机制,昭通两级法院不仅与上级法院建立了全国法院系统总队总查控系统,还与公安、国土、工商、车管等40多家关联单位建立了点对点查控,实现对被执行人存款、房产、车辆、户籍、身份和工商登记等综合信息的集中查询,让执行更加快速精准规范。

郑平表示:“通过不断完善网络办案、执行查控体系、失信惩戒机制等一系列措施,我们更有信心和决心打赢破解执行难这场硬仗,多途径化解‘执行不能’案件,不断增强当事人的获得感,打通司法公正的‘最后一公里’。”(云南日报 记者谢毅

编辑:实习编辑俞逍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