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依法履职致损免责” 彰显法治理性

2018-09-10 16:00:13来源:​春城晚报

近日,公安部官网公布《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草案)》(简称《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草案》中明确,民警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由其所属公安机关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造成的损害给予补偿。

《北京青年报》评论:法律责任的承担既要循法而行,又要符合人情伦理。随意将民警依法履职中对公民权益造成的损害责任转嫁给民警个人承担,甚至受舆论炒作、信访投诉等人为因素影响对民警加重处理,显然有失客观公正。无论是从人之常情进行逻辑解读,还是从公平正义的执法功能进行合法性分析,民警依法履职对公民权益造成损害后,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其对公民权益损害的赔偿交由公安机关承担,在道理和法理上都是说得通的,操作上也是切实可行的。毕竟,民警依法履职是代表公安机关实施的一种职务性行为,而不是民警的个人行为,只要民警严格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履职,履职中非因个人主观故意导致公民权益受到损害,相应的法律责任就应当由公安机关来承担。这是公安机关依法维护民警执法权威、维护公安机关权威和公信力应当承担的责任。

有观点认为,让民警个人为依法履职中对公民权益造成的损害承担法律责任,让民警为自己的致损行为“交学费”,符合“有权必有责,失责必追究”的原则,有助于倒逼民警规范执法。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不能机械化、绝对化地理解。民警应当为自己在履职中的失责行为承担包括法律责任在内的各种责任,但基本前提必须是民警个人实施了违反法定条件和程序的行为。如果民警在依法履职中严格遵循了法定条件和程序,但受主观认识、客观条件和外来因素等影响而对公民权益造成了损害,那么追究民警个人的法律责任,对民警来说就很不公平,甚而会对民警权益造成损害。如此不仅让民警对依法履职有后顾之忧,也容易导致民警为规避履职风险而刻意选择消极作为或不作为,可谓因小失大,得不偿失。(春城晚报)

编辑:金玉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