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安局出来 我决定退了所有的文学微信群

2018-08-24 15:01:38来源:昆明信息港 

微信图片_20180824111411

俗话说得好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憨妈认为自己在微信圈混得如鱼得水,认为自己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她的这个“黄粱梦”。

这是个啥子电话呢?其实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憨妈也不知道是什么电话。只是手机显示是保山的,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学生家长呢。

可是,电话里的那个男人自报家门以后,接下来的话,可着实吓了憨妈一跳,为啥呢?他在电话里让憨妈马上到县公安局四楼网安大队一趟。说句实在话,憨妈经常路过公安局,也有亲戚在里面,但是从来没有被别人叫去过。憨妈问了一句:“来做什么?”那人说:“做个调查。”

憨妈打了个车,蹭蹭蹭,几分钟后,就到了县公安局。一路上,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本来想着告诉家人一下,可是又想想,那人在电话里说了,没有什么事,只是问个情况。

到了公安局大楼的三楼楼梯,憨妈还遇到了亲戚,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进了那个人所说的办公室。

哎呀我的妈呀,里面坐了三个人,其中包括给自己打电话的男人。这会儿,憨妈才知道缘由。

原来,在当年的4月12日,有一个人在憨妈所在的一个文学微信群里发了一个煽动性的链接,发链接的人当天就被警察给抓了。然而,人虽然抓了,但是对于这类的网络犯罪,很难量刑,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取证难。

为了给那个发链接的人量刑,当地的公安记机关开始取证。可是,网络上何其艰难,特别是那个人发链接的文学群是一个五百人的大群,涉及的人员范围之广,群员遍及全国各地。憨妈去公安局的那天,就是当地的公安机关特地跑到憨妈所在地来取证。

那天,憨妈在公安局那个办公室里呆了两个多小时,可是对于他们询问的东西,憨妈是真的没有点开链接看过,什么也不知道,心里的那个憋屈呀,真的是各种崩溃。不过崩溃归崩溃,该配合的咱还是得配合不是。

等弄完这一切,早就过了饭点了,给憨妈打电话那个人在憨妈临走的时候,还说约着一起吃饭呢,憨妈哪敢啊,虽然那个人憨妈看到后,就知道是寨子里面的熟人,但是,在那个憋屈崩溃的情况下,憨妈可没有吃饭的心思。

微信图片_20180824111040

刚出公安局的大门,憨妈就接到了家人的电话,他们告诉憨妈,这个就是一个简单的取证的过程,并不是憨妈犯了什么错,这个在公安局的时候,他们就和憨妈说过了,只是憨妈的心里一时半会没有缓过来,好像做梦一样。

回到单位的时候,还不到上班的时间,憨妈在办公室呆坐了一会后,决定退了所有的文学群,要知道,憨妈那个时候可是有145个“群子”呐。

看到这个数字,也许你会想,这不是活该嘛,谁让你进那么多群!憨妈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掏出手机,没有做任何说明就退掉了所有的文学群,微信里面只留着家庭群,工作群等三四个群。

你可别说,这样一来,憨妈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不过新的烦恼又来了。

第二天,陆续有好几个平台的编辑给憨妈发来微信,询问缘由,刚开始的时候,憨妈也不做说明,只告诉他们一句话:“解散你们的群吧。”可是这样一来,却适得其反,很多人越是想知道缘由,后来憨妈干脆都告诉了他们。有些群主,也就是平台编辑真的解散了自己的群,憨妈的自己的“茶乡漫话文友群”也解散了。

就这样,憨妈退了的那些群后,安安静静地呆了几个月。可是最后,还是拗不过友友们的热情,又回了几个群。不过,重新回归文学群的憨妈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每回一个群,她都会私底下和群主沟通一下,免得有惹来不必要的烦恼。

从此以后,憨妈只要一看到朋友圈和微信群里面的各种视频和非文学链接,都会去甄别一下。甄别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选取链接里的几个关键字或者视频中的语音的汉字意思,粘贴到网上,问问“度娘”,就说明都清楚了。

微信图片_20180824111045

憨妈还用这样的方法帮着朋友发的视频辟过谣的呢。

一次,有个朋友在群里发了一个“一位女子跳楼的视频”,有图有真相,说的是有板有眼,视频的大意是,有个女子要和一男子结婚,但是自己的母亲要的彩礼太多,男方拿不起彩礼钱,所以自己跳楼寻死。看到这个消息以后,憨妈第一时间问了“度娘”,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虚假的视频。事情的真相是:一个公司的财务因为经济问题说不清楚,跳楼自杀了。

憨妈把真相告诉了那位朋友,同时也告诉群里的其他人,在微信上,不要轻易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和听到的,因为他们不一定是真相,这可是颠覆了“眼见为实”的俗语啊!

人常说:“吃一堑,长一智”。经过那个退群事件以后,憨妈不是不在微信上混了,而是知道了如何在微信上有原则地混,因为“不以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一种东西都是有规则的,微信也不例外。憨妈就这样,既憨也不憨的在微信上漂着,直到现在!(彩龙社区 作者禹艳芬

编辑:实习编辑黄彩英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