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被性侵未成年人的盘龙探索

2018-08-06 10:12:34来源:工人日报

近一段时期,全国各地未成年人受性侵案件时有发生,但在这些案件处理过程中,未及时报案导致证据灭失、反复询问导致心灵“二次伤害”、未保护好未成年人个人隐私、个别受害人出现心理障碍甚至轻生现象也随时出现。

如何保护性侵案中的未成年受害人,在惩处性侵者的同时,帮助受害人及其家庭早日回归社会,并避免同类案件再次发生,全国多地相关单位都进行了一定探索。而在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有一个200平方米的“未成年人保护中心”,这也是全国第一家社区“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探索未成年人被害人“一站式”取证。

哪怕在凌晨也有人帮助

“受表达能力、认知程度以及心理压力各方面原因的约束,未成年人被害人尤其是被性侵者在侦查阶段的陈述大多模糊不清,有些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有些案件无痕迹物证,被害人往往需要接受反复询问、回忆被侵害细节,造成心灵上的‘二次伤害’。”昆明市盘龙区未成年司法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郑建勤说。

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的司法实践中,让被害人有效陈述事实并非易事,因为受害人正在呈现低龄化态势,并且犯罪嫌疑人往往是受害者的熟人,受害人对其有天然的心理恐惧。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审判实践发现,14岁以下未成年被害人约占全部性侵未成年被害人总数的40%,最小的仅4周岁。在猥亵儿童犯罪中,熟人作案的比重高达90%。

对此,去年初,盘龙区多部门 “未成年人综合保护”试点项目的开展,在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和公安局的推动下,多个单位达成共识,合作建设针对性侵害案件未成年受害人取证与保护的“一站式”中心。当年9月4日盘龙少年警务试点项目启动,将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一站式”取证与保护作为工作重点,并开始正式筹建盘龙社区“一站式”未成年人保护中心。

《工人日报》记者实地探访“保护中心”,房间门牌挂着“青少年活动中心”,一进门就能看到绿色沙发上“坐着”六七个可爱的玩偶,房间色彩以暖色调为主,每件摆设都充满了童趣。“‘保护中心’主要设置为三个功能区,设置有询问室、身体检查室和会商室,同时中心也设有可用于儿童及监护人等候、休息的区域。房间在设计上充分考虑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设计理念,同步录音录像设备采用了隐藏式处理,电源插座加装了防触电保护盖,询问室与医疗检查室通过卡通屏风做了隔断处理,全屋家具都做了防撞角以及圆弧包边处理等。”区未成年司法项目驻校社工普校笑对记者说。

“平时这里没有工作人员,一旦我们接到派出所和盘龙少年警务电话,即使在凌晨,区检察院未检工作人员、公安局专职女警、司法局工作人员、‘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司法社工、医生、心理咨询师会第一时间到‘保护中心’对受害儿童进行帮助。”普校笑说。

为受害人及家庭制定个案方案

“‘保护中心’设在社区,具备对儿童身心友好的温馨环境,采取不挂牌提供私密的空间,让被害人获得充分的安全感。”郑建勤说,一方面对性侵受害儿童刑事司法程序中的询问、身体医疗检查、伤情司法鉴定、生物检材提取等在中心一次性完成,另一方面,儿童保护、青少年社会工作、心理、医务等领域的专业人员参与对儿童做出快速评估、个案会商,为儿童及家庭制定个案方案,也能为后续跟进工作奠定基础。

年仅8岁的小嘉在侦查机关不愿意陈述被猥亵的过程,到达该中心后,检察官会同询问人员、心理咨询师形成询问方案,在心理咨询师的协助下,小嘉放松了情绪,陈述了其多次被长期租住在被害人家中的犯罪嫌疑人猥亵,最终犯罪嫌疑人被以猥亵儿童罪批准逮捕。

在“保护中心”,司法程序内的询问由特别组建的以9名女民警为主的专门询问队进行,民警会接受系统专业的培训。未检部门女检察官也会提前介入,与民警共同商定询问策略,让询问更为有效。

“通过儿童保护、青少年社会工作、心理、医务等多专业个案跟进服务,可能涉及心理创伤评估与治疗、身体康复协助、家庭功能辅导、法律援助、司法救助等, 在询问结束后就司法程序外儿童及家庭的需求与危机做现场会商,拟定初步综合保护干预方案,并根据专业社工的深入社会背景调查报告再次组织会商,做出个案方案及安排后续跟进,促进未成年人被害人早日恢复正常生活。”郑建勤说。而在技术上,通过实时视频传送及信息交换装置,方便除直接参与询问的人员外其他成员同步观察询问情况,心理咨询师、检察人员根据情况,及时指导询问人员调整发问方式和发问节奏。

伸张正义之后

未成年人小焕被强奸一案是“一站式”取证和“保护中心”建成后的第一个案例。在此案中,有小焕和两名证人总共3人在这里接受询问,检察官通过介入案件,通过中心的视频监控及时与侦查人员沟通,引导侦查人员取证,一次性将证据固定。

伸张正义之后,如何让被害人重返家庭和社会,如何避免同类案件再次发生,是“保护中心”一直在探索的问题。盘龙区检察院未检部门检察官宁宇在询问中,了解到小焕是离家出走,在无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与不良青年混迹在一起的,受到了一些不良思想的影响。检察官委托社区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前往小焕户籍地对其家庭、成长经历进行社会背景调查,进一步帮助小焕重返家庭、回归正道。

据保护中心综合业务科工作人员李萌介绍,在该中心得到保护的未成年女童中,留守儿童占8成。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疏于对子女的看护,导致孩子成为犯罪分子的侵害对象。“一个项目的建成和使用虽然对办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却不能避免这些孩子免于伤害,如何从源头预防这类案件的发生才是根本。”宁宇说,对此,区检察院联合区未成年人司法项目办在辖区内小学开展法治讲座,引导家长关注并重视防范性侵的家庭教育。

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检办主任郑新俭曾对外表示,导致当前性侵害未成年人发生的原因是综合的,包括淫秽色情信息通过网络渠道流传、家长监管看护不到位、学校和社会培训机构轻视安全管理、一些地方对流动人口和留守儿童管理服务不到位、未成年人法治教育、性教育和自护教育不到位等。并且,网络社交成为性侵类犯罪主要威胁。因为网络交友并与网友见面而遭遇性侵的被害人,年龄段集中在15岁至18岁。(工人日报 记者黄榆)

编辑:实习编辑马婷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