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从敲水管到视频聊天

2018-08-01 08:20:05来源:昆明信息港

编者按: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艰辛奋斗,四十年沧桑巨变!

和全国一样,云岭大地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变化。从肉票、布票所代表的商品短缺,到京东、美团电商平台所代表的物质极大丰富;从低矮的茅草房,到不断刷新高度的摩天大楼;从鸿雁传书的情感倾诉,到随时随地移动互联视频沟通……方方面面的深刻变化,我们感同身受。

40年历史变迁如洪流滚滚而过,我们的家庭、婚姻、事业、生活裹挟其中,或主动或被动地发生了深度变化。

为全景记录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自2018年3月26日起,开展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为主题(题目可自拟)的征文活动,邀您动情讲述,征文详情请点击文后链接查阅。

本期我们选取“糊涂老马”所作的《从敲水管到视频聊天》一文编发。


平常,尤其是逢年过节,都要给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或发个E-mail……

可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小时候看科学漫画《爱迪生》:爱迪生和女友玛丽同在一幢楼上班,爱迪生在楼上、玛丽在楼下,他们利用身旁的水管发“密电码”约会——那时还不懂他们在谈恋爱!只觉得好玩,常常与小朋友学他们在水管上发“密电码”……

1531660508_8o1h27a

   上小学后,学了《自然常识》,知道铁丝和棉线可传声,就在两个小纸盒或铁盒间栓上一根拉直的铁丝或棉线,一个人在这头对盒子讲话,另一个人在那头的盒子倾听,打大家小时候都玩过的土电话。当然,铁丝的传声效果要比棉线的传声效果好得多。

没上初中前,曾任昆明基督教青年会补习学校校长的父亲,给我看过他在抗日战争期间的1942年(即我出生的那一年),请西南联大许浈阳、董维翰、马大猶教授到青年会举办电学讲座时所作的《电学演讲记录》,向我讲解了电话、电报的原理;上了初中,在《物理学》中,学到了电话、电报的基础知识;后来上了中专,学习的又是电气专业,掌握了电话、电报的原理和技术;生产实习的时候,也装配过电话、电报机,模拟打电话、发电报……可从没真正打过电话,发过真正电报。

直到1962年9月中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滇东北乌蒙山深处支援矿山建设后,感受架设电话线,安装电话,感受过在冰天雪地抢修电话线路的艰辛,也才打过电话。那时用的是手摇电话机,要通过交换机,才能在本矿内部通话。

1531660561_RIZFgG1

   交换机俗称总机,在本矿内打电话时,经常闹出过笑话。因为,矿调度室有位女调度员名叫“钟韧吉”,有时打总机却被接线员接到钟韧吉那里;找钟韧吉时,总机接线员又老重复:“我就是总机、我就是总机!你要接哪里?”

那时寄信,本埠4分、外埠8分,航空1角、挂号2角就嫌贵;发电报每字3分,加急每字1角4;虽没打过市话、长话,不知要多少钱,都听人说太贵!不是遇到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的急事、大事,不会打电话发电报。真是没奈何、万不得已时,才不得不偶尔打次电话、发个电报;而且,大多数人都怕收到电报、接听电话。

1531660699_a74UR04

   在矿山第一次接到家里的长途电话,和第一次往家里打长途电话,是在“十年动乱”期间,那是妹妹打来,告诉我那被错划为“右派”的年迈的父母将分别被“疏散下放”(实为“遣送”)到两个边远山区的消息。

当时,别人在地面“抓革命”,我在井下“促生产”,电话通过州、县、镇的总机,转到我们矿总机,几番周折才打到我所在工程队,弟兄们忙跑进井下把我找出来,电话早断了……

我不知道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焦急万分!只有往家里打电话,可那时家里有不起电话。为了避免通过单位总机、矿山总机往县里、州里层层转麻烦,又费时间,我只得请假跑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邮电局,在上班时间往妹妹单位里打电话。我痴痴地等啊等,好容易等通了,找到了妹妹,可声音既小又时断时续。

最后总算听到了妹妹焦急的哭声,才明白了大意,几乎痛断肠!忙请假回家,可一切成了定局,只赶上为73岁的老父送行,接着又为母亲送行。

第一次接到电报,是父亲“疏散下放”所在地——哀牢山外、澜沧江边高山上那穷乡僻壤的好人之一——生产队长自费发来的电报,告知我父亲病危的消息。

接到这位好心人的电报,我们才逐级反映、生方设法赶忙把父亲接回,父亲才没有命丧千里之外的异乡。

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发展初期,电报、电话还占主导地位。后来,打电话的还多,发电报的却越来越少。我第一次发电报就在那时,逢年过节给在外地的亲朋好友发礼仪电报,但必须跑到邮电大楼去才能发,因为其他邮电分局早就取消了这项业务!后来,邮电大楼的这个业务也取消了,好在我家已装了电话。

1531660634_BeWFq2

1531660656_Y3PfR13

   在那之前,打电话从到邮电局去打,过渡到在街头电话亭投币打、用IC卡打。有了座机后确实方便、也很满足了!我没资格使用砖头般大而重的“大哥大”,也没用过小巧玲珑的BB机,就在10年前一次性“飞跃”到使用手机了。

1531660720_KqGecb5

   我才用手机时,不会发短信。一次和同事出差,路上女儿频频发短信问平安,我都打电话回复。同事用我的手机帮回短信后,女儿一阵惊喜,以为我会发短信了!后来发觉短信回得太熟练、不像我平时的口气,还不时开两句玩笑,才知有人越俎代庖、弄虚作假。

从那以后,我逐渐学会了用手机发短信,但至今仍跟楞绊倒;再后来,又学会了用电脑,发E-mail。

有一天,才满3岁、把我的手机当玩具的孙女突然问我:“手机里的声音,是从哪里来?”我回答她说:“是从天外传来的……”弄得她莫名其妙。

可现在,孙囡13岁了,电脑、手机玩得非常熟练,我还得经常请教她呢。

1531660755_B83K5t6

   如今,手机更新得很快!人们使用的多是智能手机,功能很多,还可以视频聊天。假如爱迪生和女友玛丽还在世的话,他们约会、谈恋爱,就不必再敲水管发“密电码”了。(糊涂老马)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彩龙社区

https://www.clzg.cn/activity/68.html


编辑:钱嘉榀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