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玉米被偷”,你怎么看?

2018-07-11 11:38:56来源:春城晚报

近日,湖南农业大学学生发帖称,学校在浏阳实习基地种的玉米、棉花等科研成果被当地村民偷盗。湖南农业大学浏阳实习基地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此次被偷盗最严重的是学校获得审批的一个玉米新品种,一旦被扩散出去损失巨大,还可能会影响到学生的毕业设计。(7月10日《北京青年报》)

不能止于道德批判

根据《刑法》等法律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达到30万元便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可依法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如果被偷的科研玉米“损失或达上千万元”的说法属实,真的为参与偷盗的村民捏一把汗。

事情当然不会往这个方面发展,因为被偷的科研玉米的价值认定复杂,当前流传的“损失或达上千万元”缺乏科学计算。更关键的是,参与偷盗的村民的罪责明显没有那么大,更多是出于一种贪小便宜的心态,可能多数人认为自己偷的玉米和自家种的玉米没有什么区别。据悉此次事件当场唯一抓住的是一个跑得慢的80多岁的老人,如果真走上司法程序,于情理不符。

贪便宜心态是该批判与谴责,村民的偷盗行为更该予以必要的惩罚,但事情显然又不能仅止于此。说起来,科研产品被偷、实验基地被破坏的事情近年来已屡屡发生,湖南农业大学此前就曾发生过一名硕士研究生在实验基地所种的油菜花险遭游客采摘一事。

当田野上的科研基地连必要的“防小人”之举都没有,赤裸裸考验人们的道德自觉,同时又是关门办学、关门研究,科研工作者不能深入乡土社会,与当地“老乡”成为“自己人”,让村民们知道实验田和科研产品的价值与意义,很难说“科研玉米被偷”事件的发生不是某种必然。若想根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就要从这些角度入手设防。(春城晚报 评论员刘孙恒)

法律短板要补齐

不速之客闯入,玉米被盗,损失或达千万元,有同学或不能毕业……这是从科研人员和知情者视角所看到的画面,他们用汗水和智慧浇灌出的成果或许就此付诸东流,郁闷在所难免。

但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换一个视角,看到的就未必是这种场景。在不知情的村民眼里,他们多半觉得自己只是偷了一点普通的菜,占了一点小便宜,甚至还能给出“顺手拿点不算偷”这般自洽圆融的论调。而从法律角度看,偷盗科研玉米的村民,未必会承担多么严重的后果。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玉米的科研价值,隐蔽的偷盗举动里也并未夹杂破坏和窃取科研成果的主观恶意,往往只会被认定为一般违法行为,给予批评教育或治安处罚。

譬如2016年,江苏省农科院泰州农科所的研究人员打算对20亩种植历时6年的芋头进行采集收获,却发现芋头被周边部分村民偷了,损失成百万乃至上千万元。但当地警方表示,按芋头的市值,分到人头才几十块钱,由于未达到犯罪数额标准,无法予以立案。

一些人在“小农意识”牵引下,为了三瓜两枣的小便宜,给科研造成巨大的损失,却往往因案值不够被认定为无法立案……这该如何破题?得补齐这方面的法律短板,对科研作物应有单独的价值评估标准并明确惩罚措施,更不能单纯以不知者无罪来一刀切地处理。同时,相应的普法宣传也得跟上,科研人员更是应主动向周边的村民普及科研作物的价值和盗窃破坏所要承担的后果。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当下最为紧迫的是,科研人员先得从基础防护措施着手,至少给科研作物们弄一堵围墙吧!(春城晚报 作者刘筱庆

编辑:陈盈盈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