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男闺蜜把我拉进了黑名单说起

2018-07-10 16:10:03来源:昆明信息港

640.webp (5)

今天认识了十六年的男闺蜜,所谓的蓝颜,把我拉进了黑名单。

蓝颜叫李文。当时我们刚毕业,大都市对我们两个乡下娃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所以决定一起留下来,合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那时候,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些,但却是我今生最快乐的时光,最美好的回忆。

640.webp (6)

我俩约好轮流出去找工作与负责家务,日子忙碌而充实。后来我们相继找到了工作,我在一家杂志社负责广告策划,而他则成了一名中学语文教师。我们俨然像小两口一样过起了日子,下班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互相嬉戏打闹。唯一与小两口不一样的,便是晚上分房而卧。那时候我们又像兄妹,又像哥们。而事实上我并不安于这个角色。

我不知道当时的他每天面对我这个绝色大美女,是如何坐怀不乱的。只知道,当时的我一到晚上,就有种无形的酸涩溢满心扉。像刚发酵完的葡萄酒,酸涩中又藏着某种隐晦的甜蜜,还有某种羞涩的渴望。一定是体内的荷尔蒙作怪,渴望着他会突然裹着柔软的月色闯进我的闺房,任由他温润的唇瓣轻触我的每一寸肌肤,像此刻窗外皎洁的月光铺洒在席梦思大床上,与我的身体纠缠成一片。那些日子,我常常做着这些甜蜜而又酸涩的春梦,而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怕他瞅见我心中的小鹿,我总是羞涩的不敢看他的脸,脸上的温度足可以烫熟一根茄子。

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当年的他并非柳下惠,其实他和我怀着同样的心思,苦苦压抑着,不敢捅破这层窗户纸,是因为当年彼此都害怕因此会失去对方,连闺蜜都做不成了。

有一次我突然发高烧39度,浑身火烧火燎的难受。他吓坏了,里里外外的忙活给我端茶送水。他坚持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肯。最终他拗不过我,叹了口气,坐在我床边,握着我滚烫的手说:“你这个任性的傻丫头,真拿你没办法,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担心!”那一瞬间,我竟然看见他眼里闪烁的泪花。

我别过头去,不让他看见我同样滚烫的泪。他给我擦背上的汗时,整只手都在微微颤抖,感觉得到,他很紧张。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们唯一一次的肌肤之亲。我只知道,那一刻,我差点抑制不住自己,想爬起来顺势就倒在他怀里,一切也许就水到渠成了。然而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那天晚上,我们依然各睡各的。

许多年之后,我想起这件事,依然捶胸顿足,懊悔万分,恨自己为了那点可笑的自尊与矜持,居然与最爱失之交臂。

如果不是,现在的我,应该会成为李文最美的新娘。

640.webp (7)

宁可与李文也是铁哥们,听说两个可是“青梅竹马”,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从小学到大学,同窗了十六年。

宁可在大学时代开始就一直在追求我,什么情书,玫瑰花,巧克力,所有传统的招数全用上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荷尔蒙在他身上硬是不起作用。所以我已经婉拒了他N次,可是他却越挫越勇,还扬言,只要我一天没结婚,他依然有机会。

对于这样执着的粉丝,除了能满足一下我作为女人的虚荣心,其他似乎并不能感动我。凑巧的是,当时美术系的系花张甜甜正在倒追李文。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有这样出众的美女力捧,李文自然乐不可支,半推半就了。

不过这种恋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衡的,所以注定不能长久。李文会选择张甜甜,更多是出于一种猎艳心理,但同一朵花再美看久了也会有视觉疲劳。况且张甜甜的醋劲是系里出了名的,外号“醋缸”,哪里容得下李文有我这样才貌双全的佳人做知己啊!对于张甜甜老一套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李文开始还能忍住气哄两句,可没过多久,他就乏了。所以毕业前夕,俩人就分了手。记得那天我也在,张甜甜哭得要死要活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硬是哭成了两只桃子。

640.webp (8)

工作以后,身边不乏追求我的优秀男孩,甚至成功人士,而我到最后会选择死缠烂打了我N多年的宁可,除了我对他的熟悉程度、信任感,更多的是一种赌气吧!

因为我苦守了那么多年的爱情之花,到最后还是不能沐浴在阳光下,被迫枯萎了。其实李文何尝不是这样,他默然与我坚守同窗四年,“同居”三年,可竟然到最后依然什么也没发生,他无果的等待终于在心灰意冷中结束。那时候我一直天真的以为,李文钟情的应该是林妹妹式的窈窕淑女,而并非像我这样雌雄同体凡事自己扛的“男人婆”。

傻傻的我,骄傲的我,自以为是的我,就这样与自己的最爱擦肩而过。这成了我一生的最痛。

当十六年后,得知真相的我鼓足勇气向他表白时,可一切为时已晚,物是人非。为人夫人父的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大男孩,他必须对他的妻儿负责。所以他选择了消失,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也许他害怕有一天他会失控。这样想来,我似乎能原谅他这一刀了。

十六年了,是该放下了!无论我是否能与宁可继续走下去,无论我的伤口有多疼,但这一切都与这个男人无关了。我默默的把那个熟悉的头像点击了删除。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