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平阳 | 母亲

2018-06-19 15:41:53来源:昆明信息港


雷平阳.webp


母亲

我见证了母亲一生的苍老。在我

尚未出生之前,她就用姥姥的身躯

担水,耕作,劈柴,顺应

古老尘埃的循环。她从来就适应父亲

父亲同样借用了爷爷衰败的躯体

为生所累,总能看见

一个潜伏的绝望者,从暗处

向自己走来。当我长大成人

知道了子宫的小

乳房的大,心灵的苦

我就更加怀疑自己的存在

更加相信,当委屈的身体完成了

一次次以乐致哀,也许有神

在暗中,多给了母亲一个春天

我的这堆骨血,我不知道,是它

从母亲的体内自己跑出来,还是母亲

以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骨灰搁在世间

那些年,母亲,你背着我下地

你每弯一次腰,你的脊骨就把我的心抵痛

让我满眼的泪,三十年后才流了出来

母亲,三岁时我不知道你已没有

一滴多余的乳汁;七岁时不知道

你已用光了汗水;十八岁那年

母亲,你送我到车站,我也不知道

你之所以没哭,是因为你泪水全无

你又一次把自己变成了我

给我子宫,给我乳房

在灵魂上为我变性

母亲,就在昨夜,我看见你

坐在老式的电视机前

歪着头,睡着了

样子像我那九个月大的儿子

我祈盼这是一次轮回,让我也能用一生的

爱和苦,把你养大成人

母亲.webp


亲人

我只爱我寄宿的云南,因为其它省 

我都不爱;我只爱云南的昭通市 

因为其它市我都不爱;我只爱昭通市的土城乡 

因为其它乡我都不爱…… 

我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蜂蜜 

假如有一天我再不能继续下去 

我会只爱我的亲人——这逐渐缩小的过程

耗尽了我的青春和悲悯


送流水 

情绪暴躁,心上尘土飞扬

对万事万物总是出言不逊

其实,这个春天

我不适合行游江南

应该在云南山中纵酒或者酣睡

中缅边境两侧

漫山遍野灰色的鲜花开了

我可以带去滇中平原所有的颜料

等把花朵都染红的时候

我对落红与枯叶也该有了善意

届时再返江南,才会弹铗而歌:

“风在空中凉了,碎了,我来送一送流水

人在世上笑了,哭了,我来送一送流水

爱在雾里生了,灭了,我来送一送流水……”


编辑:孙红亮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