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之后还给你一个最不烂俗的江南村庄

2018-06-06 14:28:14来源:昆明信息港

640.webp (1)

2017年夏天,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把我带到了永嘉林坑,一个楠溪江源头的小村。

这一方山水之美,自不待言,要不怎么拨动了谢灵运的心弦,进而创立了山水诗呢?这个小村之秀,也毋庸置疑,要不怎么被誉为“山间璞玉”呢?。

寻美揽胜之余,这个小村的几样寻常食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都产自山野,但又融入了当地人无限的智慧,无不具有浙南的山野味,真让人回味无穷。 

我抵达林坑是在一个炽热如火烤的午后,入住的是在网上广受好评的山居客栈,这个客栈的名气多半源自它曾接待过的多个剧组和他们所拍摄的电影。

七月的江南,酷暑难当,鞍马劳顿了大半天,我一身疲倦。刚办理好入住,客栈老板就招呼我坐下,从冰柜中取出一小撮绿色的叶子,往壶中一放,冲入开水,随着碧绿的叶片上下翻滚,一壶“茶”就呈了上来。

看着这不像茶叶的“茶”泡出的茶汤,我略有迟疑,但口干舌燥,顾不得那么多了,接过来就饮了起来。此“茶”汤,色淡而清亮,入口略带苦味,但随后就是一阵清凉,浑身的燥热立马散去了大半。老板见我似有疑惑,就娓娓解释道:这些叶片叫匍伏菫,它是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在林坑周围荒坡、耕地、溪边、疏林及路边半阴湿之地多有生长。空闲时,村民从山野处采集回来,新鲜时就可泡来当茶喝,也可存入冰箱经年享用。

除了可泡来当茶饮用,这些神奇的叶片还可入药,有清热解毒,降血脂降血压的功效,村民们有时也用它治疗疮疖、目赤肿痛、跌打损伤和毒蛇咬伤。

望着我惊讶的样子,老板开玩笑道:你可别怪我只拿些中草药来迎接你,晚餐我送你一份匍伏菫鸡蛋饼,再让你尝尝它入菜的美味。哈哈,这还不就是中草药煎鸡蛋嘛。晚餐时,老板忘了这事,加上我又对匍伏菫苦味的耿耿于怀,临走了也未能见识这道中草药鸡蛋饼的美味,这也算是林坑之行的一件憾事吧。

午饭后,我开始了林坑周边的漫游。重点是去瞻赏一块像极了伟人头像的巨石,毛公山虽不高,但拔地而起,拾阶而上数千级,在盛夏,这也确时是一段艰难的脚程。待我下得山来,几乎虚脱,自感怕是中暑了。于是,就近寻得一家小店,想找点冷饮解渴消暑,值店的姑娘见状,向我推荐了一道冻品。

不一会,一碗不知名的黑琥珀色果冻就摆到了桌上,我迫不及待的大快朵颐了起来。真爽快,丝丝甜意,满口清香。阵阵薄荷味直入血脑,我顿时心旷神怡,整个人很快就从昏昏霍霍中缓了过来。

我一边享用着这黑琥珀,一边思索着,这是个什么东东,不会又是什么中草药吧。这黑琥珀猛一看有点像木瓜凉粉,但颜色有异。再细看又有点像龟苓膏,但味却不同。

从姑娘口中得知,当地人管这冻品叫青草豆腐,由青草打冻制成,当地人习惯用它来清火、消暑和解渴。我继续刨根:你说的青草是什么草?姑娘却神秘地答道:天机不可泄露!。

后来才知道,此青草又叫凉粉草,也叫仙草。当然不是《白蛇传》中的那个仙草。它是一味古老的中草药,哈哈,果然又是一味中草药。

温州当地的春夏之交,城里人会到近郊踏青,顺带采割些青草回去,用于制作青草豆腐。他们先将其地上部分,洗净、切段、晒干或半干,堆叠、闷之,让其自然发酵变成变成黑色。最后,煎汁、浓缩、晾凉,就得到了黑琥珀色的透明胶状物。享用时加点蜂蜜、薄荷油,就有了清香凉爽的口感。

近年,随着市郊渐渐远去,工作和生活节奏的加快,加上野生植物受到污染,以及制作繁琐等因素,人们已很少自制青草豆腐了。市场上因而出现了制作青草豆腐的半成品原料,即黑凉粉。享用时加点糖或蜂蜜,用水一冲、搅拌、煮沸、放凉,即可成冻。

后来在楠溪江畔的芙蓉古村和丽水街头,我又品尝了一道与青草豆腐口感极为相似的冻品,但颜色则是白色晶莹的,名字也换成了水花腐。水花腐的原料也是一味中草药,名为薜荔,这种植物含有丰富的白色乳汁,同样也可沥汁煎冻。功效与青草豆腐相仿,味道也可与之媲美。

哈哈,你们林坑人也真是。我大老远的慕名而来,你们怎么老是让我吃中药。但转念一想,我泱泱大中华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数千年来本就崇尚药食同源,寻常吃食中蕴含些文化内涵,那也是很有品味的啊。

回到客栈,稍事歇息后就该用晚餐了。我本食肉动物,无肉不欢,谁知客栈老板哪壶不开提哪壶,老是向我推荐一道叫做鸡汤蒲瓜被的菜品。听他他报了菜名后,我不由得顿生奇怪,被子怎么和菜品挂上了勾?好奇害死猫啊,就依了老板吧,入乡随俗的我就翻了蒲瓜被的牌,反正我都吃了你林坑那么多味中草药,就再吃一床被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一会,鸡汤蒲瓜被上桌了,其貌似白木耳,尝之则鲜美无比,脆软而不油腻,鲜甜而无糖感。但再仔细端详盘中,哪有半点瓜的影子,被子又在哪里?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挂羊头卖狗肉嘛,罪过罪过。后来我看到挂在客栈墙上的照片,知悉老板娘是当地有名的美厨娘,还获得过永嘉烹饪比赛的大奖。想毕,人家厨艺高深,不仅把这寻常的蒲瓜赋予了美味,还起了个怪异名字来抓人眼球,怪不得能把个小客栈开得红红火火。

第二天一早,我拖着行旅箱,顺着村中小道下山途中,所见到和所听到的,却轻易间解了我昨晚的困惑。出了客栈,行至半道,只见有一家子正在溪边忙碌着,一老汉座在凳子上,正使着刨子样的工具,在一个葫芦上刨着,随着他双手的来回动作,一张张白色的薄片就从葫芦上翻飞而出分离下来。老妻则在一旁将这些白色薄片,小心翼翼地摊开在一具硕大的竹制篾篱笆上,进行晾晒。

旁边的几张篾篱笆上,我猜想,应该是这家人昨天忙碌的成果吧,那些葫芦片显然是被晾干了。一个年轻的小媳妇,正从篾篱笆上把床单那么大的“被子”,一床床地揭下来,折叠后放入一旁的袋子中。

我站在一旁,一边不停地拍着他们的工艺流程,一边还实证了这就是蒲瓜被,一堆堆圆滚滚的蒲瓜经过这一家子的忙碌,一会儿确实变成了一床床的白色被子。

原来永嘉当地把葫芦叫做蒲瓜,这是中国最寻常不过的一种瓜类蔬菜了,属葫芦科南瓜族。蒲瓜的口感清爽,简单易煮,是快手菜的常用食材。在夏天,炒蒲瓜、蒲瓜汤是解暑的好菜品,有清热去火、除烦渴、利小肠、利水消肿、通淋散结等功效,还能养颜护肤哦。

新鲜的蒲瓜洗净去皮,切片或切块后即可烹饪。永嘉当地用蒲瓜烹制的蒲瓜炒猪肝、蚕豆米烧蒲瓜、蒲瓜瘦肉海米鲜汤、花生煮蒲瓜和蒲瓜丝饼等菜肴,都很美味又极具当地特色。

永嘉当地把吃不完的蒲瓜(葫芦)做成的被子,取谐音叫做福禄被,除了好吃,也可以讨个吉利。蒲瓜做被,素面成盘也是永嘉当地老人寿宴上一道必备的菜品。

老汉很健谈,如数家珍地告诉我,立秋时节是晾晒蒲瓜被的最好时节。时候一到,家家户户都会晒制蒲瓜被,村民们忙完自家的活,还会到别的家帮忙。有了邻里的帮助,一排竹篱笆的蒲瓜被,用不了一刻钟就能贴好,随后送到晾晒场,让新鲜的蒲瓜接受阳光的洗礼,然后就等着收被子了。

由于蒲瓜被必须要在一天之内晒透晒干,村民们一般凌晨两三点就得起床忙活。活路虽然辛苦,但收入还是不错的。永嘉当地很多村镇都有制作蒲瓜被的传统,由于经济效益不错,蒲瓜被的产量也是年年攀升,现如今甚至与农产品电子销售平台形成了对接,人们在网上就能买到蒲瓜被。

被蒲瓜被这么一激灵,我不由得忆起,多年前在云南通海和江川等地,也看到当地人有把吃不完的白萝卜,刨成丝加工成比这小几号的“被子”的传统,是不是叫萝卜被我记不得了。但不由此生发出些许感慨,两地虽相隔数千公里,但人们面对蒲瓜、萝卜这些寻常菜蔬,生发出的创造灵感却是如此的相似,却又有同工异曲之妙。

林坑的一日一夜,让我领略了永嘉山水的秀美,也让我尝到了当地的特色美食。我油然而生出些感叹,这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啊,她的秀山佳水不仅孕育出璨若星辰的山水诗,千百年来的无数个夜晚,不知慰藉了多少人的心灵。因了从这块土地的采获,生于斯的,长于斯的,勤劳而智慧的人们又激发出多少灵感,创制了那么多百姿千态的美食,又温饱了多少人的肉体。

永嘉真是一个水长而美,物丰且盈,人杰而地灵的人间佳境!

编辑:房天琦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