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备降客机风挡玻璃脱落初判是设计制造问题

2018-05-16 08:24:27来源:云南信息报

1

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途中,因风挡玻璃破裂脱落而紧急备降。针对这一事件,中国民航局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初步判断在设计制造上。

奖励

民航局为英雄机组点赞

“怎么奖励都不为过”

中国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唐伟斌表示,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空客A319,注册号B—6419号飞机执行重庆至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该机于6时27分起飞后,正常爬升至9800米巡航高度。在飞经成都空管区域时,该机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并脱落,造成飞机客舱失压,旅客氧气面罩掉落。事件造成驾驶舱部分设备受损,副驾驶和一名乘务员受轻伤。

空中险情发生后,机组第一时间向空管部门宣布紧急状态,同时检查飞机和机上人员情况并实施紧急处置程序,就近选择成都双流机场紧急备降。成都空管部门在接到紧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处置程序,迅速指挥空中其他飞机避让并为该机提供专用航道,优先安排该机降落。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机上所有旅客安全。

这次重大突发事件中,机组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避免了一次重大灾难的发生,反映出高超的技术水平和职业素养,民航局为英雄机组点赞。

关于奖励问题,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表示,肯定会奖励(川航机组),怎么奖励都不为过,“但是现在还没有具体方案,还在研究,也希望社会和媒体多提意见。”目前,川航方面尚未对此表态。

调查

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

从未进行过维修和更换

事件发生后,民航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5.14”事件调查组,并于当日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有关规定,民航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法方将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来华参与事件的调查工作。


根据目前掌握的调查信息,该飞机为法国空客公司制造,机号A319/B-6419,于2011年7月26日加入川航机队。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初步判断在设计制造上。

机长特写

战友:

刘传健曾是部队飞行教员

10年估计飞3000多小时

川航3U8633航班备降成功,刘传健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机长。

刘传健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九龙坡区陶家镇人。在川航工作以前,刘传健在驻四川泸州某空军部队服役了10年。他的一位战友表示,刘传健在部队退役时已是少校军衔,先后担任教员、中队长、训练股长,“他飞得好,各方面素质都很出色”。

这位战友介绍,刘传健在空军部队待了10年,按训练情况计算,10年估计得飞3000多小时,这已经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飞行员了,“按当时在部队的标准,安全飞行3000小时,都是二等功了。”

妻子:

看新闻才知道丈夫

干了件了不起的事

丈夫刘传健驾驶前挡玻璃脱落的飞机成功安全迫降,瞬间成为刷屏的“网红”,这让邹函几乎一夜无眠。

邹函是看新闻才知道丈夫干了件了不起的事。邹函很想快点见到他,“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惜她并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调查还在进行中。

对于网友说“给机组什么样的奖励都不过分”,邹函用了《萨利机长》中的一句名言来回答:“作为家属,我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当英雄,我也不想要什么奖励。希望民航局和空客公司能把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调查清楚,再不要发生这种事。”

备降背后

空军紧急清理空域 叫停十余架军机

川航3U8633成功备降后,当所有人都在为刘传健疯狂打CALL时,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的态势目标席和航空管制席一如平常正在紧张工作。鲜有人知道,5月14日清晨,正是因为这些“千里眼”“空中交警”,发现了意味着飞机机械故障的“7700”代码,并迅速叫停十余架已滑上跑道的飞机,将进藏航线以北空域由民航调配,保证川航3U8633才得以最短航路、最少时间成功备降。

发现险情

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雷达发现客机偏航

5月14日,清晨7时08分,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态势目标席上,值班参谋关健克、李东波正在监控责任区内及周边空中态势。

突然,他们发现川航执飞重庆至拉萨的3U 8633航班,在川藏航线双流机场正西122公里处,突然改变航向,偏离航线向南飞行:“飞行高度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从9400米开始急速下降到7300米。”关健克立即通知相关空域的空军雷达某旅,转进一等值班并增开雷达,加强对3U 8633的监控,密切关注高度变化。同时,通报本级各值班席协同处置。

7时10分30秒,雷达情报显示,川航3U8633二次代码已由显示正常飞行的2245,跳变为意味着飞机机械故障的“7700”。关健克立即启动异常空情处置程序,通报本级相关席位协同处置。

清理空域

5分钟十余架军机“刹停”,6分钟释放空域供民航调配

7时11分,正在打电话调配军机的值班员辛鑫猛一抬头,航空管制席航管终端屏幕上闪烁的“7700”提醒着已坚守这个岗位6年的他:“有大事发生!”

电脑显示出航班号,此时,川航3U8633的高度已降至7200米。辛鑫立即与民航西南空管局值班人员联系,得知川航3U 8633前风挡玻璃裂了,正在备降双流机场,但机场已无法联络机组:“整个通话不到一分钟,接电话的人很着急,说话语速很快。”

这是一场必须打赢的仗!辛鑫根据川航3U8633航班紧急备降可能涉及的区域,对有关活动实施了紧急调配,并迅速向指挥所总值班员和空军航管值班员报告,协同民航组织好飞机避让。约一个小时前,辛鑫打过很多电话,每一个电话,都是联系当天军机的接收和放飞。他知道,其时,已经有10余架军机,滑入了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跑道待飞,还有一些训练飞行即将进行。这些军机,将飞向国内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辛鑫当即致电空军航空兵某师管制值班员:“所有转场飞机和本场训练飞机,听令起飞。你们的塔台频率和双流机场一致,立即尝试用无线电和川航3U8633联系。”

地面,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跑道上,10余架军机安静地待命。此时,是7时16分。

空中,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释放了进藏航线以北空域,由民航航班作为调配使用。这片空域,平常民航机是禁入的。此时,是7时17分。

三地联动

地面可以听见空中通话,但空中无法收到地面通报

7时20分,辛鑫接到民航西南空管局值班人员报告,与川航3U8633取得间断性联系,可以听见空中通话,但空中无法收到地面通报,双流机场已做好备降准备。

此际,民航西南空管局、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均在拼尽全力为川航3U8633保驾护航。

辛鑫紧盯屏幕,看着飞机的飞行高度一点点往下降。作为一名空中管制员,他知道机长在9000多米的高空之上,如果玻璃裂了是不可能听到地面呼叫的:“座舱失压,人体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失去知觉。平常我们训练,4000米以上座舱需要全封闭,而且要戴上氧气面罩。”

7时25分,辛鑫再一次打电话至民航西南空管局,要求及时报告备降情况。

从7时25分至7时42分,辛鑫的双眼一直盯着屏幕,再也没有离开过:“飞机离地面大约700米时,我们就不会再监测到。”

电话突然响起,辛鑫以秒接的速度听到好消息:“川航3U8633成功备降!”(中新社、四川在线、红星新闻、重庆晚报)

编辑:上官艳君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