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灵运和永嘉山水的那些事

2018-05-08 09:23:38来源:昆明信息港

微信图片_20180508091942

“天下有才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想当年谢灵运在朋友圈发的这个状态,点赞分分钟爆屏,一个成语“才高八斗”也因此横空出世。谢公划划手指,一众圈友和闻人贤达的才华就被归了零。但是,从那以后,谢灵运的崇拜者不减反增。想必,谢灵运一定有惊天地之才,动鬼神之为。否则,若一寻常人如此狂语,换谁都会黑了他吧。

谢灵运(385-433),南朝人,422年曾任永嘉太守,一年后辞官回家。其任上,疏于政务,不听民讼,不问疾苦,肆意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用伟人毛泽东的话来说,谢灵运就一个想做大官而不能,做林下封君又不愿的主。但是,人家在永嘉,动动笔就创立了山水诗,动动手就发明了登山鞋,随便玩玩就玩成了多个领域的开山祖师爷,这岂止是一般的是功成名就?

永嘉,一个能孕育山水诗的地方,想必也是山水秀丽的绝妙之地。若要能步大贤的后尘,前往一探也就不枉此生了。

觅得一个机会,我从上海乘高铁直达温州,然后在瓯北换乘中巴,朔江一路北行,进到了楠溪江腹地。待进入当年谢公治下的核心地带,我拿出之前准备好的功课,比对研判了一番,顿时让人五体投地。谢灵运的才华配得上他的狂,永嘉的山水值得引领风骚。

谢灵运的才华究竟有多高呢?《宋书》本传称其“少好学,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可想,谢灵运的文采碾爆了一众江东才俊啊。

谢灵运的才,首先是他的诗才。寻常人的旅游,也就饱饱眼福,累累筋骨。你瞧瞧人家,一出行就是诗。单是游池上楼一处,就成诗二十首。其中有一句更是千古传唱,即“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而金代诗人元好问也就此评论说:“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可见这句诗的艺术魅力之高。据说,仅这一句,按当时的拍卖价,就够他吃喝玩乐一辈子了。谢灵运如此,寻常人怕是两辈子都做不到吧。再来一句“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惊艳到你没有?这可是被被后人赞颂为“古今胜语”的妙句啊。在谢灵运存世的诗中,这类句子璨若星晨,了了数字,永嘉山水已跃然纸上,都鲜活了起来。

谢灵运的血脉里流淌的全是文人的自由奔放和任性豪爽,人家出行就是为了写诗,写诗则是为了抒怀。彼时,他的新诗甫一推出,大家就抢着抄录,疯一样地狂转朋友圈。很快就能传到京师,连皇帝都激动得只知道点赞,并且秒回盛赞其书法和诗文为“二宝”。天子都那样了,王后大夫、闺中仕女也势必效仿而争相传阅,更别说那些有钱的、没钱的,都唯恐落下半步,耽误了一睹之快。这俨然已成为当时的一种风尚,谢灵运如此,寻常人怕是两辈子都做不到吧。

文采了得的谢灵运简直就成了一台强力吸粉机。彼时,只要其文赋诗词在公众号一推出,必定是粉丝大涨,疯狂点赞,然后就是拼命打赏,一发而不可收拾。钟嵘旗下的《诗品》排行榜上,陶渊明的诗只能排中品,而谢灵运的则排上上品。唐释皎赞誉其诗为“诗中之日月”,“上蹑风骚,下超魏晋”。

谢灵运的粉丝中著名的要数李白了。没错,就是那个狂冠寰宇的“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盛唐诗仙,他“曾令龙巾试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可到了谢灵运面前,心扉那叫一个敞亮:“你们都崇拜我好了,我去崇拜谢灵运。”此话一出,不知多少李粉又要尽归谢囊。

一代伟人和诗词大家毛泽东,则称谢灵运的诗,“一归自然”,“匠心独到”,“在新在俊”。并在其著名的《再告台湾同胞书稿》中,直接引用了谢灵运的“秦帝鲁连耻”全诗。谢灵运如此,寻常人又要花几辈子才能做到呢?

钱钟书曾说过:“人于山水,如‘好美色’,山水于人,如‘惊知已’”。谢灵运之游山水,是一种神游,旅行中的他与大自然结成了朋友,这也是他能写出真山水,真性灵的关键。

谢灵运爱山水、好旅游早已被载入史册。《资治通鉴》记谢灵运“好为山泽之游,穷幽极险”。那就是说,谢灵运翻山越岭,哪里山最难爬,就往哪里爬。整个就是一个挑战体能极限,死磕大自然的旅游狂人。有一次为开发新的旅游路线,谢灵运带着几百壮丁操刀砍树,一路狂奔。一不小心就越界了,砍到了临海郡的地盘上,把人家临海太守吓了个半死,以为山民要造反,赶忙组织村民和义勇准备抵御。这可不能怪人家胆小,你想想,数百壮丁开路搞旅游,那是哪样的画风?用今天的话来说,谢灵运就是一个山水的超级粉丝,也是一个户外运动的超级驴友。可想谢灵运对祖国佳山秀水痴迷至极,其酷爱旅游也出了名,并震动了整个朝野。就连李白也跟风走在谢灵运走过的旅行路线上,还怕别人不知道,作诗留征:“谢公宿处今尚在,露水荡漾清猿啼”。

世称酒的祖师爷是杜康,木匠的祖师爷是鲁班,在此把谢灵运称作旅游业的祖师爷不算过分吧。他是少有的将旅行玩乐,玩出花样,玩出事业,玩出新高度的不世之才。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不多,掐指一算也就还有另外两人,一个是徐霞客,另一个是大唐玄奘。但一个人要走多少路,看遍多少风景,才能获得山水诗人这一风光称号呢?不错,唯有谢灵运一人。

谢灵运也是一名探险队员,但他探险的方式不是背上个包包,手里拿根手杖,脖子上挂个相机,然后找三五驴友一线排开,闷头小步前进,他说那样太Low了。人家可是浩浩荡荡,逢山就开山,遇水就填水。登山嘛,专捡幽静险峻的山峰,高达数十丈的岩峰他也敢上,可以说就是古代攀岩运动的先行者,封他为攀岩运动的祖师爷也不算过分吧。

但是,登山攀岩没有专业鞋具,那是万万不可的。那就发明呗,为此他就拥有了“一种用于登山的“木屐”及其制造方法”的专利权,专利中披露的技术诀窍是:上山去其前齿,下山去其后齿。效果是:登山省力,下山防滑。后世称之为“谢公屐”。

后来谢公屐在诗人的圈子里也火了,宋朝的刘克庄称它为居家旅行必备佳品,“挟书种树,举障尘扇,著游山屐”。明朝的高启想穿着它上天:“为问仙家在何处,欲穿谢屐一登临。”,这个谢公屐简直就是当时人们寄情于山水的神器啊。

再来看看李白初见谢公屐时的表情:咦!谢公亲手设计的鞋子耶?买买买!穿着谢公的鞋,走过谢公路过的路,哈哈,这可是一个脑残粉的基本素养好么!李白后又有诗吟:“脚著谢公屐,深登青云梯”。可以想见,谢灵运的这一发明,在当年有着多么广阔的应用空间啊。

佚文趣事曾记载谢灵运不仅仅爱华服,还是园林设计的祖师爷。谢灵运如此,寻常人又要花几辈才能做到呢?

也许是谢灵运过得太安逸,上天嫉妒了,想向他请教如何才能把生活过成诗,早早地就把人家招唤上了天堂。

永嘉山水因谢灵运的发现而名扬天下,而谢灵运又因永嘉山水孕育的诗情,奠定了他山水诗鼻祖的地位。苏轼云:“自言长官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看如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举国倡导,也隐隐有着谢灵运和苏轼观念的影子。

永嘉之行,我是在楠溪江畔的狮子岩画上句号的,它就如同永嘉山水的缩影,居于斯,行于斯,就算我这个才华几近归于零的俗人一枚,都情不自禁地平生了几缕诗情。

狮子岩的一日一夜,观溪流清荣峻茂,秀丽多姿,倒影随江。畅泳碧波,水清见底,游鱼鹅卵,历历在目。

狮子岩的一日一夜,日间或棹舟斜渡,或乘筏漂流,远眺青山绵绵,近看滩林郁郁,俯赏江水碧蓝,饱览山色溪光,令人心旷神怡,宠辱偕忘。

狮子岩的一日一夜,夜间游江,方见渔火点点,又闻渔舟唱晚,受江风柔拂,聆流水淙淙,足以尽抒逸致幽情。

狮子岩的一日一夜,歇息滩林,上蔽横柯,如茵草坪,昏昏白昼,幽静朦胧。谈心促膝,盎然诗意,此乐何极。

在永嘉,我追寻大贤们的足迹,或徜徉古村,或探幽深潭,或沐浴飞瀑,或登览高山,或瞻仰谢公遗存。最后,以楠溪江的三番畅泳结束了此次行程。其间,对谢灵运其人其事、其经历以及由他创立的山水诗有了更深的认识和理解。此行,不仅获得了肉身的清凉,也获得了心灵的畅快。跋涉的艰辛换得了无数次对自然、对生态、对人文历史的感动,曾经的困惑也渐渐找到了答案,曾经的纠结也慢慢释然,曾经的固执也缓缓放下,真是不虚此行。

回到昆明后,听说楠溪江入选了2017年中国首届十大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与八达岭长城、海南三亚等齐名。想必,这回谢灵运又该牛了,看看,我多有眼光,早你们一千多年,俺就对永嘉山水情有独钟了。最后谢公还不忘发了个朋友圈,看今朝:天下十分山水,一分尽归永嘉。

哈哈,这个老顽童,在天堂了还是那么狂,谁叫人家才高八斗呢?

编辑:房天琦责任编辑:徐婷
相关阅读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