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第一扎心网红词”看网络社交的群体性孤独_新闻_昆明信息港

从“2018第一扎心网红词”看网络社交的群体性孤独

2018-04-23 09:23:42来源:春城晚报

    被分别装在气泡里漫无目的漂流的你我,哪能碰撞出璀璨的火花来消灭孤独呢?

    前段时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火遍网络。关于穷这件事,网友最近又发明了一个另类说法——“隐形贫困人口”。按网友的说法,“隐形贫困人口”,指的是那些看起来每天大吃大喝但实际上非常穷的人,被网友戏称为“2018第一扎心网红词”。随后,朋友圈中又衍生出隐形贫困美食家、隐形贫困剁手族、隐形贫困卡奴等词汇。

    “2018第一扎心网红词”,其生命力源于它所描摹出的部分网络社交人群的群像。“隐形贫困+身份属性”的组合,语义表里之间呈现出巨大的反差,这恰是很多人在以朋友圈为代表的社交媒体中展现出的模样。譬如网友总结的“隐形贫困美食家”,表面上宛如美食博主,出入高档餐厅,神圣的餐前仪式是晒精修菜品图;暗地里工作日时吃饭从不拍照,毕竟都在快餐店解决……

    社交媒体平台的功能日趋完善,为圈子社交和个体的自我呈现提供了更大的操作空间。在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提出的“自我呈现论”中,社会中的人是舞台上表演的艺人,他们通过预先给自己设定一个形象,通过表演来展示自我形象并努力争取好的效果。在朋友圈、微博中选择性或是“高配”展示自我的“隐形贫困××”们,正是在通过各种晒图发状态来经营和展示自己的外在印象,他们渴望被窥视,却又有欲拒还迎的自矜,于是在自嘲与自嗨间孤独前行,没错,是孤独!

    很多人网络社交中为了打造精致的人设,往往把生活包装得如诗如画纤尘不染,实际拿掉滤镜美颜特效之后呈现出的“废墟”,才是真正的现实。“隐形贫困××”明里暗里两种状态的割裂,戳中的正是网络社交中的群体性孤独。对沉迷于朋友圈表演的“戏精”,孤独几乎是必备的仪式,因为在万能的社交圈子里,拆台比搭台更简单,毕竟鲜有浑然天成的演技和无懈可击的逻辑,或许稍有不慎苦心经营的人设便会崩塌,表演和作秀背后随风险而来的焦虑,谁也无法逃脱。

    网络社交时代,我们或多或少地都把自己装进了罐头里,隐秘的孤独便如影随形。如同日本传播学者中野牧的“容器人”的概念,在社交媒体中,我们的内心世界如同孤立封闭的容器,为摆脱孤单状态也希望与外界接触,但这种接触只是一种容器外壁的碰撞,不能深入对方的内部。而过度沉迷社交网络,线下交流匮乏,精神的真空越来越大,孤独的霾也就挥之不去了。

    生活千姿百态,何必硬拗姿态。“2018第一扎心网红词”让很多人直呼躺枪,但自嘲与戏谑不是终点,尽可能地拿掉容器让心灵回归现实,才能把自己从社交媒体的樊笼里赎回。要知道,被分别装在气泡里漫无目的漂流的你我,哪能碰撞出璀璨的火花来消灭孤独呢?(春城晚报 评论员明军)

编辑:文丽荣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