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古巴缺席美洲峰会 特朗普政府展示拉美敌意

2018-04-23 09:04:54来源:文汇报

    在日前落幕的第八届美洲峰会上,拉美各国围绕反腐与委内瑞拉两大主题的讨论中已然出现了分化与裂痕,美国的参与则使得事态更加复杂。特朗普政府一改此前历届美国政府以数十年光阴打造的“稳重的领导者”形象,在本届峰会期间上蹿下跳、里挑外撅,似乎是刻意制造争端与不和。

    在拉美国家看来,特朗普政府在此次峰会中最“招黑”的,还是“一次缺席”“一个挑衅”和“一番离间”这三个举动。

    一次缺席:对拉美国家的轻视

    美洲峰会每三年召开一次,来自南北美两个大洲的国家领导人按惯例均会出席。本届美洲峰会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的首次峰会,按此前特朗普高调宣扬的计划,他本应借此机会首访拉美,并对哥伦比亚进行国事访问。然而就在会议即将开始之时,特朗普突然宣布为应对叙利亚问题取消参会计划,由副总统彭斯代替出席。

    上届美洲峰会上,由于奥巴马政府的大力推动,美古关系改善迈出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步,其时拉美国家纷纷心动,认为美国在长久忽视拉美之后终于“即将重返”,特别是在特朗普上台后,包括阿根廷、巴西、秘鲁等国在内的一系列中右翼政府执政国家均主动示好以求“修睦”。然而这位“商人总统”上任后却迟迟没有访问拉美国家,使那些期待颇高的中右派领导人略感“心寒”。

    此次特朗普缺席峰会这一突发变动再次打击了拉美各国对特朗普的期待。虽然事后美国对叙利亚发动的军事打击确属“重大事件”,但此举确如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所言,充分体现了“拉美在美国的对外事务中处于次要地位。”而秘鲁《政策报》在峰会开幕当天的报道中赫然评论:“特朗普的缺席彻底改变了整个峰会的样貌。”

    对此,秘鲁太平洋大学国际关系问题专家阿隆索·古尔门蒂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的缺席也是其政府对拉美地区缺乏政策规划和布局的体现。阿隆索指出:“特朗普不仅缺席了美洲最重要的地区会议,同时还就移民问题向拉美国家发难,并且粗暴增加贸易税,这一切都将增加拉美国家与美国间的距离感。”

    一场挑衅:对左派阵营的歧视

    除特朗普外,由于国内大选在即,古巴前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也未出席本届峰会。然而意外的是,正是这两个领导人缺席的国家的代表在峰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交锋。

    根据议程,与会各国就委内瑞拉问题进行了发言,而在压轴演讲中,美国副总统彭斯对马杜罗政府大加指责,称委正在日益走向“独裁国家”,呼吁拉美国家共同对委内瑞拉进行孤立,并宣称美国正计划投入1600万美元用于帮助委的邻国应对“难民潮”。

    彭斯还在抨击马杜罗政府时主动挑衅古巴,称古巴“对委内瑞拉的独裁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彭斯称,古巴一直“以其失败而疲惫的意识形态教唆委内瑞拉搞独裁”。

    这一充满挑衅意味的发言遭到了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的激烈反击,罗德里格斯当场表示拒绝接受彭斯的侮辱性言论,并称美国是“好战的种族主义国家”,企图打着“门罗主义”的幌子在美洲施加霸权,特朗普推翻奥巴马政府与古巴达成的协议,这一行为本身就是对人权与自由的蔑视。

    这场冲突可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不断推翻前政府的对外政策并四处引战,其中对拉美左翼国家的态度最为恶劣,特别是对古巴的态度180度急剧转弯。此次彭斯在美洲峰会期间旁若无人的指责显然说明了特朗普政府对于拉美左翼政权的强烈敌意。

    一番离间:对反美国家的敌视

    另一方面,彭斯的指责中离间的意味甚至高于挑衅。他在多边会议上突然发难,颇有“拉右打左”的意思,即展现对于左派的强硬态度,逼着想要和美国拉近关系的中右派国家选边站队。

    从效果来讲,美国的分化行为并不太需要拉美各国对美国本身的回应,美反复拿委内瑞拉局势做文章,目的就是要激化拉美地区原本就对马杜罗政府持不同态度的国家之间的矛盾,对拉美传统的“反美阵营”进行孤立。

    对此,巴西经济学家卡洛斯·弗雷达斯指出,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然在拉美失去了“信任度”,无论是积极层面的拓展对拉贸易,还是消极层面的对委石油禁运与军事打击,特朗普一次次以“劲爆言论”吸引拉美人民的注意力,又在不久之后一次次证实落空。在拉美发展需求日益强烈、国际合作渠道日益拓宽的今天,美国对拉美使用传统“门罗主义”中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已然失去了效用,更何况特朗普“只说不做”的形象已深入拉美各国人心,从修建美墨隔离墙到对拉贸易增税,都是只出“大棒”不给“胡萝卜”。(驻巴西利亚记者张峻榕)

编辑:钱嘉榀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