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嵩明艺术家群落

2018-04-03 07:42:43来源:云南日报

    1月25日,西南地区首家关于版画展览和创作的私立博物馆——云南园道版画博物馆在嵩明县杨林经济开发区官军路“福朗里文艺村”开馆迎宾,展出了30余名艺术家在版画及相关领域创作的100多幅作品,其中不乏世界级版画大家的作品。

    近年来,在数位云南本土艺术家的规划和营造下,一个新兴艺术家群落和新文化空间正在嵩明杨林“福朗里文艺村”崛起,并已形成展出规模和交流制度。在“文艺村”里,“村民们”以其专注和潜默与城市的喧嚣浮躁形成鲜明对比,其特立独行的风格给昆明乡村与城镇的融合增添了诗情画意的一笔。

    选址杨林是出于对田园风光的喜爱

    最早在杨林镇选址建立自己创作场所的是云南著名画家和设计师蒋凌。“1999年,我在嵩明杨林建立了工作室,当初的院落就是今天云南园道版画博物馆的馆址所在地。”蒋凌回忆,上世纪90年代的杨林镇,村庄林立,“画室附近有很多一颗印式的老建筑,周边一派田园景致。”曾画过很多城市街景和乡村生活风貌的蒋凌,把工作室落地于杨林也是出于对田园风光的喜爱,“当时的交通状况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走老昆曲线,从军马场出口下来以后进入二级路面,两边有很多绿树,还蛮浪漫的。”

    随着杨林经开区建设步伐的加快,蒋凌工作室附近的乡村不断城镇化,“2015年开始,周边环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路拓宽了,土地值钱了,周围的商业也发展起来了。我一个人守着那么大的创作空间也用不完,就招呼更多的艺术家朋友进驻。”长水机场建成后带来的机场与城市、城市与城市之间能够快速到达的区位优势,使得蒋凌和他的艺术家“小伙伴们”意识到,应该逐渐将艺术家群落和由此衍生的艺术品综合业态,由昆明主城转向临近机场的临空经济区,也就是现在的滇中新区。“虽然当时空港大道、嵩昆大道都还没有,但已经知道工作室所在地和机场将有便利的交通连接,不论是省外的还是国外的艺术家到杨林进行交流会很方便。”

    目前,已有6位画家将工作室建在杨林,除了画家,还有人类学家和收藏家。蒋凌说,在版画博物馆开馆仪式上,有艺术家当场表示,希望在未来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能够入驻,当地政府部门对此也表示欢迎。

    这里有良好的文化氛围

    金梅是来自昆明的旗袍收藏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她于2015年入驻福朗里,挂牌成立旗袍工作室,用来收藏和小规模展出中国传统旗袍。

    20年前,金梅第一次来到嵩明,对当时的嵩明印象谈不上好。 “除了黄土就是农田,文化在哪儿啊?”她说,后来认识了一些嵩明人,其中有做文化工作的朋友,带她出去转转。这一看可不得了,让她对嵩明有了新的认识。嵩明有着悠久的文化背景和历史积淀,兰茂纪念馆,明朝将领沐英在云南兴农以及对嵩明的影响,西山苗族村寨和那里的水库、农田……她开始仔细查阅资料、了解嵩明的历史文化,当时就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在嵩明做点事情。

    2010年左右,金梅决定在嵩明建立自己的旗袍工作室,前后历时5年,到2015年才建成。“目前工作室有中国传统旗袍600多条,最早的已有100多年。”金梅说。

    “这里开车到昆明市区只要30分钟,交通很方便。经常有艺术家在这里举办艺术展览等活动,文化氛围良好。”“我参与过好几次艺术活动,‘文艺村’接待过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和爱好者也有几千人。”在金梅的工作室,记者见到了艺术画廊职业经理人、职业模特和嵩明旗袍协会众多旗袍爱好者……

    “我本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和保护者,我想要留在这里,和我的这些朋友一起,支持这里的文化建设。”金梅介绍,由于举办展览和开展更多交流活动的需要,原来的艺术家小伙伴对福朗里进行了重新装修和打造,使这里成为越来越多人关注的新艺术空间。

    一个新兴艺术家群落正崛起

    2008年,画家阿波离开了生活数年的昆明,到北京以“北漂”身份体验了形形色色的艺术家群落和各种艺术品展。

    “每到周末都有上百家画廊的画展开幕,简直就是盛会!”“以中央美院为核心的周围区域是艺术家聚居的地方:1号地、奶子房、草场地、798……做雕塑的、画画的、做装置的、做行为艺术的、写诗的!艺术家在一起生活创作,像个理想的乌托邦。”阿波对艺术家群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为著名画家做助手,学习当代艺术国际语汇,搞创作,当策展人,购入青年艺术家作品成为出品人……在北京的亲眼目睹和体验,使阿波对艺术品市场的全产业链从陌生到熟悉。2015年,阿波结束“北漂”,从北京回到昆明,参与到杨林艺术家群落建设之中,并成为入驻画家之一。

    在蒋凌、阿波和艺术家伙伴们的共同努力下,从最初的工作室,到招揽艺术家入驻、到每年举办数次展览活动,再到今年版画博物馆正式落地成立,在杨林“福朗里文艺村”,一个新兴的艺术家群落正迅速崛起。

    “定期举办游园会和作品展,给国内外艺术家提供创作基地,提供免费食宿,他们留下些作品就行。”已成为园道版画博物馆策展人之一的画家阿波这样描述他们的艺术家邀请制。

    阿波介绍,早在版画博物馆开馆之前,嵩明艺术家群落就曾邀请省外艺术家来杨林体验生活,“北京宋庄的画家们尤其喜欢云南,北京一些著名当代艺术家也来过这里,觉得这里蛮安静,交通也方便,很适合创作。”

    目前,云南当代艺术家中已有毛旭辉、唐志冈、曾晓峰等二十几位一线画家和园道版画博物馆签约,由画家们提供作品版权,由博物馆和旗下画廊负责版画的制作、展出、销售。著名作家于坚也是园道版画博物馆的签约艺术家之一。

    “我们采用了一些新方法,比如说众筹,校园、企业和媒体合作等,不论是展出反响还是销售效果都挺好的,大众对版画也有了一定的认识与接受度。”阿波说。

    打造具有自我“造血能力”的产业新区块

    “展品既有美国、乌克兰等欧美国家的,也有云南本土艺术家的创作。”阿波介绍,园道版画博物馆开馆画展既有保罗·毕加索、安迪·沃霍尔、马克·夏加尔、罗伊·利希滕斯坦、欧莱克赛·费德林、伊德尔等大师作品,也有当代艺术家毛旭辉、唐志冈、曾晓峰、陈流、贺昆、梁越、刘正勇等云南版画家的代表作。

    “云南很多知名画家都来参加开馆仪式。”说到开馆盛况,蒋凌告诉记者,版画博物馆开馆当日,省内外众多艺术家、批评家、学者前来祝贺,到场嘉宾近200人,其中包括云南油画学会名誉主席姚中华、云南油画学会主席唐志冈、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陈流、滇池文化艺术馆馆长邓泽民等云南画界的领军人物。

    “太热闹了,来参观画展的人数远远超过预想,最多时连续3天每天都有几百人来参观。”阿波介绍,大家对艺术家群落、对版画充满好奇,都想来看看,“附近有个村子的村长带了好些村民专门过来看展览。”

    谈到为什么要建版画博物馆,蒋凌说,一是云南的版画实力很强,尤其是绝版木刻,很能呈现云南特色。二是版画作品很接地气,相比顶级艺术品的价格,普通老百姓也有能力收藏,适合作为首先进入的艺术品,是一个能形成多元互动的综合艺术业态。

    由于博物馆离嵩明职教基地很近,云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艺术系的老师会带着学生过来看展览,并与艺术家群落的成员交流。“职业画家怎么做?专业创作如何进行?艺术之路怎么走?这是他们经常问的问题。我们也会根据自己的经验给出建议。”阿波说。

    关于未来的打算,阿波告诉记者,除了世界级版画大家和云南本土画家的作品,博物馆还将辟出专区来展示云南民间版画作品,“云南马甲其实就是民间的版画作品,也是本土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在大理、剑川、文山等地搜集了一些当地的马甲,作为博物馆展品的一部分来丰富观感。接下来,会在版种上做更细致的区划展出。”

    “艺术家群落首先要吸引更多艺术家,然后在于如何更好地交流。我们不仅要提升普通民众对艺术品的认知度,更要提升杨林的知名度。”蒋凌介绍,园道版画博物馆计划在2019年实现与德国互派艺术家进行创作,让云南画家走向世界。同时,他们将着手建设600平方米的美术馆,并进行艺术酒店建设和其他文创产业的规划,以进一步“丰富艺术品展览的宽阔度”,把杨林的艺术家群落打造成为具有自我“造血能力”的产业新区块。

    链接

    艺术家群落

    艺术家群落也叫原创艺术家聚集区,因艺术家们聚集在一起自由而又职业化地从事艺术创作而引人瞩目。北京798艺术区就是极具典型特征的艺术家群落和画廊聚集区,经过十多年的不断累积,兼具时尚发布、旅游景点、公共艺术教育等多元特征。

    在昆明,也有类似的艺术家群落,如创库、金鼎1919、秘境M60、108智库、871文化创意工场等。这些新文化空间由艺术家和创业者利用过去遗留下来的厂房进行改造,并逐渐成为昆明城市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孵化基地。

编辑:金玉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