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云南过大年】不同的家乡 一样的亲情

2018-02-23 19:07:34来源:昆明信息港

贴好对联过大年

贴好对联过大年

    昆明信息港讯 记者昝娟娟 到要过年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帅帅总是跟我抱怨,说和我在一起的这几年,都没有和家里人好好过年。虽然这话是不对的,去年我们就各自回家陪了家人,但是,他也确实连续两年在我们家过的春节,想了想,都要结婚了,今年就在他们家过个年三十,再回安徽吧。于是,近三十年来,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三十。

    弥勒的年跟家乡截然不同,在温度上,就相差太多。记忆里,过年都是冬天里差不多最冷的时候,冰天雪地,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衣,孩子们也不惧怕寒冷,冻手冻脚的在雪地里玩着炮仗。我是最怕那种小鞭炮的,顽皮的孩子冷不丁的往你身边丢一个“响地雷”,突然的声响总会让人心惊。但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提醒着人们,年就要来了。帅帅的家乡也是这样,但是颠覆了过年得冰天雪地的概念。年三十,27度的高温,让人宛若处在夏季。

在云南的年夜饭

在云南的年夜饭

    帅帅的家乡没有早餐概念,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11点左右是一天的第一顿。吃过这一顿,就要开始忙活年夜饭了。年夜饭的食材准备,又跟家乡的大有不同。

    在我的家乡,年三十当天,街上几乎门窗紧闭,人们早已回家准备这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一顿饭,尤其是中午以后。年前三两天,母亲就已经把年夜饭当天的蔬菜、鸡鸭鱼肉购买齐全。而午后的弥勒东风镇上,人潮最是澎湃,卖鸡卖鱼卖年画的小贩们占满了整条街道,人们也都挤成一团,挑选过年要用的东西。

    “为什么你们不提前一两天买菜呢?”年三十的下午两点还在街上买着晚上年夜饭用的食材,这年要怎么过啊?显然,我这份思虑是多余的。

年年有余

年年有余

    再下午点,家人们陆续归来,家里的姐姐们虽然嫁了出去,但约定好了今年在家过,这一天,慢慢开始热闹了起来。

    下午的活,分工的就更加明确了。洗菜、收拾食材,擦门窗、贴春联,责任到人。我和帅帅负责擦门窗贴对联。撕去头一年的“福”字、对联,辞去旧年,擦干净门头,挂上红灯笼,工工整整的贴起来对联。一切都是新的,红红火火,迎新年。

擦门头,贴春联

擦门头,贴春联

    新年是狗年,家里养了两只狗,那自然是要打起这两只狗的主意。贴对联的中途,把“福”字挂在狗狗的身上,拉布拉多毛色是金色的,那就是“金狗送福”,白色的比熊就是“白狗送吉祥”。一些小小的动作,皆是年的乐趣。

    等待一切准备就绪,年夜饭好了,是要让祖宗们先“吃”的,这跟家乡的习俗一样。在弥勒东风俗称“泼水饭”,也就是祭祖。这过后,全家人就围坐在一起,吃着饭,喝着酒,话着家常。丰盛的年夜饭下,平平淡淡吃完这顿饭,却是父母亲最开心的时候。

金狗送福

金狗送福

    头一年,在外过年,虽然父母亲没有抱怨,但总是觉得冷落了家人。都说远嫁的女儿回家难,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帅帅家人围坐一起之时,就下定了决心,以后每年都要回家,即使不能一起过年三十,大年初二回娘家的习俗,也不会将就。

编辑:劳学丽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