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云南过大年】做美食逛公园 陪伴家人最温馨

2018-02-23 18:53:19来源:昆明信息港

红嘴鸥。记者孙红亮摄

红嘴鸥。记者孙红亮摄

    昆明信息港讯 记者孙红亮 昙华寺里赏花登塔,怡情弄趣;大观楼中观鸥喂鸥,夜游灯会;小区门口点燃烟火,擦亮夜幕……春风送暖入春城,2018戊戌狗年,我们一家人在昆明过大年。虽没有远游,但兴致一分不少,闹中取静,惬意的平淡最是难得。

    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任何人都不会怠慢,因为尝惯舍离,才学会珍惜每一刻的相聚。随着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对于“过年穿新衣食佳肴”已经没有幼时那种期待,春假才最是让我欢欣。短暂告别“起早贪黑”的日子,陪伴在家人身边。

木瓜花。记者孙红亮摄

木瓜花。记者孙红亮摄

    记得,小时候在东北过年,家里大人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年货,赶着牛车、开着拖拉机,村里人结队浩浩荡荡去镇上赶集,一条仅几里地的小路被小摊小贩一顺溜排满,瓜子、花生、糖果、猪肉、冻梨、冻柿子、红袜子、红腰带、新衣服等各式各样的年货琳琅满目,挑得你眼花缭乱。在人群中挪动前行,嘴里说句话,一片白雾蒸腾。东北真的冷,但人们对生活的热情能把冰天雪地暖化。

    自从嫁到云南,我随爱人去过几次楚雄州体验乡下的年味,有别于东北老家过年时热闹欢腾的氛围,夫家的年味更适合用“轻松舒适”来形容。没有连续炸响在耳际的鞭炮,但点一串千响的挂鞭,村里人也都能听见回响,蹭个喜气;没有人三五成群携伴赶集,但会在屋舍前搭口大锅,呼朋引友,请客吃“杀猪饭”,东家请完西家请,把喜庆传递开来;没有习惯看电视包饺子,等待凌晨钟声响起,但是会围炉煮酒、烤粑粑……

小黄花。记者孙红亮摄

小黄花。记者孙红亮摄

    今年春节,因为休假时间仓促,我们既没有回公婆家,也没有回东北老家,在自己的小家过年,没有亲戚聚餐,也没有杀猪饭,虽不热闹,但很温馨。只要一家人在一起,贴春联放鞭炮,我就知足了。往年,家里的春联和窗花都是我贴,今年多了女儿这个小帮手。

贴福字。记者孙红亮摄

贴福字。记者孙红亮摄

    “妈妈,那个彩色的好看!那个亮晶晶的也好看!”四岁半的睿睿,活泼好动,在超市里看到那些红灿灿洒金粉的春联福字就兴奋地手舞足蹈,看这个也漂亮,看那个也想要。回到家,迫不及待就要拆开包装往墙上贴。对联福字左收右藏,等到年三十当天,才终于让她帮忙贴上去,乐得她蹦蹦跳跳停不下来,还拿手机对着春联“卡擦卡擦”拍个不停。

戚风蛋糕。记者孙红亮摄

戚风蛋糕。记者孙红亮摄

    年三十当晚那顿年夜饭,我们也准备充分,荤素搭配,主食有米饭也有饺子,选择多样。但是睿睿说:“妈妈,我很久没吃蛋糕了。”大过年的,总要满足一下女儿的心愿。自从去年“双十一”买了台烤箱,配齐各种配件后,我偶尔下厨做过几次蛋糕,但不是开裂,就是塌陷,总难如意。一听要做蛋糕,女儿稚嫩的身影跑得利落,不一会儿就给我备齐餐具和食材。我们很有默契地开工,她擦干净碗里的水,我分离蛋黄蛋清;她帮忙搅拌蛋黄,我负责打发蛋清;她拿过滤网,我倒面粉;我称好牛奶和油,她帮忙混合搅匀;我把烤箱预热,她把面糊倒进模具……忙活半天,娘儿俩相视一笑,既成就又满足。

我们做的戚风蛋糕。记者孙红亮摄

我们做的戚风蛋糕。记者孙红亮摄

    “妈妈,你有没有闻到蛋糕的香味儿?”一个小时后,蛋糕的奶香味充斥整间屋子,这次和女儿通力合作做的蛋糕没裂开没塌陷,色香味俱全。看她大快朵颐的样子,我的心被幸福填满了。

我们仨。记者孙红亮摄

我们仨。记者孙红亮摄

    春节期间,除了大享美食,我们也踏春赏景,陆续去了西华园、大观公园、翠湖、昙华寺。在和煦的春风中,寻一方荫凉,铺上爬行垫,摆好小吃零食,一天就有了着落。园子里的木瓜花、玉兰、牡丹、郁金香竞相绽放、争奇斗艳。绿草如茵,女儿吹着彩色泡泡,和一群小朋友嬉笑追逐,我用相机记录下一个个美好瞬间。这就是我们的大年。

编辑:劳学丽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