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吹糖人”:1分钟“吹”出一个生肖动物

2018-02-13 07:48:22来源:春城晚报
昆明“吹糖人”:1分钟“吹”出一个生肖动物

    取一根小竹签卷起一撮麦芽糖,将滚烫的糖团放入手中,反复揉捏冷却形成“糖包”。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栩栩如生的糖人就被“吹”了出来......

    吹糖人是中国“十大传统民间绝活”之一, 这项流传于北方的手艺在云南极为少见。

    15年前,山东手艺人潘付贤将这一绝活带到昆明。

    从走街串巷到处摆摊,到小有名气四处受邀参加表演,如今,60岁的潘付贤到哪儿表演都会成为焦点,所到之处甚至被围得水泄不通。

    随着时代变迁,即便在北方,都市里大街小巷已难觅吹糖人的踪迹,而潘付贤却始终坚守着这一门手艺,并希望将其在春城传承下去。

昆明“吹糖人”:1分钟“吹”出一个生肖动物

    “快手”“神嘴” “吹”出十二生肖

    临近春节,潘付贤的日程被排得满满当当,演出已经排到了元宵节后。

    2月8日,记者在昆明市博物馆见到了潘付贤,当天他身着红色唐装,随身携带一个行李箱,这是他每次演出的标配。

    行李箱中,装着他吹糖人所需的工具:一罐自制的麦芽糖、一个电热锅、一个电吹风、一双手套,还有做糖人所需的竹签和木板。

    在进行现场展示前,潘付贤将工具一一摆开,同时打开电热锅,把自制的麦芽糖块放进去,开始化糖。

    “传统的麦芽糖淀粉含量高,容易糊,我用的糖都是自己熬制的。”

    潘付贤拿出罐子里的麦芽糖向记者展示,这些糖块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都是用粮食熬制而成。

    每次演出的前一晚,潘付贤都要花上1个多小时的时间自己熬糖,在潘付贤看来,熬糖是手艺人的基本功。

    自制的麦芽糖有驱寒的功效,吃了对老人小孩都有益处。

    为了使熬化的糖能保温,潘付贤对熬糖工具也进行了多次改良。

    最初他用的是最传统的烧锯末的炉子,炉上放上熬糖的锅,但这种方法保温效果差,后来经过多番试验,又换成了电热保温锅。

    随着炉子温度慢慢升高,锅内的麦芽糖开始慢慢变软,几番搅拌之后,潘付贤挑出一团在手里冷却到一定的温度,便开始揉成圆球。

    他用食指将其压出一个深坑,收紧外口,形成一个“糖包”,收口处则被快速拉长,拉到一定的细度时,迅速将其折断,开始从“气道”吹气。

    随着“糖包”渐渐鼓起,潘付贤在“糖包”上捏出耳朵、嘴巴、脚,一只惟妙惟肖的小狗就出现了,“气球”尾巴则被他折断当场吃下。

    整个过程只花了大概1分钟。

    不一会儿的功夫,潘付贤相继吹出了鼠、牛、兔、蛇、龙等生肖动物,这些“吹出来”的动物造型各异,惟妙惟肖。

    捏糖全凭“手感” 初学常被烫伤

    “吹糖人的关键技术在吹和捏的功夫上,整个过程全凭手感,经验很重要。”

    潘付贤说,熬糖需软硬适度,而吹糖造型要眼明手快,否则糖冷却后容易变硬,吹的力度不对也会出现质地不均匀等情况。

    潘付贤回忆,自己刚开始吹糖人时,也吃了不少苦头。

    潘付贤出生在山东烟台的一个农村,外公就是当地传统的吹糖人艺人,每逢春节期间,外公都会挑着担子,到集市上吹糖人卖。

    潘付贤还记得,小时候一去外公家,外公就会给他做糖人。

    渐渐地,年少的他开始对吹糖人这门手艺产生了兴趣,大约十五六岁开始,潘付贤就开始向外公学艺。

    “吹糖人要经得起烫,熬好的麦芽糖要放在手上揉搓,最初手上被烫得全是水泡。”

    潘付贤说,让他懊恼的是,每次烫伤都要休息半个月以上,才能重新开始做。

    因此,刚开始,学得特别慢,潘付贤时常花很长时间练习同一种生肖动物,直到吹到满意为止。

    另外,吹糖人也受气温、风力的影响,冬天室外气温低,吹糖人讲究快,而且得一气呵成,否则很快麦芽糖就凝固了。

    室内则可以放慢速度,像昆明这样的天气,在室内吹成糖人后,为了迅速定型,还得借助吹风机的冷风进行冷却。

    “老家的天气春天风大、夏天太湿,都不适合吹糖人,只有过年期间才能吹。”

    成年后的潘付贤走南闯北,曾经四处摆摊靠吹糖人为生,其间还学会了画糖画等手艺,也曾经改行当过司机。

    2002年,听说云南的天气最适合吹糖人,潘付贤决定到云南闯一闯。

    初到昆明,潘付贤选择在呈贡大学城摆摊,没想到生意还不错,每天光靠吹糖人就能挣两三百。

    毕竟是流动摊点,时常靠天吃饭,一到下雨天就卖不了了。

    两年前,潘付贤进入昆明合虚民族民间文化传习馆,和传习馆里的大师们一样,时常受邀到处演出,潘付贤这才结束了半生走南闯北、四处摆摊谋生的生活。

    喜欢的多做的少 手艺传承成问题

    “师傅,给我做条小蛇可以吗?”

    原本只是配合记者拍摄进行现场展示,不料却引来大批市民围观,对于这样的场景,潘付贤早已经习惯了。

    和往常演出一样,对于排队要糖人的市民,潘付贤都尽量满足,免费为他们制作生肖动物,以至于一个小时快过去了,要糖人的人越来越多,潘付贤甚至来不及喝口水。

    对此,他从不会不耐烦:“有的小孩眼巴巴地看着你,还有的老人排队等了好久,就为了给孙子孙女要个糖人,你也不忍心拒绝,是不?”

    潘付贤还记得,就在上一个周末,天气很冷,他受邀在万达广场演出,原定下午7点结束,但排队的人越来越多,最终为了满足市民,只好将演出延长到9点。

    云南人对“吹糖人”这门手艺的喜爱程度,远远超出潘付贤的预料。

    但令他觉得惋惜的是,在云南,喜欢这门手艺的人很多,而真正想做的却很少。

    “云南的气候很好,一年四季都适合做糖人,可惜会做的人太少。”潘付贤分析,一来是由于学习“吹糖人”需要吃不少苦头,才能练就精湛的手艺,一般的年轻人吃不了这个苦。二是由于靠‘吹糖人’谋生不容易。

    虽然公园里一个糖人的价格可以卖到一二十块,但进公园需要入场费,流动摊点收入又不稳定。

    因此慕名来找潘付贤学习的人很多,但真正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到现在为止整个云南会这门手艺的人不超过5个,技术精湛的更少。

    “吹糖人这个活,只要手眼灵活,就能一直做下去,趁着现在身体还行,我还可以再做几年。”

    年过六旬的潘付贤说,来昆明15年,他也希望看着这门手艺能在春城继续传承下去。

    目前他所在的昆明合虚民族民间文化传习馆也正在筹划,开办一些培训班,专门培训“吹糖人”的手艺人。

    与此同时,细心的潘付贤还留意到,在零食匮乏的年代,小孩子买来糖人主要是用来吃的,而现如今,很多家长觉得不卫生,不会让孩子吃,即便带回家也只是纯观赏。

    为此,潘付贤在考虑改良工艺,今后可以考虑用踏板充气替代嘴吹,或者将“吹气”这一环节交给顾客,既解决了大家担心的卫生问题,也能让大家体验“吹糖人”的乐趣。(春城晚报 记者期俊军 高伟)

编辑:黄頔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