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食一年的我们就为了乡下这顿饭_新闻_昆明信息港

节食一年的我们就为了乡下这顿饭

2018-02-12 09:40:19来源:昆明信息港

    临近年关,我所居住小城的街巷中,竟然也出现了预订年夜饭的广告。本是值得高兴的事儿,可我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现代人,喜欢给自己找借口,找理由,而在这众多的理由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理由是“忙”。是啊,我们太忙了 忙工作,忙生活,忙完老人忙孩子,一年到头很难有轻松的时候。看到周围眉头紧锁,整天忙得焦头烂额的人们,我不禁怀念起那些在农村生活的日子。

    农村人一年365天,几乎天天与土地打交道,但是在年关时节,他们还是会犒劳犒劳自己。这犒劳,集中体现在春节的年夜饭上。

    老年的最后一天,是年三十。其实我知道 有些年份是腊月没有三十这一天的,但是人们依然把这天叫做年三十。

    这天一大早,母亲就开始张罗起来,杀鸡、煮猪头……总之,是家里最好最好的食物。

    鸡是自己家养的土鸡,于头天晚上捉了放在鸡罩篮底下的。拉出来,拔掉脖子附近的几撮毛,拿出一把菜刀,口中念念有词:“不是我杀你,是刀杀你。”旋即用刀子割向鸡的喉咙。然后用开水烫,褪毛,掏出内脏,洗净剁好,稍加腌制备用。

    剁一坨腊肉,切片,放在锅里炒,待里面的猪油溢出,再把腌制好的鸡肉放进去翻炒,炒至金黄,铲出,放进洋锅里面煮,由于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牙关不好,所以须得煮很久才可以出锅。

    猪头,是年夜饭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猪是进入腊月以后杀的年猪,猪头是那个时候专门留下的,必须年三十才可以吃,因为猪头在年三十这一天承担着祭祀的作用,是要用来敬山神的。具体的祭祀过程我没有亲见 因为我是女娃子,在乡下农村,受“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我们女孩是不可以去参与这个活动的。但是 这并不影响我在饭桌上享用美味的猪头肉。当然,这是在敬了山神以后拿回家再加工出来的。

    年三十煮猪头要煮两次,第一次只需要锅里的水一涨就可以捞出,放在一个磁盆里,上面插上一双筷子,筷子的中间是一小坨盐巴。这是善良的乡亲担心山神在享用猪头的时候盐巴不够而想出来的办法吧。随后,猪头就这样被爷爷放在篮子里,提着去敬山神了。

    山神庙不远,我曾在平时偷偷去看过,那是就着一个土坎挖出来的一个小坑,里面有一块石碑。那时我年纪小,加之对山神的敬畏,没有细细研读上面的字,只偷偷瞄了一眼。

    爷爷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回到家以后,他把猪头拿了出来,砍开,割下猪舌头和耳朵,做凉拌用。其余的部分再放入锅中,到吃了饭以后熬冻。

    由于春节讲究的东西最多,所以年三十的晚饭是一年中吃得最早的一顿晚饭,才五点多钟的时候,母亲便吩咐我摆碗筷。终于可以吃到我想了一年的美味菜肴了,心里那个美呀,简直无法形容。腊肉煮鸡、凉拌猪舌、油炸干兰片、炒花生……坐在桌子边,嗅到它们的香味,我身体里的馋虫便苏醒了,催促着我向它们开筷。

    二十多分钟后,桌上已是杯盘狼藉。而我的肚子,也变得圆鼓鼓的,嘴里还时不时打着饱嗝。

    吃罢年夜饭,节目却还很多。先是洗脚,据说年三十这天洗脚洗得早,在来年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落于人后,于是,我常常第一个洗脚,就想事事争先。

    洗好脚,我就守在家里那台黑白电视机旁,和全国人民一样,观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央视春晚,其实是一道文化的“年夜饭”,而我们所居住的大山深处,还会有更加精彩的带着浓郁山村特色的文化系列活动,从大年初一开始,一直会热闹到正月十五。不知不觉中,我就进入了梦乡……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