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芳照相馆拍照近90年 记录老昆明人旧时光

2018-01-28 09:13:53来源:春城晚报


艳芳照相馆摆放着一台古老的外拍机

    “大爹的脸往左偏一点。”

    “小宝宝,看这里。”

    “好嘞。”

    相机“咔嚓”一声,几个小家、一个大家,漾起幸福笑容的17口人定格在摄影师的镜头里。这样的全家福你们家也有,最早在正义路、后来搬到新建设电影院对面的这家照相馆或许你也去过。

    “我们艳芳可不是最早的一家照相馆,只能算昆明较早一批。”鸭舌帽已成为“中国摄影大师”曹六一的个人标志,年近八旬的曹老退休后任艳芳照相馆顾问,如今依然活跃在云南摄影圈,浸染60年的人像摄影是他的专长。如今数码时代里,人们拿起手机、相机就可以拍照,但依然有不少人走进照相馆拍摄全家福,曹老说,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仪式感吧。

    一家17口幸福定格

    估计很多年轻人未曾听说,昆明最早一批照相馆就开在翠湖片区,比如清末年间由蒋楦、蒋朴兄弟先后创立的水月轩、二我轩,不过最早的这批照相馆已经淹没在历史的烟波中。“二我轩,这个名字有些特别。”“很好理解啊,二我,就是第二个我啊!”曹六一笑着解释,清末民初,摄影技术刚刚进入昆明时,这种把人的影像完全复刻在一张相纸上,对老百姓来说是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而如今,人人都有手机、家家都有相机,拍照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今年家里添丁,想着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便一家人约着来艳芳拍照。”1月20日,大寒,这是我国部分地区一年当中最冷的一天,昆明却艳阳高照。17口人的大家庭成员陆续从昆明东南西北赶到,挑选服装、化妆造型后,等待拍照的空当,一家人纷纷拿起相机、手机自拍起来,母女、父子、姐妹、爷孙……不同年龄、不同辈分的亲人们不断变化着组合方式,试衣间里弥漫出亲人间特有的温暖。“这两年流行复古风,我们一家便早早定下主题,纷纷开始置装。”身着淡雅套装的是位妈妈,她说,去年家里新添了两个女宝宝,一个才过百天,一个刚满半岁,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

    偌大的摄影棚里,在摄影师的指挥下,一家老小按照小家庭有序排列起来,懵懂的小宝宝可能没见过这阵仗,突然哭闹起来,家人赶忙哄了又哄,旁边的助理摄影师也没闲着,一手抱着毛绒小熊,一手拿着拨浪鼓,吸引小宝宝的注意。“宝贝,看这里啊。”双手一搓,手中的拨浪鼓发出“咚咚”声,孩子的视线立刻被吸引到镜头的方向,只见摄影师按动快门“咔嚓”一声,一家人的笑容被定格在相机中。

    艳芳照相馆经理许鸿俊说,拍摄全家福远比婚纱照要复杂得多,尤其是遇到十多口人的大家庭,小孩子活泼好动,老人则耳目渐衰,每个人都想在照片中展现最美的一面,而摄影师也不能只照顾某一个人,得调动起每个人的情绪,捕捉到一个家庭最美的瞬间。

    五代人不舍传承

    在这家人拍摄全家福时,大学老师张珏一家六口已拿到刚刚拍好的照片。照片中,一家人穿着长衫、旗袍,面对镜头微微一笑。椅子上,5岁多的姐姐俏皮,2岁的妹妹乖巧。“这是去年的照片,当时二宝才满1岁,你看姐姐亲昵地抱着妹妹多温暖。本来还觉得养两个孩子太辛苦,但看到照片中的姐妹俩如此有爱,感觉一切都值了。”张珏说,像很多昆明人一样,到照相馆里拍摄全家福是从她老祖那辈就有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他们这一代。

    张珏最早的全家福记忆应该是在她5岁时。那也是一个冬日,老老小小十多口人,从青云街浩浩荡荡地走到正义路,之后一家人在外求学的求学,工作的工作,一大家人很少再聚起来拍照。等张珏反应过来想拍照的时候,更是连艳芳照相馆都找不到了。“后来无意间在建设路上找到了,一下子就勾起了我过去的记忆。”张珏说,有了宝宝之后,给孩子拍照已经成了一家人生活的日常,但每年年底他们都会走进照相馆留下这一年的记忆。

    在张珏家,一家老小时常拿出过去的照片翻看,回忆起当年快乐的事。“我们家最早的一张全家福是1961年拍摄的,照片里是我的老祖、姥姥和妈妈。”在翻看老照片时,张珏无意间发现了这张黑白照片,那时她的妈妈还是个穿着背带裤的小女孩。后来看到爸爸妈妈的结婚照,原来也是在艳芳照相馆拍摄的。张珏的妈妈说,那张照片足足花了她一个月的工资,而如今,张珏的孩子也会时常翻看这些照片。张珏说,到照相馆拍摄全家福已经是五代人的传承,他们会一代一代传下去。

    照相馆拍照近90年

    说起昆明艳芳,不得不说说广东艳芳。当年掌握照相术的师傅在全国都是凤毛麟角,而广州的照相术却相对成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成立于1912年的广东艳芳已蜚声粤港。昆明艳芳正是在1930年由这家店的广东师傅黄恪存与人合资在正义路创立,当时店里讲着粤语的广东师傅早已退出江湖。

    “清末民初,到照相馆拍照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许鸿俊曾听店里的老师傅讲,当时拍张全家福要一两个大洋,而一家人的生活费才三四个大洋,普通人家哪里会舍得。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亲情一直是全家福的主题,只是每个时期流行的主题不太一样。“过去人们来照相馆拍照比较朴素,各自穿着日常衣裳,改革开放后,照相馆里穿西服打领带的人多了起来,到后来每家照相馆都会准备各式服装。”曹六一说,1957年他刚入行时,他们用的还是赛璐珞胶片,一张全家福1.1元,证件照只要5毛5,相对于民国时期还算便宜了。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拍摄一组婚纱照几乎要花费一两个月的工资。

    看着店里的年轻人在整修一张全家福照片,曹六一不禁感叹起来,在黑白照片的时代里,手工着色、手工修片特别吃香,比如去掉脸上的痣,就要用刀片先刮掉瑕疵,再用毛笔一点一点地勾、拉、点,让照片中的人像达到最佳效果。作为昆明最后一位黑白照片人工着色师,曹六一说,过去给一张照片修片、上色要花一个多小时,现在用电脑软件十几分钟就能搞定,而且效果还非常好,这在以前也是不敢想象的。不过在许鸿俊看来,软件修图也并非那么简单,一个优秀的整修师需要时间的磨炼,修出来的片子又要真又要美,最重要的是让相中人满意。

    近90年里,艳芳照相馆这家老字号,前后为许多昆明家庭拍摄过全家福,摄影技术也是跟随时代变迁日新月异,而店里依然摆放的一台古老的外拍机,似乎还在讲述着过去的旧时光。(春城晚报 记者宋金艳/文 翟剑/摄)

编辑:昝娟娟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