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让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2018-01-05 10:10:13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1月4日电 记者安蓓 刘红霞 王贤 这是一盘协调东中西部、重塑中国经济发展空间的战略大棋局;

    这是一幅反思人与自然关系,指向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宏伟蓝图。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中华民族母亲河开启新的发展航程——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让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不尽长江滚滚来”,长江既是大地的生态绿肺,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黄金水道。这是航拍的上海陆家嘴(5月14日摄)。记者丁汀/摄

    一场发展理念的深刻嬗变

    长江上游和中游交界处,湖北宜昌。初冬时节,记者溯江而行,目之所及,一片绿色。

    2017年前11个月,这座工业大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6%,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2.6%,地方财政总收入下降8%。

    数据回落的背后,是一场力破“化工围江”的自我革命。

    2017年,宜昌关停25家沿江化工企业,涉及年产值20多亿元。这是该市长江沿线化工企业“清零”3年行动的第一步。与此同时,宜昌长江沿岸生态廊道建设全面启动,九大民生环保项目集中开工。

    “地方财政收入下降、支出增多,不是没有压力,但为了还长江一江清水,这个腕必须断!”宜昌市常务副市长袁卫东说。

    经济增长和生态保护,如何并生共存、相互滋养,是摆在中国面前的新课题。

    “这么多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和资源环境冲突到了临界点,很多发展成就甚至因此得而复失。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就是要回归发展的本来目的,即满足人的需求上来。”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说。

    千百年来,长江以水为纽带,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形成经济社会大系统,构成一条独有的自然生态屏障。改革开放以来,沿江省份经济增长步入快车道,长江也迎来新的发展时期,成为货运量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

    然而,多年的高速发展,令这片承载着20%左右国土面积、40%以上人口的流域,面临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

    “重化工围江”、过度捕捞、非法采砂、污水排放,生态环境不堪重负;下游是经济最发达的长江三角洲,中上游还有大别山区等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长江水道存在瓶颈制约;产业转型升级任务艰巨……传统模式走到尽头。

    新时代,长江经济带要走怎样的发展道路?

    “两年来,最深刻的变化是理念的转变。”四川省泸州市委书记蒋辅义说,无论干部群众,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理念深入人心,成为共识。

    保护生态环境、建立统一市场、加快转方式调结构,要用“快思维”、做加法;科学利用水资源、优化产业布局、统筹港口岸线资源和安排一些重大投资项目,则要用“慢思维”,有时要做减法。

    加减背后,是地方财政收入减少、短期效益递减、环保投入增加等一系列现实问题,承载着发展理念的深刻转变。

    “这是第一个把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作为首要原则的区域发展战略,是基于新发展理念的重大思路调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说,对我国的发展来说,其意义是变革性的。

    一条高质量的发展道路

    长江经济带面临的难题,一定程度上折射着中国发展面临的难题;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的机遇,昭示着中国经济转型的广阔前景。

    下游,昔日货船和摆渡船进出的上海吴淞港,已变身亚洲最大的邮轮母港;不远处,上海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曾经的钢渣回填滩和铁砂采砂场,已成为湿地植物和鸟类的乐园。

    中游,因武钢设区的武汉青山区,工业“三废”排放一度占全市60%,正着力发展高端制造业、高品质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上游,贵州省借力大数据实现跨越式发展,依靠大生态守住长江上游绿色屏障……

    产业升级助力生态保护,生态保护“倒逼”经济转型,长江经济带沿线,生态与发展互促互长的发展模式逐渐成型。

    “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将开辟一条以一江清水为载体的绿色发展道路,一条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吴晓华说。

    两年来,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路径日渐清晰——

    长江经济带发展顶层、中层设计基本完成,形成以《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为统领,《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等10个专项规划、沿江各省市实施方案和相关政策为支撑的规划政策体系;

    大力推进生态环境保护,6项生态环境保护专项行动利剑出鞘,959座非法码头全部拆除,其中809座完成生态复绿;沿江11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928个黑臭水体整治已开工826个,完工498个;2018年6月底前依法撤销环境敏感区内的化工园区、化工企业……

    提升长江黄金水道功能,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加快推进,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建设二期工程基本完工,三峡枢纽运输制约疏解加快推进,上海港洋山四期开港运行,长江多式联运进展积极……

    创新驱动发展初见成效,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加快建设,沿江11省市建设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1327家、高新技术企业约4.5万家……

    承东启西、接南济北、通江达海,发展的新征程中,长江经济带逐渐焕发出奕奕神采。

    2017年前三季度,长江经济带11省市地区生产总值平均增速超过8%;2015年底、2016年底和2017年9月底,长江水质优良比例从74.3%、75.2%升至77.36%,出现好转的势头。

    一轮体制机制的深刻变革

    2017年12月28日上午11时许,伴随汽笛声响起,首列从重庆果园港始发的中欧班列驶出站台,开往1.1万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

    这意味着中欧国际货运大通道与长江黄金水道实现“无缝连接”,打通了连接“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最后一公里”。

    重庆港务物流集团副总经理黄继说,此前通过长江逆流而上的货物,需先经汽车转运至30公里外的团结村火车站,一标箱货物的转运成本就超过1000元。

    打通一个堵点,能为市场释放巨大活力,对长江经济带而言,意义尤甚。

    行政区域经济特征明显,要素难以自由流动;流域管理“九龙治水”,难以形成治理合力;协同发展让位于行政分割下的经济利益,甚至出现下游治污关停的企业,到上游却成了香饽饽……

    中央和地方之间、沿江各省市之间、中央各部门之间……协同发展是瓶颈,也是突破口。

    理念转变为先,体制机制变革更为关键。两年来,覆盖全域的长江经济带省际协商合作机制逐步建立,共抓大保护的合力正在形成——

    2017年6月30日,首届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联席会议在重庆召开,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省市审议通过《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实施细则》;

    中游,湖北、江西、湖南三省在湖泊保护与生态修复上加强合作,联合执法打击在长江干流非法建设码头、非法采砂、非法捕捞;金融租赁服务长江经济带联盟正式成立,遴选首批20个启动项目先期支持,航运联盟召开第一次会议,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正积极筹建……

    协同合作的动力必须是自发的,关键是找到利益共同点,创新机制实现共赢。“下一步,要尽快推动生态利益补偿机制、特别是横向补偿机制的破题,否则长江经济带难以真正成为有机主体。”吴晓华说。

    这是一条坚定的转型之路,决心之大、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这是一场深刻的理念和体制变革,影响之深之远,也前所未有。

    700多个日夜,承载着绵延数千年中华文明的长江,正焕发出全新的气质;踏上新征程,长江经济带将为中华民族探索一条绿色、生态、永续的发展之路。

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