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缮东西寺塔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2017-12-27 08:35:03来源:昆明信息港

修缮东西寺塔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 记者姚丹苹)

 自2015年7月启动修缮工作的东西寺塔,在去年底就已经脱下绿色的“手术服”,与市民和游客见面。许多市民以为修缮工作在那时就已结束,其实并没有。直到两个月前,随着最后一块寻觅了数月之久的佛像底座基石安装完毕,所有的修缮工作才算大功告成。

    “那块石头的颜色,怎么也配不对,不是深了就是浅了。寻找范围从昆明周边扩到了楚雄、大理,找了七八个月,才找到接近的。”一块垫在佛像身下不起眼的石头,值得这样花大力气寻找吗?面对记者的疑惑,西山区文物管理所负责人连连摆手:“这是文物修复,不能敷衍了事,得要十二分的严谨才行。”

    用“十二分的严谨”修复的东西寺塔,到底“修”了什么,“复”了哪些?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两座千年古塔的修缮秘密。

修缮东西寺塔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美编王丽娜/制图

    秘密01

    抹灰层内藏麻刀提高韧度防裂

    “塔的修复大体分三步:清理酥碱、粉化的塔砖,进行加固处理;调制抹灰层加固塔身;再在抹灰层外涂上面层色调。”听起来简单的三步,却大费周折。西山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介绍,文物修缮采用的是传统做法,修缮的材料和工艺,都要用传统的。

    既然是用传统工艺,那么现代建筑中常用的水泥等就只能靠边。在实验室里,专家们经过大量实验,用麻刀、石灰、沙,以及用糯米、桐油调制的黏合剂,制作出了3种配方,涂抹在青砖上放置于室外自然条件下,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户外实验,经历风吹雨淋日晒后,筛选出效果最佳的抹灰层配方。“麻刀可不是刀,是一种植物纤维材料,简单地说,就是麻丝、碎麻。古时建造土房子时掺到泥浆里,其主要作用是增强材料连接,提高墙体韧度,防裂。”一名工作人员介绍。

    8个月的户外实验期结束后,工作人员找来锤子,对青砖上3种不同配比的抹灰层依次砸去。通过物理碰撞方式检查抹灰层的强度,再用仪器测量强度数值是否达到要求。“这还不算完,还要检测抹灰层的pH值等综合因素。最终我们选用的抹灰层配方,pH值检测为7左右,完全达标。”

    秘密02

    颜料淡黄的色彩来自稻草

    “二塔修缮完毕之后,我们最担心的是有人在塔身上乱涂画,一旦被损毁就无法弥补。”西山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介绍,面层色调也是在实验室进行了多次实验,反复请专家论证之后调配出来的,一次调配足够的量,保证没有色差。如果被损毁,补上去的颜色就会不一致。

    这是有先例的。细心的市民可能还记得,修缮之前的东西寺二塔,颜色就不太一致,原因是常乐寺塔(东寺塔)于1833年昆明嵩明地震中倾塌,按照原样进行了重建,导致二塔色调不完全一样。

    而此次,恢复二塔的真实历史色调,是修缮的重要技术性工作。据史料记载,二塔建造历时30年,在同一时期内,数百公里外的南诏太和城,也修建了崇圣寺三塔的主塔千寻塔。东西寺塔与崇圣寺千寻塔同为方形密檐式塔,外形与西安小雁塔极为相似,这大约是中原文化影响云南的又一力证。为了修旧如旧,此次在面层色调的还原上,以同一历史时期的崇圣寺三塔和小雁塔作为主要参考。

    西山区文物管理所专门邀请省、市文物专家,结合历史照片、之前修缮色调等进行综合评估后,试制出5个小样进行现场勘验和分析。“按照专家意见,又进行了多次试样配制,去年8月30日再次邀请专家对完成的3个试样色块进行现场勘验,经过仔细对比和综合历史信息,最终确定1号色块试样为二塔抹灰层面层色调。”

    1号试样色块,最为接近二塔的始建色,而淡黄的色彩,则来自稻草。“没有用现代的颜料,色彩都是出自纯天然。先用稻草在水里浸泡1周,然后逐步加入红色和黄色的泥土,并上灰浆和传统工艺制作的黏合剂,才调出了现在的颜色。”

    秘密03

    金鸡历时半年多“原样翻版”

    二塔采用中原传统的密檐式塔式样,塔刹顶各置4只高约2米的铜质贴金迦楼罗,因此昆明人俗称二塔为金鸡塔。迦楼罗为佛教中的金翅大鹏,是云南佛塔独有的标志。

    “‘金鸡’腿部已经出现断裂,锈蚀严重,于是我们邀请了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母炳林,历时半年多,按照1:1的比例,一锤一锤重新打出来。”西山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说,“金鸡”的起吊拆装,是修缮工作中遇到的又一大难题。

    纯铜制作的“金鸡”,即使在平地上也需要至少3个人才能挪动,更何况是在高30-40米、正在修缮的古建筑上。“受限于周围环境,塔吊用不了,又无法在文物上安装起吊的物件,只能靠人工。”于是,每只“金鸡”都被五花大绑,由四五人用麻绳拉着,一点点地起吊、拆组,每升降一点,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与塔身相撞发生损坏。每一步的高度谨慎,最终换来了拆组过程中的零差错。

    “除此之外,还对佛像进行了科技保护,对佛像表面进行了封固处理,延缓了佛像的风化和腐蚀程度。”工作人员介绍。

    解惑

    为什么要修缮?除草发现有砖体粉化

    今年30岁的赵林,从小生活在东寺街,唱着“东寺街、西寺巷”的童谣长大,在他眼里,两座塔就如同昆明城一般悠久和牢固。所以两年前当他看到二塔开始修缮时,有些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就要修缮呢?

    可在文物管理工作者眼里,看似牢固的二塔,已存在不少危机。

    2011年,为给塔身除草,西山区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攀着脚手架爬上常乐寺塔(东寺塔),成了千年来为数不多的登塔者之一。除草是文物保护中的常规工作,由专业团队来完成。

    登塔实地查看后,工作人员看到了让他们吃惊的一幕。

    由于常年风吹日晒雨淋,二塔塔砖表面风化严重。特别是叠涩出檐部分的砖体粉化现象普遍,塔身很多地方抹灰层已经脱落,露出坑洼不平的塔砖,有的一碰就成灰。塔刹由于长期风雨浊蚀,位于塔顶的四只“金鸡”锈蚀严重,局部出现断裂,塔顶有大小不等的裂隙存在。雨季浸水对塔体造成侵害,塔身上生长的植物根系已经“嵌”到了塔砖里,对抹灰层和塔身安全造成破坏。

    “古建筑上的植物,在市民眼中也许会被解读为生机盎然,但实际上是文物的一大克星。就像树包塔、塔包树,是世人眼中的一道奇观,文物工作者看在眼里却会心痛。”西山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说。

    由于上述种种因素,国家文物局专门拨款430万元,对二塔进行修缮。修缮完毕时,距离1983年的二塔大修,已经过去了34年。

编辑:黄頔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