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韧的活着or有尊严的死去?这是个问题

2017-12-12 09:51:11来源:昆明信息港

    最近,身体略有小恙,不得不去医院一趟。也就是因为这样,在医院目睹了些人和事,对平时忽略的或者说不太愿意主动去面对的事情,多了一点点的思考。关于生,认真的说,是自己作为一个个体无法控制的事情,当然,生,于大多数人而言,是件高兴的事。所以,农村里,有哪家生了小孩子,都要给亲戚邻居送上几个喜蛋,告诉大家我家添丁了。人类也因此繁衍生生不息。那么对于死呢,咱国人一向是忌讳的,不愿意谈的。可是,你不愿意谈论,并不代表这事可以不存在。逃避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对于死,最豪放的莫过于庄子了,据说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大概意思就是惠子听说庄子的老婆死了,鉴于他和庄子也算是多年的朋友了,赶紧去庄子家对庄子表示一下哀悼之情。可是当他到达庄家的时候,眼前的情景却使他大为惊讶。只见庄子岔开两腿,像个簸箕似地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根木棍,面前放着一只瓦盆。庄子就用那根木棍一边有节奏地敲着瓦盆,一边唱着歌。

    惠子一见,难不成这庄子也是应验了那就话,男人三喜:升官发财死老婆。看不下去的惠子难免要说上几句:你老婆跟你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为你养育子女,操持家务。现在她不幸去世,你不难过、不伤心、不流泪倒也罢了,竟然还要敲着瓦盆唱歌!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分吗!

    庄子说:“惠兄,感谢您老远地跑来吊唁。其实呢,生老病死就像春夏秋冬四季那样运行不止。谁都逃不了,妻子死了,也就结束了她在人间的苦难,我为她高兴,所以唱歌啊。“

    庄子对生死的态度来说,先不说在那个年代便远在常人之上。就是放在当下,也没几个人能做到他这么洒脱的。

    说到底,人都是怕死的,我也不例外。这次因为肾结石住院,需要做个手术,我很害怕,担心自己麻醉之后,一睡再也醒不过来。我的主治医师一再的宽慰我,还是没能打消我的担忧。上了手术台,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待宰的羔羊,眼泪哗啦啦的就下来了。一针下去,麻醉开始起效,我的眼皮重得抬不起来,困意袭来,我的主治医师低头俯下身对我说:不要害怕,你想睡就睡吧。我只听见自己说了一句:我真的很害怕。就睡了过去。

    三个小时后,我被人叫醒。呵呵呵,我真的是醒来了,虽然,我的眼皮还是那么的沉重,我还是那么的想睡,但我能清晰的知道,自己醒过来了。

    出了手术室,来到重症监护室,这监护室是没有性别的,只有一个特征:重症。旁边是一个老头子,老头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一直不断的痛苦的呻吟,后来得知,老头得的是膀胱癌,刚刚手术切除。到了晚上,老头子从最初的呻吟变成嚎叫,一阵比一阵还要凄厉:”我太疼啦,我受不了啦,医生,求求你给我点药吧。“医生赶来,检查了所有的管子,貌似都没问题,只好给他打止痛的针。过不了几分钟,嚎叫变成了嚎哭:”我受不了啦,医生给我点药吧。“医生问他要什么药,老头直接回答:”毒药,我不想活了,我太疼了。这一夜,我无法睡,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围着老头忙来忙去。由此,也想到了死亡这个问题。

    在中国文化中,死亡是个禁忌话题,谈死不吉利。人们怕死,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也会诅咒讨厌的人“不得好死”。能好好活着,谁愿意去死呢?一旦到了没法好好活着的时候,或许,怎样有尊严的死,就该好好想想了。

    作家巴金最后的六年时光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先是切开气管,后来只能靠喂食管和呼吸机维持生命。周围的人对他说,每一个爱他的人都希望他活。巴金不得不强打精神表示,再痛苦也要配合治疗。但巨大的痛苦使巴金多次提到安乐死,还不止一次地说:“我是为你们而活。”“长寿是对我的折磨。”这样的活着,除了痛苦外,还能剩下什么呢?

    提到”安乐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无论怎样,只要是你自己的意愿,只有不违背现有的法律,怎样都没错。除了“安乐死”,现在还有一个新的词汇,提法叫:”尊严死“。百度词条里说:尊严死,是一种自然死亡,即不再做延命医疗措施。可以尊重患者的意愿或观念,停止延命治疗,任由患者自然死亡。这样的死使病人摆脱了凄惨状态,亲属也摆脱了沉重的精神负担,所以有人认为这样的死是高尚而尊严的。尊严死与让病人无痛苦死去的安乐死并不相同,是一种在病人弥留之际,不做过分的治疗,而是用安宁缓和的方式给病人以临终关怀,最大程度地减轻他们的痛苦,让他们自然而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尊严死”与“安乐死”最大的区别在于:安乐死是在医生协助下的“他杀”,而尊严死则是按照遗嘱或者个人意愿的“自杀”。 当然,这安乐死在我国是不合法的,尊严死却是打了擦边球,界限有些模糊。一般危重病人在医院里时,医生都会问家属抢不抢救?这里又涉及到了道德伦理的范畴,于亲人来说,谁都惟愿自己的亲人能够活下去。抢救也成了必须的,可于病人来说,抢救若仅仅是医学痛苦延续生命的一种措施,于根本上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时,活着或许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这个尊严死的问题,我小范围的做过个调查,受教育程度越高,能接受尊严死的也就越高。大多数受访者都能接受在无法改变死亡结果的时候,他们更愿意选择有尊严的死去。

    科技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在这越来越强调与人为本的年代,既然我们不能选择生,那么,或许有一天我们能选择死,也是一种进步。

编辑:孙红亮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