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戏骨”涂们演活“老混蛋” 一部《老兽》惊艳影坛

2017-12-07 10:05:19来源:北京日报

    涂们实在不像个演员,长相和帅完全搭不上边儿,身材则是普通中年男人的略微发福。他就和大街上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显老:尽管今年才57岁,满头白发却常常会让人误以为是爷爷辈儿的。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演员,凭借电影《老兽》里老杨这一“老混蛋”式人物,在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击败黄渤、金城武等人,获得最佳男主角奖。

“老戏骨”涂们演活“老混蛋” 一部《老兽》惊艳影坛

    领奖时刻

    能拿奖是“靠运气”

    草原王爷专业户,一觉睡醒成影帝。11月25日的金马颁奖礼晚上从7点一直持续到11点多,还没到一半时,现场摄像机便捕捉到了涂们闭着眼睛酣睡的画面。谁能想到,当他的闭眼照在微博刷屏时,涂们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奖。据评审团透露,评委们第一次投票时,他的票数就已过半,获胜几乎可以说是“碾压”他人。

    领奖时,涂们还是很谦虚。他说获得提名的艺术家是“凭才华和实力”,而他能拿奖,“是靠运气”。没有人怀疑这话的真诚,毕竟,能在让明星们都悬着一颗心的颁奖礼上睡着,这份淡定的心态不是谁都有的。

    身为鄂温克族人的涂们来自呼伦贝尔,童年和少年时期在马背上的快乐时光,让他演起草原题材来驾轻就熟。不过,一开始他从未想过要当演员,当年他是内蒙古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因为自己读的是专科,上世纪80年代又风行上大学,他便一心想着再考。后来考进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也完全不是因为对表演感兴趣,而是对上海的向往,“我对上海一直有一些碎片式的印象,觉得那儿是‘冒险家的乐园’,是‘十里洋场’,很想去看看。”

    刚开始学表演时,涂们并没有那么喜欢,像基础训练里的无实物表演,他“一点兴趣没有”。直到后来开始塑造人物、演小品,他才慢慢咂摸出表演的滋味和乐趣。

    涂们被称为“草原王爷专业户”,不是没有原因:30多年的表演生涯里,他所演角色几乎都是草原上的王侯将相,光是可汗就演过好几次。这也难怪,长着一张蒙古脸,又是土生土长的草原汉子,不演草原题材演什么。不过,同一类型演多了,他坦言也会觉得很挣扎。

    “老兽”难得

    角色与演员互相成就

    演员与作品的关系,有时是戏抬人,有时是人抬戏。而这部让涂们饱受赞誉的《老兽》,则是二者互相成就。首次拍摄长片的青年导演周子阳,用海明威著名的“冰山理论”,创作出《老兽》剧本——剧本里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而冰山下的东西才更具分量。

    全片的灵魂人物老杨,曾在鄂尔多斯的房产热中暴富,最终却濒临破产,老无所依。他好赌博、爱吹牛、找“小三”,对几个孩子态度粗暴,对病重的老婆不闻不问,甚至偷走了老婆做手术的救命钱。但在这副“老混蛋”的皮囊下,他又有一颗柔软的心,疼爱孙子、接济老朋友,让人又爱又恨。周子阳为老杨撰写人物小传,用武装到牙齿的细节让人物异常立体丰满,甚至连老杨怎么用烟盒纸堵鼻血、怎么蹭别人的军大衣都写得非常详细。

    没有原著剧本的扎实饱满,老杨这个人物立不起来;没有涂们摄人心魄的表演,《老兽》也难以从平面文字变成生动影像。该片在金马奖上拿到的,除了最佳男主角,还有最佳原著剧本。

    周子阳曾被涂们在《告别》中的表演折服,觉得老杨这一角色非他莫属。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位父亲临死前对女儿的深情。有一幕,涂们用两腿夹着枕头、吃力往前爬的画面,让周子阳完全相信,他就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他给涂们发去剧本,两天后涂们便打来电话,说非常喜欢。“他对这个电影主题的理解非常准确,他说这个故事反映的是改革开放30年来经济飞速发展,然而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却导致了很多社会问题。他捕捉到了我想要表达的核心的东西。”周子阳说。

    周子阳马上飞到呼伦贝尔与涂们见面。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二人一拍即合,当时就定下来了。

    第二天涂们送周子阳去机场,周子阳还在排队等值机,涂们说了句“你身份证给我”,便直接拿着周子阳的证件去插队——因为老杨是不会排队的。“他从那时候就开始揣摩人物心理了!”周子阳想,这回选对人了。

    逼真演绎

    通过不同人“攒”角色

    演成吉思汗等历史人物时,涂们主要靠做案头工作进入角色,他会通过历史资料、传记了解角色。但像老杨这种现实题材的人物,他的窍门是观察生活,“人的记忆就像一个仓库,当你看到一些特征明显的人,就会把他们储存起来,为表演做累积。比如同样是喝酒,有的人小口喝,有的人大口喝。吃多了,你是捂着嘴掩饰一下,还是夸张地打个嗝?”

    生活中的涂们平和幽默,与老杨并不太像,他塑造的老杨,是从不同人身上“积攒出来”的。老杨在片中讲“鄂普”(带鄂尔多斯口音的普通话),涂们便经常和片场的当地工作人员聊天,学“鄂普”。老杨爱打麻将,涂们本不会打麻将,但他观察过打麻将的朋友,知道他们打麻将时一言不发、对外界不闻不问的状态,便把这种状态带进了角色。自从定下角色之后,他就把这当成一件“心事儿”,随时随地揣摩老杨的心理,这个过程“很好玩”。

    在涂们看来,真正的演员在拍摄之前便已完成角色。在《老兽》片场,他没带过剧本,更没有在现场翻剧本看台词的习惯。有一场重头戏,老杨与两个发传单的年轻人发生冲突,被揍了一顿,然后接到了女儿的电话,说妈妈做手术的钱凑齐了。剧本里只写了老杨听到手术能做,露出了笑容,但拍摄时,坐在路边的涂们先是扔掉了一盒烟,然后接电话,接完电话后,他把烟又重新捡起来,拿到鼻子前左闻闻右闻闻,最后点了一根开始抽。从扔烟、捡烟、闻烟到抽烟,一盒烟把老杨从颓丧、焦灼到喜悦、放松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让坐在监视器前的周子阳都看呆了。

    拿奖后,涂们说,自己将正式和角色告别,一切重新开始。他希望自己的下一部戏又是一个不一样的角色,而他将继续追求逼真的表演。(记者袁云儿)

编辑:实习编辑谢海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