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赋能基层医疗

2017-12-04 10:47:21来源:经济日报

    日前,在好大夫在线举办的战略发布会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医疗主任周福德分享了一个远程诊疗故事。今年5月份,来自宁夏的赵先生吃海鲜后出现面部皮疹,做了抗过敏治疗后好转,但随后又出现乏力、食欲差、头晕及肢体麻木等症状,体重下降近6公斤。经本地医院检查,赵先生的血肌酐存在进行性升高,血色素逐渐下降,病情十分复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没有明显效果。随后赵先生通过远程专家门诊找到了远在北京的周福德大夫,周大夫对赵先生3次远程诊疗后确诊其为高危患者,必须做血浆置换治疗,经过这样的治疗后,赵先生目前病情趋于稳定。

    “通过一部智能手机利用碎片时间,就可运行远程专家门诊系统,这种高效的远程协作方式,能够惠及全国更多患者。”周福德大夫说。

    互联网对于解决优质医疗服务供给匮乏,医生资源总量不足、分布不均、医生间能力差别大等问题有着重要意义。一方面,互联网医疗平台为医生提供了手机应用软件,让他们利用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向患者提供服务;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还建立了患者付费机制,培养患者付费习惯,让医生们的付出获得了合理回报,激发医生动力,使他们愿意把私人时间贡献给社会。

    数据显示,2017年1月份至10月份,好大夫在线平台上医生总计为社会贡献的166万小时业余碎片时间中,72%是由三甲医院医生贡献的。在这166万小时的碎片时间中,12%用于通过互联网面向大众做科普,88%用于服务单个患者,服务形式主要是图文咨询和电话咨询,总计服务了2756万次。

    “由于我们拥有精准的分诊系统,很多医生都说,好大夫平台分诊过来的患者,比门诊挂号来的患者更精准,都是他们想要的目标患者,这166万小时是被高效利用的,诊疗大夫非常满意。但是我认为,如果这些时间能够分一部分用在远程会诊上,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价值。”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说。

    在医改和分级诊疗大背景下,三甲医院的专家们能够更多地向基层医生提供远程会诊、远程诊断,从而形成了“基层检查、上级诊断、基层治疗”的模式。这对于患者来说,在本地不用奔波就能拿到上级专家的诊治方案,还能享受更高的本地医保报销,省时省力省钱还减少痛苦;对于本地医生来说,得到专家的帮助,就是一个学习并快速提升专业能力的过程;对于本地医院来说,留住了患者,增加了业务量;对于卫生管理部门来说,有助于完成大病不出县的分级诊疗目标。

    目前,分级诊疗是医改成功的关键,但进展缓慢。北京协和医院等大医院门诊仍然一号难求,患者们不相信基层医生的能力,无论大病小病都来看三甲医院的专家。要建立起分级诊疗模式,必须转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模式,其中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就是个不错的方法。

    对此,宁夏彭阳县委常委、副县长史金龙介绍说,彭阳县地处宁夏南部山区,是国家级贫困县,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比较严重。当地看病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因为交通不便,复杂疑难疾病患者去上级医院就医成本较高;二是医疗资源严重不足,老百姓没有办法在身边解决现有的一些问题。对此,彭阳县采用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

    据介绍,彭阳县的家庭医生模式是由多个专科专家支撑的县乡村一体化家庭医生服务团队。由上级专科医生和基层全科医生建立起慢病管理协作关系,向基层患者提供规范、专业的慢病管理服务。遇到专科医生解决不了的问题,则通过远程专家门诊向专家寻求诊疗建议。

    远程专家门诊受到了基层医生和专家的欢迎。今年6月份,好大夫在线以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为试点,首创了远程专家门诊服务形式,目前开通服务的专家已达1万人,全国发生过远程专家门诊业务的县市已有224个。王航表示,2018年将继续扩大试验成果:一是至少5万名专家开通远程专家门诊服务,二是要提升向下输送专家服务的运营能力,覆盖全国80%的县,让基层百姓在家门口就能看上三甲医院专家门诊,真正帮助县级城市做到“大病不出县”。

    “我们还推动了上级医生和下级医生利用手机平台组成的专家团队,目前已有4353个专家团队组建成功。在专家团队中,接诊大夫首先接诊病人,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在线随时请来专家解决问题。这对于时间紧张的专家来说,效率大大提升。”王航说,2018年将完成专家团队覆盖三甲医院一半的主任和副主任医师,并聚焦基层,把专家的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分出一部分给基层医生,帮助基层提升诊疗能力,让患者能安心地留在基层治好病。

编辑:任骥远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