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熟悉的地方叫家门口

2017-11-27 09:17:55来源:昆明信息港

    【1】

    家门口有家米线店,从小学一年级搬过来,小区刚建好的时候,那家店就开着了,想来也快十几年了。味道让我这个善变的射手来评价,也还是属于那种吃不腻的那种,这样想必也算符合大部分人口味了。

    可能是店铺位置不错,就在小区入口公交车站的旁边,没放招财猫和关公,生意也一直不错。米线店不大,就只有两个小铺面,厨房占了四分之一,整个店也只有五张桌子,看起来都都挺整洁干净的,就算最红火的时候老板也没想着扩店。周围也开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米线店,最后也都没过半年就关门转让,就只有这家店只有在每年的小年关门,十五噼里啪啦放完炮杖又继续开门。

    店里刚开始的时候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到后来随着一轮强劲的经济增长趋势,店员也增加了四五个,老板也就不常出现了,偶尔看到老板娘都是又换了新发型的时尚模样。那时候米线店红火过很长一段时间呢,一到早上,店里挤满了人,有些没坐到位置,也就只能端着碗站着吃了。谁又知道那是泡沫破裂前的繁荣呢。

    后来的某一天突然就金融危机了,物价也就蹭蹭蹭涨了起来,看着米线从最开始的2块涨到了现在的8块,店里的员工也慢慢少了只剩一两个,老板和老板娘又回来拿起了碗和勺,老板娘又恢复了以前的直发,盘起了头发,老板又熟练地吆喝起,就像最开始那样。

    以前早上上学前总要去吃一碗,后来上了初中,早自习时间越来越早,豪华早餐只能缩减成面包,到后来住校后,也就是周末偶尔会去。

    我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擅长沟通的性格,吃了那么多年,也没跟老板建立下什么深厚的友谊,像什么跟我聊天唠家常啊,给我打折啊,请我吃米线啊之类的都没有,而我也一直觉得每天来吃米线的人那么多,老板一定记不住我。

    今年放假回来的第二天早上就去甩了一碗,店员又换了一波不眼熟的,老板还是亲自上场煮米线。

    我像往常一样,说要碗米线。他熟练的烫着米线,然后加调料加冒加汤。抬碗给我的时候突然跟我说,“咋个好久不见你来了,以前一小点呢天天来,一下子长那么大了”。我抬头看着他,(内心OS:咦原来你认识我哦!)我笑笑说之前在外面上学现在放假回来了。他接着说,哦这样啊,这碗没放辣椒给你。

    心里有点愣住,其实小时候肠胃不好,跟着爸妈每次去吃米线都要特意说一下不要加辣椒,慢慢长大也就无所谓了,也就不特意说了。

    突然惊觉似乎每次去只要老板在,就算我只是说了句要碗米线,拿到都是没加辣椒的米线。如果你看得到我内心的弹幕,此时一定是满屏的乱码欣喜泪目!

    原来时间从来没把我们变成走过就忘的路人甲,我们的经过,不管是否有过多么热络的沟通,都是在彼此记忆中留下了痕迹的。

    【2】

    我对米线店里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爷爷,也是从小区建好后就一直见到他,其实从一开始就住小区里的人也挺多,但唯独对他印象深刻,可能是因为那爷爷出门总会带一条大大的导盲犬,而它总是很警觉,爷爷吃米线的时候它总是乖乖趴在脚边,一有人靠近爷爷它就会马上立起来,脖子上的铃铛也就嘀铃铃的响起。我总是被这种气场吓到,所以总是远远的选一张桌子坐下。

    但有时候就是没那么多位置可以选啊,所以当我坐在爷爷对面的时候,狗狗就爱过来闻闻我蹭蹭我,可是你能懂我从小就对这种大型犬的恐惧感嘛,即使是现在看到盛小夏家的威廉我也要躲。爷爷虽然看不到,可是他能感受到我的恐惧,就会告诉我,不要怕它很乖的。

    爷爷那时候脾气不好,经常看到他自言自语然后骂骂咧咧的,而且狗狗那时候应该挺小的,就比较闹腾,看到生人就汪汪汪的狂吠,爷爷觉得烦就会吼它,然后狗狗又乖乖趴下,所以那时候就觉得这个爷爷和狗都好凶好可怕啊。

    有一天去吃米线,突然听到铃铛响,然后我加紧了划米线的速度。接下来狗先跳上了台阶,爷爷说慢点,此时才看到爷爷旁边还有个奶奶挽着他,他们一样都拿着盲杖。那天的爷爷显得特别温柔,说话声音都小了很多,特别当他在跟奶奶说话的时候,暴躁又很凶的盲爷爷不见了呢!奇怪的是连狗狗都一直安静的趴着不动。那时候不懂,这种奇妙的力量就是爱啊。

    后来也很少见到奶奶来,听说好像是身体不太好,偶尔也只是看到爷爷来,然后带着锅,自己吃完后让老板打包一份。

    再后来某天放假回家,已经是很久没见到过他和狗了,就突然看见了米线店里出现了一根红白条纹的盲杖和看起来苍老不少的那只狗。曾经那些吵闹的活力似乎烟消云散,爷爷已经不再爱说那么多话,起身的时候,发现已经弯了背,狗狗似乎也成熟了不少,老练的站起身,不再乱叫,认真地带着爷爷往店外走。

    某天跟妈妈出门边走边说话,路过门口米线店的时候,看到她眼神游离的一直看着那边,对我也是很敷衍的恩恩,很不满的抱怨了一句你在看什么都不听我说,然后妈妈突然说了一句,咦,他的狗呢。我顺着转头过去,看到是那个盲人老爷爷杵着盲杖,拉着小推车,走在米线店前。只是与多年前不一样的是,少了手里那只大大的导盲犬,只有哒哒哒的盲杖声,以及年老而佝偻的背影。

    一晃眼都十多年了吧,对狗狗来说,能陪伴人一生十分之一的时光,就是他们的一辈子吧。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