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因为嘴馋,吃了几朵菌子,卒!

2017-11-20 14:51:18来源:昆明信息港

    周末赴八街镇观看矿山越野摩托拉力赛。

    八街镇以玫瑰花、凉卷粉闻名于昆明周边诸县,玫瑰花是云南鲜花饼不可或缺的原料,这是个香甜的小镇,一路玫瑰花的味道。

    异于云南其他山区的崎岖,八街的山脉绵延温柔,树木繁茂,山清水秀,一路宽广的田野和别致的小院,给人一种富足,安宁的感觉。

    八街凉卷粉慕名久矣,此处卷粉圆饼似的薄薄一张,切成条状,佐料只见用了香油,芝麻,糖,醋等,点缀几根芫荽,即便是赛场周围用塑料碗装着卖,也给人一种名不虚传的感觉,后来不甘心又到镇上的三合寺前吃了一碗用瓷碗装的。滇中至滇西的凉品喜放糖,辣中有甜,咸中有甜,算是别有一番风味,一方水土一方人!

    赛事几个小时的间歇,驱车到周围树林玩,见当地人捡了许多菌子。

    这是吃菌子季节的尾声,此地毗邻滇中菌城易门县,由于植被保护得好,山上也有许多菌子,见当地人捡得多,我们也去捡,不一会儿竟捡了好多,虽比不上当地人的盆满钵满,山川的馈赠,已经出乎我们的意料,这个季节滑嫩美味的牛肝菌已基本谢幕,松树林中多见的是一种叫做铜绿菌的菌子,手触碰到,或者长老后,会生出一种古董般的古铜绿绣,因此得名。

    此菌相貌普通,平易近人,和青头菌一样,性格温和,味道鲜美,没听说过害人。

    楚雄人还用来烤着吃,曾记钱君带我与老李去南华吃烤铜绿菌,彼时老李经历失恋,夹起一朵菌子,笑着用楚雄话说:吃了,一了百了!

    笑得我们眼泪都出来了。

    洗菌子是十分耐心的活计,洗不好吃一嘴沙。

    香油小火烧至滚热,放几瓣大蒜,提出香味时猛然倒入洗好撕好的菌子,不碰刀,用手撕开,据说这样味道更好。

    煮着煮着,心里突然生了一个念头。

    要是因为这样挂了,岂不丢脸,人家怎么说:此人因为嘴馋,吃了几朵菌子,卒!

    于是乎开小火多煮了一下,看着锅里,正在散发香气的菌子朵朵形迹可疑。

    想端起锅来,一股脑儿倒了,不冒这险。

    这些铜绿菌中,夹了两朵青头菌,还有一个叫狗脸青的菌子,此菌在我们家乡是没有毒的,水土不同,这里会不会有毒呢?据说吃菌中毒的都是吃杂了,杂了那么一朵,就中毒了。

    这狗脸青会不会有毒,云南许多菌子,教科书都没有标准答案,在为它们命名上面,村民们可谓文采飞扬,奇思妙想。你的家乡可有“蚊子撒尿”菌?我们有,因为这种菌子被发现时旁边往往有蚊子,不知谁先叫出这名字,大家竟然都同意了!

    这菌会不会有毒?比如大红菌,在普洱,是美味廉价的食物,还可以晒干煮鸡,美哉!可是在别处,吃了一朵,你可能就会被救护车呜哇呜哇的闪着红灯送去医院。

    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毒菌的样子和特性,看看蒜也没有像传说中的变黑。

    开小火又慢慢的煮了一下,把水分都煮干了,又把那些形迹可疑的夹杂在铜绿菌中的其他菌子,挑出来扔了,然而这有用么,它们都一起煮过了。

    菌子香气扑鼻而来,这可是今天的美好回忆啊,怎么舍得倒,让我先来尝一片回忆吧。

    尝完一块,又忍不住尝了一块。

    特意吩咐屋中人,你不准吃,我先尝点看看,没事再说,算了,你别吃了,我一个人冒险。

    不知是吃到辣椒,还是心理作用,突然觉得吃了几块后舌头有点麻麻的,心里有点惴惴。

    “你观察着点,要是我有什么不对,就打120!”

    不敢睡去,担心开始瞌睡昏沉是不是中毒征兆,哎,云南人啊,到底为了什么,冒着生命来这一口吃食?自己责问自己,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睡着了。

    醒来一看看好好的,活蹦乱跳,继续起来活着!

    同时又在回味着菌子的美味,打算再去弄一框来吃,哎,云南人啊!

    黄昏时去到八街三和寺,传说康熙年间清军与滇西杜文秀起义军大战于此,寺庙街道化为废墟,善男女发愿重建,只见好一座大寺,菜园青青,佛堂清静自然。有几幅对联都很有意思,如:

    古寺无灯凭日照山门不锁待云封

编辑:黄頔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