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岭建党的先锋旗手——纪念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创始人李鑫诞辰120周年

2017-11-15 08:57:17来源:云南日报

云岭建党的先锋旗手——纪念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创始人李鑫诞辰120周年

    在史诗般的建党伟业中,云南革命先驱在建党初期的思想启蒙、理论创见、组织创建和队伍创建等方面都留下了光辉印迹。李鑫即是其中的突出代表,他在中国共产党云南地方史上开创了“三不朽”功业: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创始人、云南农民运动的先驱、工矿运动的拓荒人。

    淬炼新思想的火炬

    李鑫是20世纪初走出云南,追寻真理脚步的云南籍进步青年的突出代表,是最先感受到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新时代潮声的先觉者之一。

    李鑫,1897年10月12日生于龙陵县龙山镇月旺寨。1915年初到昆明求学,3月考入成德中学第一届甲班,1918年12月以优异成绩毕业。1920年考入南京东南大学农学系,恰逢陶行知先生在东南大学授课,提倡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教学方法,要求学生到工矿、农村去,把理论知识同实际结合。李鑫把这一倡导铭刻在脑海里,在以后的革命生涯中付诸行动。1924年从南京东南大学转到北京国立农业大学园艺系后,李鑫在郊区农村办了一个农业讲习班,被同学称为“一个极端崇拜科学的实行家”,农民亲切地称呼他“李先生”。

    李鑫是云南旅外进步青年中自觉向云南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一名先导者,也是建党初期在思想创见和队伍创建上初步着手探索和实践的云南先行者之一。1925年秋,李鑫同王德三、王复生等人一道,发起组织了云南旅京学生的进步组织“云南革新社”, 社员总计达150余人,以后又在北京、上海、武昌、广州等地设立分社。总社主要负责人为王德三、李鑫、王复生、杨青田,北京分社的负责人是李鑫、杨立贤、张经辰。

    1925年10月1日,革新社创办社刊《革新》,每期都寄回云南,成为在云南传播新思想、新文化,特别是宣传马列主义的先锋旗手。1925年,李鑫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至1926年从社员中发展的共产党员有张舫、张炽、杨立贤、徐克家、张经辰、王振甲等,成为创建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重要干部来源。1926年3月,云南革新社改名为新滇社,社内成立了党团组织,将《革新》更名为《铁花》,“新滇社”逐渐成为党的外围组织。

    点燃云岭朝霞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李鑫结识了毛泽东等领袖人物,开始了创建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思想准备和理论准备。1926年7月,新滇社总社从北京迁往广州。王德三等人在广州大沙头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官学校开办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李鑫经常到那里听讲。李鑫在广州期间认识了毛泽东,彼此有过短暂的交往。1926年8月,中共广东区委派李鑫回云南,李鑫此时的身份是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的农民运动特派员。临行前,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指示李鑫:回云南后立即建立秘密的共产党组织,开展工农运动;建立有各阶层参加的统一战线,尽快推翻唐继尧政权;同时帮助组建国民党云南地方组织。9月,毛泽东主持的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结束,中共党员、云南学员周霄、黄丽生和进步青年罗彩主动要求回云南从事农民运动。周霄请示在回乡后应如何进行工作,毛泽东的意见是回到云南先组织一个干事会,把干事会定名为中国国民党特派云南农民运动办事处,毛泽东圈定由李鑫为主任,干事是周霄、黄丽生。毛泽东的识人之明,促成了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诞生。

    李鑫主导创建了中共云南特别支部,是建党初期使中共地方组织的创建从内地向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延伸的关键步骤和重大发展,开启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云南各族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历史。1926年11月7日,李鑫、吴澄、周霄、杨静珊4人在昆明市平政街节孝巷24号周霄家里召开云南第一次党员会议。会议由李鑫主持,根据中共广东区委和陈延年的指示,决定建立中国共产党云南特别支部,由吴澄任特支书记,杨静珊为秘书,周霄、黄丽生专任云南农民运动特派员。中共云南特别支部的建立,是云南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云南第一个地方组织宣告诞生,从此揭开了云南历史崭新的一页,将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少数民族众多的云南带入了一个伟大时代。

    筹谋农运笃实行

    李鑫是中国共产党在云南开展农民运动的肇基人,他创造性地贯彻了党的六大方针,提高了农民运动的组织化程度,拓展了农运的领域,提升了农运的层次和水平。1927年2月,在李鑫主持下,在云南省教育会门前挂上“云南省农民运动讲习所”的牌子。3月12日,在李鑫等人的倡议下,在昆明成立了国民党中央党部云南农民运动特派员办事处,作为领导农民运动的机构。随后,各地纷纷成立了农民协会。昆明县农协在李鑫等人的领导下,开展了3次大的反对封建压迫剥削的斗争,都获得了胜利。第一次是西乡农民反对华亭寺和尚侵占民田的斗争。第二次是昆明县南乡三甲村农民反对土豪蓄意破坏农协的斗争。第三次是省农委领导的除粪斗争。李鑫针对农民运动中普遍的“茶铺运动”现象,倡导切实深入地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到1927年4月底,已经成立县农协的有昆明、呈贡、澄江等11个县。5月1日,省农委召开了各县农民协会代表大会,大会正式成立云南省农民协会,选举李鑫为主席。在省农协领导下,嵩明县开展了一次反对豪绅民团的运动,包围县署,要求县署释放被拘捕的农民。

    李鑫是党在迤南开展革命活动的开拓者,在远离中央的边疆多民族地区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边疆实践的历史新篇章。1927年底,中共云南地方组织按照八七会议精神,决定把工作重心开始从昆明转移到滇越铁路及沿线工矿、全省各地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同年12月,中共蒙个(迤南)区委在蒙自成立,书记李鑫。1928年底,蒙自县有党团员151人,占全省党团员588人的四分之一。蒙自县委成为中共云南地方组织中战斗力最强、组织比较健全的县委。迤南区委在蒙自县的开创性工作,为后来在查尼皮召开中共云南第一次代表大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敢有歌吟动地哀

    李鑫是党在云南产业工人最集中的个旧锡矿开展革命活动的拓荒者,他领导开展的锡矿工人运动,是建党初期云南职工运动中的重要事件,也是中共云南地方组织的工作重心向工矿和农村转移的重要标志。个旧锡矿是云南工人最集中的地方, 1928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职工运动给云南党的指示》指出:锡矿工人等“是党的群众基础”,“今后,云南的党应很努力的来发展云南的职工运动”。

    1928年2月,李鑫、马逸飞来到个旧,在地下党先期派来的党员李开旺所开的木匠铺落脚,寻找进入矿山的门路。经多方尝试未果,李鑫决意改变自己的外貌,在杜涛的家乡蒙自县倘甸村、蒙自城外的小东山村,他每天练习光着脚板走路、跑步;赤脚挑水上山,挑柴下山送给农民;赤身在火辣的太阳光下曝晒,把皮肤晒黑又脱皮,用河沙、炭灰擦身,使皮肤变得粗糙发黑,留起浓密的胡子,历炼成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农,同时刻苦学习工农的语言,加上简陋的工农装束,外貌彻底工农化,使本来最熟悉他的人也难于认出他来。

    随后,李鑫打入个旧南部的黄茅山老君矿当砂丁。李鑫同工人一起,每天吃的是霉烂粗糙的“三子饭”(即掺满沙子、石子、稗子的米饭),穿的是破烂不堪的麻布衣,干的是超体力的牛马活。李鑫与工人群众建立了密切的感情,矿工们亲切地称他为“施大爹”,他用喝鸡血酒等形式与工人拜“把兄弟”,组织“兄弟会”。 李鑫把工人的苦难史记录下来,利用矿工中流行的民间曲调,填上揭露资本家剥削压迫、诉说砂丁苦难等内容的歌词,编写了《走厂调》《月叹穷》《十二杯酒》《八点钟》《过年调》《点兵调》等20多首歌谣,在矿工中辗转传抄、广为流传。

    通过李鑫等同志卓有成效的工作,建立了共产党在云南的第一个矿山支部。1928年底,在矿山支部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个旧矿山特别支部,党员7人。

    石墙子开出的郁烈之芳

    1929年4月,李鑫、戴德明在个旧锡务公司马拉格矿领导发起了要求加薪、改善工作条件的罢工,矿方被迫答应了工人的要求,持续5天的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矿工的革命活动,引起了锡务公司总经理陶继鲁的注意,他与矿警队长陶玉清密谋策划,准备抓捕李鑫等人。同月,李鑫准备发动一次工人武装暴动,意图夺取马拉格的矿区武装。不料,一个“欀头”(矿场技术指导和安排劳力等事务的头目)在酒醉后泄漏机密,引起公司的警觉,即与县府包围了马拉格工房。敌人在搜查中发现了几本地下党散发的秘密刊物,立即逮捕了公司内有嫌疑的李鑫、戴德明、杨逢春3人。紧接着,巨伯年和吴镇祥被捕。陶继鲁妄图以李鑫等为人为突破口,以高官厚禄为诱饵,以此获取地下党的机密,李鑫等不为所动,陶继鲁凶相毕露,严刑拷打,李鑫等人大义凛然。5月11日,敌人将李鑫等5人押解到蒙自。16日,李鑫、戴德明、杨逢春、巨伯年4人在石墙子英勇就义。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李鑫平静而从容地迎着地狱之门走去,而他鲜血浸染的南国土地,在经历了严冬霜雪之后,开出了壮美鲜红的郁烈之芳。李鑫牺牲时,身上穿着破麻布衣,脚上穿着草鞋,全身上下一贫如洗。6月,中共云南省临委报中共中央的《滇组织工作报告》称:“这些都是云南党最好的干部,他们的死,实使党受了巨大的损失”。5年后,同学在悼念他的文章中赞誉道:李鑫“伟大的精神浸遍了全国”。1941年1月,周恩来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嘱托从延安回云南的朱家璧同志:“王德三、李鑫同志是我党的好同志,他们牺牲得很英勇,你从这里带一百元钱回去,分送给两家的亲属,表示组织对他们的关怀。”

    李鑫在云南建党之初开拓性、创造性甚至独创性历史贡献,为党的事业在云南落地生根做了历史奠基,使他无疑成为云南建党的创始人和历史推手。同时,他在云南建党伟业中锻造的革命精神和人格风范的先进性、崇高性和纯洁性,已沉淀为党继往开来的一种历史底色和精神底气。(执笔:杨伍荣)

编辑:姬祥虎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