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逃课爬火车被带到昆明 再见爹娘却已是25年后

2017-11-08 08:47:35来源:春城晚报

    1993年至1994年,年幼的黄小华和余小亮分别进入昆明市儿童福利院,并成为了好友。同是走失找不到家的孩子,黄小华这些年一直渴望找到家人,并付诸行动。而余小亮则显得不是那么乐观。今年3月份,黄小华通过宝贝回家网果然寻找到失散多年的家人(晚报曾报道)。

    看到黄小华与家人团聚,激起了余小亮寻找家人的决心。在黄小华及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陪同下,余小亮来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龙翔派出所采集血样。等待了半年后,就在国庆节前,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分离25年,小亮终于再回父母的怀抱。

    自述

    逃课爬火车被带离家乡

    “教室很简陋,窗户上没有围栏和玻璃,很容易就爬出去了。”余小亮依稀记得,走失的那年,他已经上学了,但具体上幼儿园还是小学却不清楚。他记得那天家人把他送到学校后,他从教室的窗户爬出,跑到火车站玩。火车停,他下车,火车启动,他上车,两次上下车后,他来到了昆明呈贡,已然不知自己已经离家600多公里。在呈贡流浪一段时间后,他记忆发生偏差,误以为自己是呈贡人。

    流浪时,遇到很多好心人,给他吃给他喝,还把他送到救助站,后来警察又把他送进了昆明市儿童福利院。入院后认识了年龄相仿的黄小华,并成为了好友。随后两人同时被送到安宁的寄养家庭,成年后又一起来到昆明市西郊安置所。

    懂事以来,黄小华一直想要寻找家人,可余小亮却觉得希望渺茫。“等你找到,我再找吧!”当初的一句戏言,没想到却成了真。这些年,黄小华因同伴们说他像贵州人,他多次到贵州寻亲,谁知像是命运捉弄,他其实是昆明人,而安置所距家不到30公里。而一直以为自己是昆明人的余小亮,近日找到家人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贵州人。

    今年3月,黄小华通过宝贝回家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家人。作为好朋友的余小亮,还随黄小华回了家。看着黄小华一家团聚,重归家庭的幸福怀抱,余小亮终于鼓起勇气,在黄小华和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龙翔派出所采集血样。

    妹妹拥抱未见过面的哥哥

    DNA比对确认家人在贵州凯里

    等待总是漫长的,就在已失去耐心的余小亮到上海打工后,终于传来好消息,DNA血样比对到疑似家人,昆明警方让他回昆再次进行DNA血样采集。今年9月底,终于确认他的家人就在贵州凯里。

    “我去过北京、上海等很多大城市,就想着说不定哪天就在街上遇到失散多年的家人。”余小亮说,当年走失时,他已经到了学龄,因此有些许记忆,比如他记得有人叫爸爸余老川,妈妈叫银翠,自己的名字叫余小亮。爸爸是个修表匠,家里似乎还有个弟弟。事实证明,除了因口音问题,把“袁”说成“余”,其他基本信息都差不离。原来的他全名是叫袁小亮。

    儿时的小亮

    袁小亮说,这些年他在安置所里学会了帮厨,因此到很多城市打工。但去得最多的还是呈贡大学城,因为当初他是在那里被人发现的,他总以为自己可能就是呈贡人。谁知正好与黄小华相反,以为自己是贵州人的黄小华其实是昆明人,自以为是昆明人的自己却是贵州人。说着,袁小亮无奈笑了笑,他说去过那么多城市,可就是没有去贵州凯里,早知道当年就应该和黄小华去贵州寻亲了。

    “不记得了,印象越来越模糊,已经基本没有记忆了。”11月7日一早,在昆明市西郊安置所的宿舍区,袁小亮早早起床,收拾了房间,收拾了行礼,等着失散多年的父母到来。一旁陪同他的是黄小华,黄小华自从找到家人以来,越发的开朗,不时安慰着袁小亮,传授着过来人的经验。袁小亮心里很忐忑,因为他已经记不清父母的样子了。但他已经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此次就是最小的妹妹陪着父母过来找他。

    “小华,我真的找着家人了!”黄小华告诉记者,9月28日,他接到袁小亮的电话,虽然很刻意地压抑自己的声音,但他还是听出了颤抖音。“没有找到家人,就像一个没有根的人,去到哪里都像浮萍一样。”黄小华和袁小亮都这么认为。

    母亲找他头上的伤疤

    相见

    “我一定要揍这个调皮的坏家伙……”

    “我儿子在哪里?我一定要揍这个调皮的坏家伙,就那么跑了……”11月7日上午11时许,一阵爽朗声音传来,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中年妇女率先进入视线。这正是袁小亮的妈妈王银翠,嘴里虽然说着要揍这个走失多年的调皮捣蛋鬼,可走近后却一把将儿子揽入怀中,边哭边翻找着儿子当年头上留下的疤。“看他嘴上的疤就知道是了嘛!这就是当年那个比他大的小女孩给抓伤的。”袁爸爸的一句话就道出了袁小亮当年的调皮劲儿。

    父亲指出他小时候打闹受的伤

    袁爸爸名叫袁辅有,今年65岁,找到儿子他很是感慨。他说,他们家在贵州凯里,家附近就有一个火车站。那些年,孩子们玩的东西少,就喜欢到火车站爬火车玩。袁小亮更小的时候,也因为爬火车玩丢失过一次。只是当时比较幸运,小亮上了火车后,因为肚子饿找到餐车时,被乘务员发现,将他送了回来。而当时,那辆火车已经到了贵阳。

    袁辅有还记得,孩子丢失那年是1993年底,刚满6岁的袁小亮上小学一年级了。因为顽皮,都是他们送去学校读书的,那天午饭后,他们将小亮送到学校后便离开了,可谁知道晚上都没见小亮回家。他们找到老师,老师说那天下午小亮根本没有到学校上课。他们就去小亮平日里最喜欢玩的地方找,谁知都没有踪影。

    “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吧?”他们立即报警,可始终没找到小亮。后来,袁辅有还独自出门,到北京、上海、广西、广东一带寻找,可都没有结果。“也许他被卖到有钱人家享福去了。”面对熟人这样的安慰,袁辅有难过极了。他只盼儿子能平平安安。

    袁辅有最遗憾的是,母亲当年很疼小亮这个长孙,但老人没能等到小亮回家的这一天,在10年前便离世了。

    准备回贵州老家

    返乡

    “家里盖新房了,我们回家!”

    时间如梭,转眼已经20多年过去,去年底,宝贝回家网在贵州凯里开展寻亲大会,夫妻二人慕名前往,并做了登记。在志愿者的要求下,到当地公安部门进行了DNA血样采集。

    当好消息传来的那天,袁辅有和妻子几乎不敢相信,找了这么多年,儿子终于找到了。7日一早,在小女儿的陪同下,夫妻二人来到昆明,在昆明市西郊安置点见到儿子时,王银翠简直懵了,忘记了先前逞口头之快说要打那个调皮的小子,而是一个劲儿地翻找着儿子身上那些“记忆”。

    “儿子,这些年你在哪里生活?苦不苦?在寄养家庭还好吗?”王银翠不停地问袁小亮。袁小亮也不再如先前那般轻松自如,哽咽着回答阔别25年的母亲的提问。“你别问那些犀利的问题了,你让哥哥缓一缓。”21岁的袁朝凤,是袁小亮离家多年后出生的,自懂事起就听妈妈说,有个哥哥走失了。面对母亲连续的问题,她认为妈妈太着急,太犀利,都没给哥哥一点缓和的时间,消化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

    小亮一家和帮助过他们的志愿者合影

    “儿子,家里盖了新房了,我们回家!”王银翠拉着儿子,介绍着家乡的变化,希望儿子能跟她回家。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袁小亮前一天就开始收拾行李了,他也想回家看看,毕竟他已经25年没有感受过家庭温暖了。7日下午,在昆明市西郊安置所办理完手续后,袁小亮将随着父母先回贵州凯里认祖归宗,至于将来,他说以后再做打算。

    “家里很多人都等着你呢,还记得最疼你的舅舅、舅妈吗?”唠叨的话语,王银翠一直没有停过。

    与好友黄小华(右)

    见好朋友也和自己一样,寻找到了家人,黄小华很为袁小亮高兴。袁小亮还邀请黄小华和他一起回家看看。两人对将来,都充满了希望,毕竟有了家人犹如有了坚强后盾。(春城晚报 记者何瑾 翟剑 实习生易波)

编辑:黄頔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