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2017-10-31 15:55:02来源:昆明信息港

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昨天夜里,想了个问题,谁会是那个除了父母以外爱你如命的人?不知道谁能有如此之幸得这样一人。

    最近我在大理呆了一周,除去工作以外的私人时间都用来伤春悲秋了。想起了一个人,那个再也没有遇见过的人。

    三个月前来大理,在catfish遇见了,见到他那一刻,心动的感觉到现在都记得,甚至不敢多看他一眼,之后心里便有了牵挂,以为时间会淡化初见的欣喜,没想时间却在这份初见里增加了重量。于是期待有朝一日,会在大理的某个路口和他再遇。

    可是期待和时间都不靠谱,我们再也没有遇见。

    像我以前文里写过的一般,我和他真的变成了星星,没有彼此照耀,也没有相撞,只是在擦肩而过后,便忘记了对方的轨道。大千世界,寻找这个词只具有本身的意义,而无法付诸行动,没有谁找谁,只有谁忘了谁。

    像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般的事,我又干了一次。鼓着劲在走窜古城各个巷道,流连在那些他朋友圈里喜欢去的地方,甚至一度等在古城的周围,在烈日下在细雨里在星光黯淡的夜里在凌晨的石板路上……

    以为走着走着一抬头就撞见了。恩,我撞见了,我撞见了的是自己的软弱。

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无数次翻开他的电话号码,却始终不敢拨通,这不敢里有太多的怕,怕时光荏苒他已不在,怕他接通电话说“喂,你好,请问你是谁?你找谁?”

    前天晚上没有雨,拉开catfish的门,一开口“我来告别了。”和酒馆里的人,在座的人说,要离开大理回昆明去了。其实这声“告别”,是想和他说的,和这个我们初次相遇的酒馆说再见。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太难得,所以珍惜这词不要只是说说。有的人说完再见,就真的再也没见了。和他初次相遇那天,他说送我一段,回他“不用了”,如果送了,是不是会不一样,我们会不会有其他的可能?

    可是没有让他送,我在这座小城没有家。

    你会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么?会喜欢多久呢?

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下面的文字写于3月前,是我和他。

    最近认识了一个男子,某天在大理,朋友让我去一酒馆遇他,说那里的啤酒很不错。一进门拉开椅子顺势坐下,说“嗨”,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Y。心里一震,这一震的形容是:心突然变大了有重量感还有晃动感,让我全身不舒服。我想说的是一湾静水,湖面突然起来涟漪,即便很短暂,可是我这个吃素的人突然有了对荤腥的渴望。

    过了一周后,我再去回味那天看到Y的第一眼,长发梳理在脑后,双手相握杵着下巴,一脸深沉到骨子里,笑起来又像个孩子……我时常猜想,猜想那样的感觉是一见钟情么?还是幻觉呢?我不知道.

    他身上有让人致命的诱惑力,而他整个人对我所有的吸引是在那次见面后,在他念的诗歌里,在藏区他无邪的笑脸里,在凌晨的欧美音乐史里,在他的幽默感,在他的故事里……

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截止2月11日这一刻,我和他认识12天,就在那天见了一面,之后只是微信联系,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电话,好吧,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晓得朋友们都喊他Y。

    那天,在那个有2只猫的酒馆里,我们整整聊了一个下午,音乐,文学,时事,旅行,各种拉扯着下酒大概记得喝一款美国啤酒不记得什么味道,记得朋友推荐了一日本歌也记不得什么名字,记得Y的眼镜只有一边框架,另一只耳朵是没有架,为此我不自觉的看了好几眼,在心里偷笑。记得酒馆老板阿辉说他喜欢野哥的某篇散文,记得Y每说一句话好幽默。

    酒馆一别之后,我们便没有再见。他联系我是在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后,朋友圈内容“我是你一颗糖就能收买的女孩,也是你十座金山都换不回的姑娘。”之后就聊开了,经常给大脑放空的我大多都不记得聊了什么内容,可是记得和Y聊天的快乐,然后我变成那种常常对着手机屏幕笑的人,以前这样的人被我称为神经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花很多时间在和他聊天上,准时12点睡觉的我,现在都会和他聊到深夜,常常2点3点他还在念诗给我听,或是分享他在藏区的纪实摄影作品,或是他给我讲各种旅行故事,或是他做的肢体戏剧……大多数都是他在说,我在听,毕竟他年长我阅历丰富懂得多。某一晚聊到了凌晨5点,那一刻我真想从床上跳起来,捏捏自己的脸告诉自己:“宝同学,你已经不是1718岁了,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你如此疯狂的人事物了”。

    我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可是不愿意摊开来让众所周知,从小就习惯了将最美好的藏起来,觉得那样珍贵不能分享。对人也是这样,即便已在心里爱过千千万万遍,可是自己知道就好,对Y也如此。

16岁少女飞蛾扑火那样的事我86岁也会干

    那次离开大理回昆的大巴上,看到窗外的星星特别好看,给Y发信息,我想和他就做2颗星星,各自在不同轨道,一直眨眼睛,用这光照亮对方就好。

    读完上文以前写的,我好像又少女了一下,那种感觉始终都能让我颤栗,只是事实果真随着我想要的来,我和他不仅成了星星,还是那种不会亮的,在虚无缥缈的宇宙里,再也没有了擦肩而过的可能。

    而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忘掉他。

    明天我又要离开大理了,如果说以前有期待,而这次却觉得释怀。因为我知道16岁少女飞蛾扑火的事我86岁还是会干,对爱情我依然怀有期待。

编辑:上官艳君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