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基层作家警惕成为 “空中飞人”

2017-10-19 11:22:09来源:昆明信息港

夏吟,女,昭通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研究领域为文学、地方史。

夏吟:基层作家警惕成为 “空中飞人” ——以昭通作家群为例

    随着贫富分化越来越大,社会底层群体的生存状况的文学表达,也越来越受到关注,底层文学对于构建和谐社会有重要认识价值,“关注底层,倾听底层”的呼声让底层写作成为中国文坛流行词汇。但报刊上底层写作的报道和评论中,常名列大量官员。这些官员出门是专车接送或“打飞的”,成天做着空中飞人,多数时间沉没在会议、酒局、饭局、笔会、招待、沙龙、讲座中,下基层则前呼后拥,四季交替着到风景优美的地方走马观花采风,用他们的作品中呈现的底层来代表中国底层现实,让空中飞人来叙述大地的细节,是一个荒诞的笑话。从一种意义上说,说他们的作品是在延续中国的“士大夫文学”更恰当。

    长期占据着体制内重要话语权部门,并被他人或者自己到“操作”重要位置上的所谓底层写作者,自己想不假都是不可能的。已经居住在庙堂上的人,自己不高高在上,别人也要把他供奉得高高在上,无论他主观意识上怎样要主动站在底层民众立场上去,但他自己的处境不是底层人的处境,他周围的人也不是底层人,他的价值观人生观也不是底层的,他们享受的奢靡的物质生活,更是让他站不进底层去,没有生活在底层的人,心也不在底层的人,他们写的底层,有的是在关怀底层,有的是在和底层人摆拍留念,有的是对底层恩赐一点居高临下的怜悯。这些作家在文学中想象底层生活,善于在文学作品中装模做样、装神弄鬼、搜旧猎奇、访贫问苦,把作品写得很底层,其实这是伪底层。这些作品总体缺乏文学性和文化的批判精神。

    真正从事底层文学的写作者“却另有一种孤独而执拗的写作力量在用尽生存之力呼喊着敲打着文学之门”[1]真正的底层作家应该以昭通作家群、曲靖作家群、小凉山诗人群中的生活在州、市、县的基层作家为主的写作者,这些在创作环境、文学传播和人际资源上都不占优势的基层作家,更能够写出底层人群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存困境。昭通作家群等基层作家群体应该成为底层文学评论和研究的对象。

    以昭通作家群为代表的基层作家群中的大多数作家依然居住在中小城市甚至乡镇村,他们生活的地理环境贫穷落后边远,他们的职业、收入和地位也处于底层,他们中的一些人曾经或现在依然是失业者、农民、乡镇企业工人、打工者、乡村教师、小老板等。基层作家群在写作中最大的优势是他们经历和旁观的底层故事多,正在走在曲折漫长艰难的底层之路上,他们写的底层生活不是采访来的,也不是观看来的,而是他们生命中现实发生过的,他们生活的内容就是底层生活的内容,底层人的生存变化对他们来说是直接的生命体验。

    基层作家是作为底层人来书写底层人的生存状况的,他们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体验着底层人的处境、底层人的遭遇、底层人的辛酸,基层作家写底层,能达到创作主体与被创作的主体经历上的相似性、感受上接近性、情感上的理解性、思想上的真挚性、环境上的同一性,如昭通作家群中的部分基层作家能冲出来,是因为他们写底层生活的高度接近地气,部分写农村题材的昭通作家自己就有长期的农村生活经验。

    在纯文学处于困境的时代,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依然有以昭通作家群为代表的基层作家们在坚守着纯文学,基层作家们放眼世界、脚踏实地,创作出一批批有审美特质和精神内涵的文学作品,扩张了底层文学影响力。但是以昭通作家群为代表的基层作家们也需要警惕文化底蕴腾空、写作个性腾空、精神价值腾空和文学性原动力腾空,防止成为另外一种形式的写作空中飞人。

    一、 警惕文化底蕴腾空

    基层作家整体文化水平低于大城市作家,我常听到一些基层作家说出“我文凭低。”“我文化水平不高。”“我读的书少。”“作为基层作家,我的特点是文化也低。”“我看不懂《红楼梦》。”“我看不懂卡夫卡。”“我不知道魔幻现实主义是个啥东西。”等话。对此,基层作家们要清楚:一个人的文化水平和文凭没有直接联系,文化底蕴和文凭也不直接挂钩。这一点,从民国大家沈从文身上就可以看出,谁也不敢说仅有高小学历的沈从文先生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在世界文学史上我们也能找到高尔基等若干低文凭的文学大家,大家熟悉的莫言文凭也不高,但他肯定比许多博士的文化水平高。一个人的写作质量和文凭高低没有直接联系,但一定和作家的文化底蕴有直接联系,优秀文学作品都是文化底蕴深厚的作品。

    基层作家可以“学历低”,但是不能让自己长期处于“文化水平低”“读书少”的状态上。写作本身是文化事业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文学是以拼文化综合实力拼文化底蕴为冲刺力量的,作为一个从事文化事业的人没有文化,那就是空中飞人,而且是没有能量补给的空中飞人,是永远也飞不高、飞不远的在原地打转转的空中飞人。

    文学之花在没有文化底蕴的人群中绽放不可能长久,没有文化支撑的作家的写作是没有后发力、持续性和影响力的。文化是写作的重要养分,是写作的加油站,是灵感的激发器,而多读书是你提高文化水平的主要方法。从事文学写作,起码要有足够文化常识。其他人不读书行不行?可以。但是写书的人,不读书肯定是不行的。写作者的眼光、眼水和眼界,气度、气势和气概,都需要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历练出来。写作者必须在心里建立起一个通过阅读进行纵横比较的坐标,在比较中建立自己的底气。在读书和提高自己的文化底蕴上,昭通作家群可以说是做得非常好的,昭通作家群整体有你追我赶的读书氛围,阅读经典在昭通作家中蔚然成风,同时,昭通作家群中的作家大多数注重研究地方历史文化,善于田野调查,注重收集民间文学资源,为自己的写作积累了厚重的文化资源,同时,昭通作家群整体都在想方设法进修学历和争取鲁院学习等深造机会。

    文字活是一门技术活,虽然有少数人是无师自通地掌握了写作方法,这少数的人被大家赞扬为天才,但在云南这样的边省,天才的数量较少。而且,如果你放眼全国,你会发现,有文学天赋的人其实数量还是很多的,在全国的平台,同样是开了天眼的有文学天赋的人,大家也还是有得一拼,大家需要拼的就是文化底蕴加专注勤奋。

    在大多数基层写作者那里,写作技巧都不是天赐的,还是通过自己苦读、苦修、苦练、苦写、苦改而慢慢习得的。基层作家需要经常问一问自己:我是否掌握文字、形象、故事、画面和理念的魔术?基层作家在写作方向、写作题材、写作理念等上感觉到难以为继时,也许正是“更上一层楼”的契机,而要做到更上一层楼的飞跃,需要丰富知识,博览群书,和活着的或者死去的有文化底蕴的高人交流,通过知识补充来修正写作方法、变化写作角度、寻找写作参照。基层作家如果有文学难度和高度的书读不进去,写作上的许多道理,还真的难以想通悟通,是难以更上一层楼的。

    在基层从事文学创作的作家,不要认为自己写的是自己家门前的事,就不需要进行理论学习。没有文史哲知识作为写作基础,作家是难以深入到真正的现实生活中去的,也难以深入到人性的深处,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有宗教、哲学、社会、伦理、历史知识作为依托,这就对基层作家提出了包括哲学、社会学、风俗学、地理学、美学等修养要求。昭通作家们对地方文化研究深入细致,夏天敏、曾令云、潘灵、胡性能、雷平阳、吕翼等作家的作品普遍非常重视文学的地域性表现,昭通文学作品通过对地域性的丰富多样的人生、人性、人格的描摹,对昭通的民风、民俗、历史、文化、宗教和地理景观、城市环境进行了多方面的描写,实现了文学作品的哲学、社会学、风俗学、美学、文化等学科的多重意义表达。

    正是因为厚实的昭通文化支撑了昭通文学作品,昭通文学作品才上了档次,顺利完成“跃上一层楼”的飞跃,而昭通作家们在文学之路上体验到“一览重山小”,马上会发现“山外还有山”,会更明确自己还有众多的过去没有看见的山峰还需要攀登,会更加主动地夯实自己的文化底蕴。

编辑:孙红亮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