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的止息 关键在于不盲从盲信

2017-09-14 09:15:46来源:昆明信息港

    “新闻不能宣布一个人死亡,只有医生能。”

    这句来自美剧《新闻编辑室》的话,被写入了国内的新闻学教材,成为近些年来屡次被引用的一句经典。原因在于,这句话几乎是对过一段时间就发作一次的“名人去世”谣言最有力的批驳。而批驳的对象不仅是谣言的源头,还有被裹挟其中的大众传媒。

    耐人寻味的是,昨天上午,类似的谣言再次甚嚣尘上。网络传播发达的时代,“褚时健去世”这几个字能挑动一大群国人的神经,无论是商界精英、媒体人士还是云南农民,都能迅速认识到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这个没有经过来源核实的信息立即被四处转发,掀起一场小风波,然后迅速平息——接近褚时健及其家人的消息源证实,“褚时健去世”是谣言。仅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件事就被传统媒体纷纷辟谣。

    成龙、金庸、摩根·弗里曼、普京……从娱乐界到政界,又到商界,名人“被死亡”的事件近年来屡屡出现,无一不是以辟谣宣告结束。这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伴随着传播方式变革、传播速度加快和商业思维的更新而产生的必然。

    网络传播从个体间到群体,传播形式经由网络整合变得十分复杂,传播的消息来源也会因此变得难以考证。传播者和受众的角色转化在网络上再平常不过,这让未经证实的消息反而成为最容易传播,且最先占领公众视野的消息——一般人不用付出核实消息所必需的时间和精力成本,既不用也无法追溯消息的最初源头,最多付出一些自己为此背书的成本,就可以成为人际圈里的意见领袖,甚至成为引领公众注意力的人。这有点像赌博,赌的是尚未核实的传言有多少真实性,筹码则是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收获和付出两者相较,显然转发未经核实的信息可能带来的好处更大。而这,正是国家出台一系列涉及互联网的法律法规要予以规范的状况。2015年的《刑法》修正案中已经明确规定,传播网络谣言要入刑。法律的介入提高了转发真假难辨信息可能付出的代价,也遏制了谣言产生和蔓延的势头。只是,昨天上午的事情表明,这类谣言还有滋生的土壤。

    今天,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多种多样,有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也有微博、微信、网络论坛等新媒体。尤其是基于社交软件的新媒体发布平台,让“每个人都是媒体”成为了现实。它一方面大大降低了信息分享的门槛,让信息发布权落实到了每个人手中;另一方面却又无力阻止这种权利的滥用,难以防止虚假信息的扩散。而当下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融合已成大势,信息在各平台上流通的效率不断加快,稍不留意,虚假信息就会爆发式扩散。更糟的是这种现象是可以被利用的,吸引受众、进行商业炒作算是后果比较小的,如果造成了危及社会公共利益甚至安全稳定的后果,追究起来,传播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不能免责。

    反思类似事件,国内IT业者迅速反应。昨天下午,腾讯和中国科协宣布将联手行动,用人和人工智能联合的方式打击网络谣言。国内有传媒学者指出,因为谣言大多源头单一,传播有时间滞后性,所以使用人工智能迅速“定位”始作俑者是可能的。而具体分析谣言内容,杜绝谣言传播和辟谣,更多还是要依靠人的智慧来把关。应该明白,打击只是一方面,如何培养公众独立思考、不盲目信任的习惯,提高科学普及水平,这些才是后面要花大力气做的事。(都市时报评论员陈唯一)

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