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实践者]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八位海归科学家:与世界顶尖选手并跑的人

2017-09-12 17:27:26来源:中国经济网

“哈佛八剑客”(从左至右:任涛、张钠、王俊峰、王文超、张欣、刘静、刘青松、林文楚)在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合影。经济日报记者 沈慧/摄

    “哈佛八剑客”(从左至右:任涛、张钠、王俊峰、王文超、张欣、刘静、刘青松、林文楚)在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合影。经济日报记者 沈慧/摄

    安徽合肥科学岛,有一支远近闻名的团队,他们有一个颇为侠气的名字——“哈佛八剑客”。2009年,在王俊峰的带领下,同在大洋彼岸工作的“七剑”——刘青松、张欣、张钠、刘静、王文超、林文楚、任涛,陆续离开哈佛大学医学院,登上科学岛专心科研。

    他们依托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强磁场大科学装置开展生命科学研究,实现了与国际顶尖水平“并跑”。“越出国越爱国”,刘青松的感慨,道出了归国哈佛博士们的共同心声。

    “远离尘嚣,最适合做科研”

    合肥?科学岛?“怎么挑来捡去,最后选了这个地方?”5年前,彼时还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的张欣,听说好友刘青松要落户科学岛,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仅如此,刘青松还热情地邀请她和老公王文超一起去。

    科学岛位于安徽合肥市西北,三面环水、人烟稀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又不是找不到工作。”不仅张欣诧异,周围的同事也不理解,刘青松却异常坚定:“岛上绿树成荫,远离尘嚣,最适合做科研。”当然,他也相信“大哥”王俊峰的选择不会有错。

    2009年6月的一天,历经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39岁的王俊峰首次踏上科学岛。在与时任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书记、强磁场中心主任的匡光力研究员谈了一个上午后,王俊峰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给妻子拨通了越洋电话:“一个崭新的国家大科学装置平台将在这里拔地而起,在这个平台上,只要你敢想,就有无数的可能……”这头,他像个孩子一样喋喋不休地描述着科学岛上的种种见闻,那头妻子安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知道妻子在犹豫什么:他们在美国生活安逸,已经获得了绿卡,而她也有着稳定的工作,待了十几年的美国已经那么熟悉,为什么要回国呢?最终,妻子还是选择了支持自己的丈夫,她太知道王俊峰心里渴望什么——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做自己喜欢的科研工作。

    2012年,刘青松在王俊峰的邀请下来到科学岛访问,几番畅谈后,二人一拍即合,在征得同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的妻子刘静支持后,夫妻二人毅然决定回国。很快,在刘青松的说服下,张钠回来了,王文超、张欣夫妇也回来了。之后,随着林文楚、任涛的加入,“哈佛八剑客”完成了最后的拼图。

    “能用一流实验装置,很幸福”

    都不是安徽人,也都未曾在这里念过书,“哈佛八剑客”之所以能够万里迢迢奔赴科学岛工作生活,很重要的是源于强磁场的魅力。

    与极低温、超高压一样,作为科学探索利器的强磁场是现代科学实验最重要的极端条件之一,可以使得物质特性发生变化。对强磁场的认知往往伴随着重大的科学发现,自1913年以来,19项与磁场有关的科技成果相继获得诺贝尔奖。

    按照既定计划,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2008年开工建设,建成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稳态强磁场装置的国家。在“哈佛八剑客”眼中,随着经济、科技实力的增强,国内的科研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八剑客”的话说,“利用一流的实验装置,在磁共振生命科学领域自由探索,没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而且,依托强磁场大科学装置与技术,在分子、细胞、组织、动物模型、人体等多个层次开展重大生命科学研究,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王俊峰、张钠擅长研究蛋白和核酸的结构生物学,张欣负责研究细胞生物学,林文楚重点研究新型的动物模型,刘青松、刘静、王文超和任涛则组成药物学小团队。一个有所区别而又环环相扣的学术链就这样形成了。

    撸起袖子加油干,事实印证了他们的选择。刘青松、刘静课题组研究发现,“老药”依鲁替尼可应用于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和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张欣课题组与大连化物所李国辉课题组合作,在磁场抑制肿瘤细胞生长机制,以及磁场联合化疗药物抑制肿瘤细胞生长方面的研究取得了系列进展,相关研究从实验上证明了稳态磁场在肿瘤治疗方面的潜在应用。

    回国后的几年里,“八剑客”已发表学术论文几十篇,其中多篇成果发表在《自然》《科学》等国内外权威知名杂志。“短短几年,这个团队已在国际相关领域初步显现出影响力,很多人的科研成果比在哈佛时还要大。”匡光力如是评价。

    宝剑锋从磨砺出

    2009年,强磁场中心还处于第一个五年建设阶段,科研大楼还没完全建好,大部分仪器还未到齐。为了不耽误科研进度,王俊峰一头扎进了破旧的小红楼,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实验,就连很多实验器材都是从兄弟单位借的。

    不仅“硬件”欠缺,质疑声也一度不绝于耳。几年前,听说刘青松等人要创制新药,一些专家好言相劝:“这事我们都试过了,太难!”“还是老老实实做点基础研究发点文章吧!别搞到最后连团队都养不起。”担忧之声并非毫无理由,药物研发是一个高度学科交叉的工作,从学术界开始进行药物研发以及相关研究,在当时国内不很完善的相关环境下确实颇有难度。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许多肿瘤的发生是由某些与生长相关的‘激酶’发生突变导致异常活化引起的,研发针对突变激酶的‘靶向药物’,有效抑制这些激酶的活性,就可以达到抑制癌细胞增长的目的。”刘青松认为,针对这些靶点筛选药物,首先需要建立一系列高效的“靶子”,以便评价药物的好坏。

    瞄准了方向,刘青松带领研发团队从零开始,用4年多的时间,针对临床常见的癌症相关激酶靶点,构建了仅依赖于目标靶点基因生长的大型癌症激酶细胞库。

    目前,该细胞库已经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于激酶靶点的全细胞筛选库,填补了国内新药创制领域此类检测体系的空白,将为抗肿瘤新药研发提供有力支撑。“有了全细胞高通量筛选库,可以快速、准确地检测出药物对激酶靶点的打击活性,同时对药物在临床上可能产生的机制性毒副作用作出预测。”王文超介绍。

    有了这一细胞库,团队目前已针对白血病、淋巴癌、肺癌等癌症开发了一系列激酶抑制剂,申请了40多项国内和国际新药发明专利。今年“八剑客”成果中就有一项针对急性白血病的创新药物正在向国家监管机构申请临床试验。

    宝剑锋从磨砺出,如今,“哈佛八剑客”希望借力强磁场装置能够取得更多一流学术成果,研发出抗肿瘤新药和临床精准用药的新方法,同时培养出更多好学生。(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沈慧)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