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时刻——我的5年故事】不光有空姐 这里还有我们

2017-09-11 11:16:11来源:昆明信息港

    编前语

    8月29日,昆明信息港开启【幸福时刻——我的5年故事】征文活动,意在生动记录、广泛分享五年来昆明每个人的幸福瞬间,全景展现党的十八大以来昆滇大地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优秀作品将在昆明信息港网站、微信公号等平台发布。

    今天,这位网友改变了大家对民航系统的固有印象,除了空姐,对于其他工种则觉得很神秘。作者的故事中,让我们看到了航空工作者的另一面……

    苏拎个凳子缩在角落里专注的解这一年的高考题,已经弓成个虾,原本就瘦,此刻更没了形状。如果没有到民航,他也许会成为一个教育家,或者,学者。传说《飞机维护训练手册》已经被他倒着顺着各背了三遍。

    此时小标正在发表演说,音量很足,人多,如果不采取这种方式很容易被淹没,他大声的说:如果当年没考上大学,我应该会在家后面的山上开荒种上水果弄成大片果园,然后养很多羊,骑着它们在山上走来走去。

    传说那座山上只有他们一家人。果园和羊群,让大家产生了无限向往,于是问,你想养多少只,他说几百吧,有人问,那我们可以去吃水果吗,他说,当然可以,然后有人想起来,插了一句,你前几天不说你家不通车路吗,你的水果拉不出来啊,怎么卖?于是,一次纸上谈兵的计划轰然破灭了。

    这很常见。那时,大家都年轻。我们工作的地方叫机库,就是给飞机做定期检修的点儿。

    办公室里,一排桌子从房间的这头拉到那头,大家随便找位子坐下,桌子的两边各一排人,俨然谈判的情景,其实聊的都是七荤八素没边没眼的开心事,这时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美国总统怎么又来了?大家还没来得及围上去,立刻便有人发现,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报纸。

    苏和小标先我一年进单位,报到的那天,我怀着新人的谨慎,在他们面前低眉顺眼,这在以后的几年里成了他们的话柄,说,你一开始装的太像了,让我们几乎以为来了个淑女。

    机库里真正的淑女是文,她是我见过的女生中脾气最好的,永远的轻声细语缓缓道来,比我早两年工作,显年轻,年轻到让我嫉妒,于是我小肚鸡肠的打击她,你能把自己打扮洋气点吗,太土了,她嘻嘻一笑,从不上心。

    初次见她,是单位要号召大家捐款,我一摸,不着分文,文站在我旁边,说,我借给你吧,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钱。文从不用钱包,不用手机,不化妆,不穿短裙,不穿无袖装,不做任何超出学生行为的举止,总之,她是个好孩子。

    这一年,一群新员工分住在单位三栋宿舍楼里,再也不分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发了工资各自买个自行车,周末一群人骑车到超市里买东西。为了省下7毛钱的塑料袋,我们各自备了个口袋。

    小标家乡盛产火腿,有时,我们就集中在他宿舍里改善伙食,吃喝完毕,再到苏的宿舍唱卡拉OK,苏买了个电视,自带了一个话筒,大家唱的都很走调,然后不服气,找台阶下:唉,这破电视,完全唱不出质感来。

    这样的时候苏都只是旁观者,从没听过他唱歌,比起这个他更爱在纸上解各种疑难杂题,他和小标都来自遥远的乡镇,我有时佩服得紧,于是问他,你怎么就能把自己学习弄那么好,他说,小时候背着弟弟妹妹去上学,爬山路爬怕了,对自己说,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于是一发狠,考上了清华。

    小标家也穷,为了让他上大学,哥哥们弄个破相机,走乡串镇的去给附近的村民们拍照片帮他赚学费,四年大学,因为没钱买计算器,小标变成了心算高手,即使是面对郁闷无比的复数,他依然可以运算自如,这让我惊讶了很久。

    某一天,临着机坪的那道门被关上了,再过几天,门没了,砌成了一堵墙。这一年国际上有件非常大的事,911。

    一大早,同事跑来说,美国被炸了,大家立刻分头翻看椅子上的各种过期报纸,未果,于是各自表达出强烈的怀疑,最终,散布话题的同事被问懵,敲着脑袋说,也许吧,可能是我听错了。

    真正证明这件事并非空穴来风的,是紧接下来的一拨接一拨的安全整顿。我们才意识到,安全没弄好,原来可以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进机库需要过安检,也许是几年以后的事了,但911事件几乎是整体性的提高了整个世界民航的安全级别。

    然后,温和的文结婚了,男孩们都咬着牙齿祝福,潜台词是:这小子下手太快了!随后的几年里,她和老公一起爱上了英语,开始上各种补习班,越发像个学生。

    这一年,小标顺利的分到了鸳鸯楼,名字起得浓艳,其实就是简单的一室一厅,我们有时去蹭饭,因为不愿意洗碗,于是拍他的马屁:你太有条理了,你家怎么会那么干净呢?他当了真,于是边干活边得意的给我们传授家居心得。

    苏的情况更理想,分到了新房,可他的注意力依然在各种努力学习中,空荡的毛坯房,他不着急装修,没水没电,每天吃了饭跑去,他一个人对着墙大声背单词,结果是,他把自己活生生练成了一本字典。

    这一年,我们的机库生活结束了,我和小标先调走,他去了生产,我去质量,随后苏也走了,去了技术。

    然后,我们又有了新名字:东航云南公司。与上海的往来频繁起来。多的时候一个月要过去两三次,我问小标,来,说说上海,他立刻说,哇,七宝的老鸭粉丝汤太好吃了。

    B2517和2518,这两架全国最早的737-300型飞机面临退役时,公司已经有了30多架飞机,每天繁忙的起降着,这个当年只有靠着批条才能坐的交通工具,现在,再平民不过。

    我与同事们一起准备着这两架飞机的资料、文档和各种文件做移交,那些久违的纸张在光线下清淡的扬起灰尘,仿佛打开一个久远的故事,关于两位长者的身世与经历,还有一步步走过来的路,我心里面忽然有些感慨,从年轻到中年然后缓缓落幕,步伐慢下来,却依然精神矍铄且忠心耿耿。

    当我们快接近40架飞机时,文走了。她要远去加国,为自己这么多年来认真学英语找个归处,与文一起吃饭时,我们尽量避免让告别的情绪蔓延开来,说着未来的憧憬,说着加国枫叶红的时候拍照片给我看,说着无关的种种,我说我来送你,她一口拒绝了,说你不要来,她把我送到她们家楼下,我快速的发动着车子,然后把车窗摇起来,没有回头。

    在这里,她并不是第一个离开的,早年,隔壁的隔壁宿舍住着一位学长,他并不多话,只偶尔以长辈的身份教育我们几句,大概是两年后,有同事神秘的说,他出国了,过一段他的母亲来辞职,据说当时的领导拍着桌子异常生气的说,他为什么不敢亲自来见我。领导的生气虽然有理由,但他不自己辞职也是有苦衷的,彼时单位里为了保证队伍的稳定性原则上是不准辞职的,他只是担心自己的出国梦成了泡影。那时的我们没有人敢公开议论这个事,心里面都暗暗的有些惊讶,当然也包括稍微的不理解。

    文的辞职,顺利得多,民航这个原本有些闭塞的企业也慢慢接受着新的观念与工作方式,逐渐打开。

    苏换了个大房子,我说为啥?他说要把两边的老人都接来住,热闹。小标也搬出了鸳鸯楼,结婚了,他也把父母接了来。

    有时一起吃饭,小标的声线已经降了好几个度,几年前,他开始管理一个几十人的小部门,不再说那些荒腔走板的话,我们讨论孩子的教育,讨论着又有新飞机要来了。已经有同事去上海学了空客的机型执照。这一年,我们的飞机已经快到80架。据说长水机场的两条跑道已经不够用,机坪一直在扩,还会有新的跑道。

    早晨的办公楼下,有今年新分来的同事高声的唱: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他们刚军训回来,在做岗前培训,年轻而素净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声音很高,我笑着和同事说,别把楼给唱共振了。其实,当年的我们又何曾不是这样,认真的系着“青年志愿者”的绸带,到新投成的候机楼里做服务,巨大的侯机厅,我们积极的找着自己的方向。(浅若)

编辑:曹月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