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遥:别给其它人说这是我送的……

2017-09-08 11:15:05来源:昆明信息港

肖遥:别给其它人说这是我送的……

    画家大风是我从前的邻居,我们多年前都蜗居在城中村,他趴在玻璃茶几上画4尺宣,茶几还是我帮他从旧货市场上用自行车颤颤巍巍驼回来的。他送了我一副花鸟小扇面以表答谢,如今他的画价飙升,若像梵高一样英年早挂,画价更会翻着跟头的往上窜,那些买了他画儿的人,可能都在盼望千万要比他活的长。大风还盘问过我,是不是早把他的画揉了擦桌子了?我说:“真的画家,要勇于面对被撕碎的作品。”

    大风曾托我写画评,却嫌我没有一丝被钦点为吹鼓手的荣幸,我也自知不会把他写的跟神一样,就推荐了小西写,小西熬夜写了篇死长死长的文章,大风与其说受用这篇文字,不如说受用小西受宠若惊的态度,虽然这篇20000字的文章见报后只采用了200字,但大风头脑一热还是发私信给小西说要送她一副画表示感谢。

    小西去取画时画家正端坐在巨大的根雕茶海前对着一群女粉丝们坐而论道,小西紧张地打嗝也没能影响他的高谈阔论,“女粉的仰慕”是大风有了一点名气后,体验到的第一个好东西,就像燕窝对女人的滋补作用。可是,因为得顾忌老婆的情绪,一般粉丝见面会的时候都邀请夫人作陪。侧身坐在角落的蒲团上的小西,好容易才学着像画家夫人样,把两只脚塞进腿底下。

    令小西纳闷的是,每当女粉丝们目光灼灼,画家就会切换至秀恩爱频道:多年前他还没画室,除了在茶几上画,就只有到少年宫去画,顺便指点一下小朋友,小朋友画画,妈妈们在另一间教室做瑜伽,妈妈们都爱慕大风仙风道骨,喜欢拉上他一块做,有次他老婆来探班,老妖精们本以为自己徐娘风韵,没想到男神的老婆比妖精还妖精,老妖们看看夫人的露背长裙,再看看自己的“游泳圈”,庆幸自己没冲上去……这段活色生香的八卦由大风亲自讲述出来,让在座妖精们都臊眉搭眼,好像个个都心怀叵测似的。可不,大风这样自黑,顺便撇清了自己,也顺便向夫人致敬。

    小西一眼瞥见夫人端庄地坐在蒲团上微笑,在大风眼里,夫人的笑容像蒙娜丽莎样母仪天下,在小西看来这女人的笑像蒙娜丽莎样皮笑肉不笑,令人想起爱丽丝.门罗的小说《幸福过了头》里面的描绘:“有这样一类人,他们无论去哪里,都显得那么的体面乐观,似乎能把他们所到之处净化一新,对这些人说话,你得字斟句酌,免得显得格格不入,你的一生在他们面前,总会被视为一场丢人的狼奔豕突,一个巨大的错误。”

    大风没想到的是,年轻的粉丝们才不像当年的妈妈们,比如小西就坐不住了,索性抽出盘的酸痛的两腿,歪在了沙发上。事后还牙尖嘴利的对大风两口进行了报复性剖析:“有没有觉得他给粉丝们泼凉水泼的很自作多情?他那段夸老婆几个意思?是委屈他身不由己--‘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还是在暗示女粉们迎难而上?还有他老婆,装什么公主?真的公主从未有机会直面生存的险恶,也不会向现实妥协,只有灰姑娘才需要演戏……”

    再说大风,当小西提到送她画的事,大风的表情像便秘了一样,捣鼓半天,挑出一副抹了几笔的大写意,不情愿的递给小西,悄悄叮咛:“别给其它人说这是我送的,有人出两万我都没给……”

编辑:任骥远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