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里的另类常客:流浪汉小摊贩自由职业者

2017-09-05 07:55:45来源:昆明信息港

    昆明信息港讯(都市时报 记者王娜)图书馆是最能展现一座城市的文化和情感的地方。昆明书城就坐落在昆明最繁华的地带——南屏街,不管是流浪汉、自由职业者或是流动小摊贩,都能在这儿找到一处歇脚地,通过图书馆,他们开始了解这个不太熟悉的世界,为人生的下一站做准备。

图书馆里的另类常客:流浪汉小摊贩自由职业者

    “看书能消磨时间”

    “我杀过人。”

    2009年,在潮汕的一起打架事件中,李世继因防卫过当误杀了两个人而锒铛入狱。出狱后,李世继回到了云南元谋老家。因长期酗酒,他曾突发脑溢血,有轻度的偏瘫,至今,他部分手指的关节已经不能自由屈伸。

    36岁仍未婚的李世继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今年8月,他身揣一百多元钱来到昆明,打算找一份工作谋生。刚下火车不久,他的钱包、身份证等就被偷了,在补办身份证期间,他在昆明当起了流浪汉。

    免费开放的图书馆成为了李世继消磨时间的主要场所。8月31日晚7点10分,李世继再次出现在昆明书城四楼,他身穿迷彩服、头戴牛仔帽,手里提着一瓶矿泉水,径直走到咖啡吧的一个空沙发旁停下脚步,将迷彩外套脱了搭在沙发背上、矿泉水瓶放在桌面,这样把座位占下。

    他环视一周,发现斜前方桌面上放着一杯没喝完的饮料,便大步走过去拿起饮料放到嘴边吸了两口。随后,他在墙角隐蔽处挑了一本名为《殉罪者》的推理小说,将手上的两样东西规整地摆放在桌板上,然后躺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以每分钟一页的频率翻看着,每翻一页,他就换一只手握住书,时不时会皱起眉头。

    晚上8点15分,李世继站起身,披上外套、戴起帽子,提着矿泉水瓶,以一步两层台阶的速度跨完自动扶梯。在昆明书城出口处,他点燃一根烟头,走到广场休息台边坐下。面对陌生人的搭话,他有些吃惊,连连摆手拒绝,但转念又敞开心扉。

    李世继说,每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他会待在昆明五华区图书馆,在电子阅览室里上网看视频,7点左右会来到南屏街昆明书城看书打发时间。他最喜欢看杂志和战争小说,读者、意林和知音等杂志是他的最爱,由于有高中文化,书本上的内容他都能看懂。期间,饿了他就去桥香园里吃别人剩下的米线面条(他称之为“流水宴”),顺便在街上捡些瓶子和纸板,“一天能卖两三块钱”。

    对于未来,李世继的规划很明确,他拿出补办身份证的信息单说:“过几天领了身份证我就去人才市场找份保安工作,找不到的话就回广东去,那里的气候暖和,晚上在外面不冷,适合我这种流浪汉待。”

    临走时,他向记者提出:“给我五六块钱买碗小锅米线吃吃嘛……”

    “我工作比较自由,没事就来”

    9月1日中午12点左右,30岁的林娅从和平村步行了半小时到达昆明书城,找了一本外国小说,在四楼咖啡吧一角坐下。

    林娅几乎每天都来书店看书。“一待就是一个下午,每次来都穿同一套衣服,身上有点味道。”书店的保安师傅已经记住了这位客人。长时间的穿着,黑色的磨砂半筒鞋鞋头蹭得圆滑发亮,过肩的中长发也因许久未洗成片粘连,但这并不影响她看书的心情。

    林娅很喜欢看小说,以平均每天一本的速度看完。有时候看累了,她会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醒来又继续看。

    当问到她做什么工作、怎么经常有时间来书店看书时,林娅有些不好意思,她侧靠在沙发上,用书遮着脸,含含糊糊地说:“我工作比较自由,没事就来。”显然,她对这类问题有些回避。

图书馆里的另类常客:流浪汉小摊贩自由职业者

    “打麻将没意思,在这儿还能学点知识”

    9月2日下午3点,王刚在昆明书城四楼的一处角落坐下,翻看着手中的图册。他翻书的速度很快,4分钟后,便起身去书架上换了一本。虽然在距他一米的位置还空着两个休息椅,但王刚还是选择坐在地上。

    王刚穿着朴素、干净,指甲修剪得整齐,头发一顺梳朝右边。50岁的他,来自四川阿坝,15岁时就孤身来到昆明,挑着担子穿梭于昆明的大街小巷贩卖水果,成为了他三十多年来的生存之道。

    至今未婚的他在五一路上以300元的价格租到了一间5平方米左右的出租屋,挣的钱也只够养活自己,“平均一天能卖五六十元,刨除成本、每个月的房租和生活开支,剩不了多少”。

    3个多月前,王刚成为了书店里的常客。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左右,他都在昆明书城看书、休息,天气不好的时候,他待的时间更长。也因为这样,他很快便熟悉了每个楼层的图书分布。

    由于只有小学文化,王刚一开始喜欢去三楼翻看少儿图书,他觉得绘本简单、有趣,很适合自己,现在他也会去其他楼层挑选一些图文结合的书籍看。在二楼的生活图书区,王刚挑选了一本图解版的《黄帝内经》,找了处角落坐下仔细翻看。

    他说,自己看这些书并不是为了有什么实际用途,而是为了长些见识,认识这个世界。王刚觉得成天在家打麻将、看电视没意思,还不如来图书馆里看书,“以前,报刊亭还常见的时候,我每天都会买一份报纸”。

    在昆明书城工作了一年多的保安师傅王兆顺每天面对着书店里来来往往的成千上万陌生人,他对一些常客熟记于心,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着白衣的男性流浪者。

    王兆顺记得,这名流浪者30岁左右,留着满脸络腮胡,每天都穿着同一套白色休闲服,半年来,他几乎每天都会进入书店。“通常我们中午换班吃饭的时候他就会进来,经常待到晚上书店要关门了才离开,看书也很专心”。王兆顺说,这名男子很在意别人的感受,“之前他穿的衣服有点脏,有座位他也不坐,就站着或坐在地上看书,后来可能攒钱买了一套白色衣服,这时候他才坐到座位上看书。”

    昆明书城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平日里常来书店看书的类似这名白衣流浪者的有五六人,彼此之间并不认识,来的时间也不固定,“有的来十多分钟就离开了,有的一待就是一整天。一般情况下,只要(他们)不捣乱,我们都欢迎”。

编辑:实习编辑姜佳梦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