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人情 杯盏不是清净身

2017-09-01 17:28:41来源:广州日报

    有人常问,茶喝到最后喝的是什么。我喜欢纯粹,于那些旁逸斜出的边角之事,或许是一笑而过,于茶,我有属于自己的追求,但是从不奢求,茶是水的纯粹而酝酿出来的,我想这便是大道至简的一种体现吧。

    如果有人问我喜欢什么季节,我会非常纯粹地回答喜欢初春和深秋。兴许是每个人对宿命的理解不同,一派清音、水何澹澹都在山水的自然之处,生命的萌芽和飘零都在缘起缘处之中,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因缘。人我相聚分离,在朝朝暮暮看尽熙攘人群的匆忙,终究敌不过慈悲二字。世间的一切,就像是茶与水之间的相融过程,在包容中看淡一切,独自酝酿宿命的不同世味。

    水,释然、自然、纯粹的一种最佳体现,心灵与共的那种美好,让水的透彻邂逅了茶的绿意,茶味的好坏与否,是水散发出的简单与自然。山水清音在于自然的如如不动,一抹茶绿,也是山光悦鸟性的怡然。

    山色是如如不动的,只是人情的嗜好一直在世味的咀嚼中趋炎附势,溪水潺潺,在流淌中舒卷茶的慵懒,许多人喜欢蜗居自怜,日久便待人而沽,茶的味道便失去了本真。随着不同的喜爱便酝酿出不同的味道,在谈笑风生之间,在附庸文雅之间,那盏茶杯早已不是清净之身,而是世人手中把玩的物件而已。

    山水,酝酿了清泉的叮咚,在空山新雨之后,滋润着山川灵气,在潭影空人心的清澈之后,那明月松间照的丛林,便是茶的最好去处。蒲团静中坐,看世事兴变,在水的自然之中,杯中郁郁含烟,在茶与香的色味浓转淡之下,一如你的本来面目,在来来往往中安然随缘。

    自然,自古不是人能超越,人我之间的相争已是早起迟眠不自由,但是往往有颠倒者,人与天争,与地斗,破坏自然,建设假的山水清音,到最后不过是徒劳无功。随着人情世故的无常巨变,不复存在满目沧桑,若心与自然心灵与共,无限慈悲,那山就是最好的杯盏,盛一抹万绿之中的心意,在茶中袅袅升起那如水的倦意,半醒半睡之间安然。

    回归纯粹,那只不过是舍得放下而已,茶的味道向来不是喜好所断能左右的,自然从来不会妥协于任何人,但是人却因为自然不能妥协于欲望,便施加破坏,做了一场黄粱梦,干尽了一切人间的丑事。

    杯盏向来不是手中把玩的,而是掌上的乾坤在瞬息万变之中,看到了丛林的自然;茶香的韵味向来不是尔等点评的,而是在山水清音中简单纯粹,质朴了自然的无形。如同人一般,人这一辈子遇到坎坷、遇到不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坎坷之后是否能沿着路,让那颗心回归起初的自然;人这一辈子遇到了情,遇到了恨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怒哀乐之后,遇到了理解和纯粹。

    一盏茶,一抹香气,其实就是一场纯粹的人生。

编辑:甘凌菲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