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2017-08-31 09:37:22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去霖雨桥时是在天空大晴的夜晚,那一夜,突然地想去霖雨桥。去干什么?为什么去?在城市的时间久了,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一种情绪伴随着一种倔犟突然涌起,其实自己也无法说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昆明这座城市缺乏了太多的设计,从建筑艺术的角度而言,她与四季四春的气候是不相配的。很多建筑体,强有力地依赖了有限的设计理念,视野的局限和建筑的更新发展将他们的观念滞后了。无论从那些标志性的建筑,还是从城中村落,我们看到的几乎是千篇一律的“火柴盒”的房屋,这些建筑物本身无时不在提醒我:我是其中的居民,只是居住于此,每天往返于居住地和上班的地方,我只是一个为了生活不停奔波的生存者,单调的建筑体总让我的内心感到压抑,这不是我们的家,我们只是此时将身体寄存于此。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回家呢?有时候我想,如果我们的建筑再多一些时间,多一些思想,让建筑本身成为我们生活的代言,让它的形体增加流动性……我们便可以在人性中很容易寻找到温暖。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设想在东方水城昆明,如果没有桥,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昆明的先民没有留下这个遗憾,而是用他们的智慧,留下了丰富的古桥遗产。在远古的历史中,桥梁,成为了昆明这座城市古代建筑中的不可或缺的一个部份,没有了这些桥,我们又如何理清人与水,人与城市的关系呢?几千年来,昆明的先民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修建了不下千座桥梁。它们横跨在纵横于昆明的20多条河流之上,装点了这座美丽的城市,方便了人们的出行,维系了一代又一代昆明的情感。这些桥梁同时也是昆明人文史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份,是这座城市的标志之一。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直到今天,我们从昆明的甲地到达乙地,我们说从某某桥到某某桥。这个指向将我们的指向具像化了,在今天交通发达的城市,在某些公交站点,人们依然延用着古桥的名字,这种亲切的称呼将我们对于古桥的情感拉近了。静坐于黑夜之中,我的内心是昆明20多条河流的流淌之声,在想象的世界里没有桥,只有河流、人、民居、天空与大地,时光往前穿越百年再返回来,没有了这些桥的存在,这座城市的人文史就得重写了。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昆明现存的古桥,无论是样式还是力学原理、美学理念,仍然对我们当代桥梁建筑产生着影响,有的桥,不仅显示出昆明先民们非凡的智慧与才能,而且突显了建桥人的胸襟与胆荡,建桥人已经远去了,我们却通过桥的存在,感受到建桥人当时的理想抱负——将自己一生的激情寄与一方水土,一方民众,一条河流,然后苍然老去,有的步入了天堂,他们从没有在桥身的任何一石块上留下他们的名字,留给后人的只是无限的遐想和赞叹。人生何其短,而被后人吟颂成百上千年,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伟岸!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古桥留存下来,留给文人骚客们对桥赞美之情,他们极尽才华,倾倒出满肚的语词,说桥是苍龙腾驾、新月出云、长虹饮涧、玉环半沉……然而,在昆明人世俗的生活场景中,桥上的相聚既是欢乐,也哀伤:老友在桥上重逢,相诉年少时之青春激情,尽享闲情雅致,语词里尽是对于往昔时光的追忆;哀伤之时,登临桥面,与江水对峙,想想连日来忍受的屈辱,与世界的决绝生于心,宁静的江面演变成了死亡的黑洞;桥上别离,隔河挥手,洒泪告别,桥负载了情人的离愁别意……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霖雨桥是与区别于这些建筑体的,除了自身拥有的历史,那些镶嵌在其中的每一块石块都会说话——尽管他们已经苍桑斑驳。即使我登临桥身,对峙江水,内心的决绝不能释怀的时候,我只需转动眼珠,看其中的石块:它们一个个从历史的深处走来,大声地对我说话,击打着我内心的怯懦和胆小——在这座城市,有些石块不是冰冷的。每个石块都是一个寓言,告诉我隐藏于人性的恶与善,给予我释怀与温暖,我又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了。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那一夜,我或许就是为看一块石头,一块会说话的石头——很久了,我没有听到石头说话。霖雨桥被一片鲜亮的灯光掩映其中,夜已经很深了,更多的人形色匆匆,在他们此时的步履中,桥只是提供了交通的便利,他们从欲望的尽头钻出来,又一下钻进了黑暗的欲望中,明天起来,重振旗鼓,朝着欲望的尽头不停地奔跑——这或许是多少现代人的生活的写照。在城市的日新月异之中,霖雨桥曾经的辉煌被闪烁的夜灯遮蔽了,它只有萎身于那儿,没有申诉,没有哀怨地静卧着。我需要专注,尽量地不让现代的霓虹闪了眼,人的情感专一,古老的石头也会唱歌:从民代霖雨桥就横跨盘龙江上,它的桥身长37米——其实不止,从时光隧道测量,这是一条漫漫的历史之路,它见证的许多物事,都隐藏于我们的未知之中。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霖雨桥在明、清年间,不仅仅是昆明的先民,也是嵩明、寻甸二州州官百姓往返昆明的必经之桥;元、明、清时期,桥两岸为军民屯垦之所,同时是昆明官府百姓到黑龙宫祈雨必经之桥。霖雨桥是石拱桥,三孔分流着盘龙江的来水,虽然它所处已在盘龙江的中游,然而,面对着盘龙江水的肆虐,它又是如何用身体去与涛涛的洪流抗争的。从它存在的那天的起,直面盘龙江水,与它们谋求和谐相处的可能。然而,在洪水不断的冲击和拍打下,它还是出现了破损。清康熙四十九年郡人熊兆武等筹款重修;嘉庆四年,云南巡抚初彭龄又重修……古代的官员,大多倾心尽力于桥道路的修建,对于此举,我是充满了敬畏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多留美好的传颂,为人世多积公德,事实上直到今天,很多优秀的官员一直延续着中国这一传统美德,将自己的智慧、激情乃至生命今都交给了一方百姓。也正因如此,华夏之文明才能延续之亘久。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夜深人静,美丽的城市变得清冷与孤单。与石头完成的历史的对话,徒然地获得了开悟,正往回走,一个老者将同样孤单的身影靠在新的护栏上,如我刚才一样,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桥身上的石头,他在与石说什么呢?我走上去,一声不吭地站他身边,我听到了他的呼吸,嗅到了他从口腔中散发尼古丁的味道。一会儿之后,他抬起头来,对我微笑。他似乎也关注我很长时间了。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知道此桥为何叫霖雨桥?他问我。我微笑,不作回答。大凡古老之神物,总有一个民间故事或传说依附,这些故事和传说丰富了事物的内涵。一个冰冷的建筑由此具有温度。如若不是这样,中国的文化能行走这么亘远?

在昆明这座桥因久旱逢甘霖得名 故事却渐渐淡忘于都市中

    那一夜,老者又不厌其烦地重述着那个故事:清朝云南总督岑毓英由京城来云南上任,途中遇一道士何光舟与其同行。途中道士得总督照应,与总督同食同住结为良友。到昆明分手时,道士感念总督路途照应,许下“若岑毓英遇有难事可到黑龙潭来会,定相助”的诺言。岑毓英到任后,云南连续三年天旱无雨,大地龟裂,百姓苦不堪言,各地百姓官员纷纷烧香求雨,但仍无滴雨。岑毓英总督深感焦虑,忽忆起三年前与何道士别时相许,即选吉日,号令全城斋戒三日,禁屠三日,其亲到黑龙潭,请何道士祈雨。至黑龙潭,见黑龙潭龙泉观主静虚道长,相谈方知何光舟道士为云南龙王,住黑龙潭。总督即至黑龙观正殿上香,恭身祷告,至龙潭前会龙王金身,文武官员也同会龙王。总督打轿回府时,一路大雨随轿同行。抬轿者轿前烈日高照,晒得大汗淋漓;轿后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淋得轿后者喘不过气来。轿前人要赶回休息,轿后人要停下避雨。两轿夫一路吵嚷不休,行至一大石桥,轿内总督无奈,对轿外大声念到:“谢谢龙王。免送,免送!”此时轿行至石桥正中,大雨忽停,只见石桥一边为雨水洗得一尘不染,另一边被太阳晒得石头发烫。自从岑毓英总督上香后,连降大雨,旱情解除。从此,昆明坝子连年风调雨顺,百姓丰衣足食。石桥因干旱逢大雨,而得名霖雨桥。(作者闻冰轮 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北京大学访问学者)

编辑:实习编辑姜佳梦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