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惹情思

2017-08-07 08:39:40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立秋这天,多在八月七、八两日,农历如果不是闰月,按干支纪日的方法,这两天恰为“庚辛日”。庚辛二字,也有讲究,庚谐音意为更,辛谐音意为新,从这个时候起,“万物皆肃然改更,秀实新成也”。也就是说,立秋之后,物候渐渐收敛消寂,作物的果实开始成熟。

    农历通常以一二三月为春,四五六月为夏,七八九月为秋,则一入农历七月,就可以算是进入秋天了。秋天刚开始的时候,全国大多数地方天气依旧炎热,尚不能感觉到秋日的舒爽。不过在人们的心中,总是因为秋天的到来而生出一些纪念的愿望,甚至会制造一些小仪式。比如宋人《梦粱录》记载南宋临安风俗:“立秋日……都城内外,侵晨满街叫卖楸叶,妇人女子及儿童辈争买之,剪如花样,插于鬓边,以应时序。”

    大概是因为楸与秋谐音,所以选取楸树叶剪成花样插于鬓边——比之今日大吃一顿“贴秋膘”的做法,当时临安风俗或许更多几分亲近自然而生的风雅。

    《淳化阁帖》第七卷中,摹刻有王羲之书札《秋月帖》,第一句话就是:“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叹。”农历七月一日,应该正是立秋前后。王羲之在感叹什么呢?既然说“忽然秋月”,我猜最大的可能是感叹时光流逝。秋天一到,就是下半年的开始,按照一般人的生命体验,时间总如一个加速运转的车轮,即使绝对值一样,下半年总感觉比上半年要过得快许多。再则进入秋天,原本葱郁茂盛的植物,渐渐叶黄枝老,纵然飘落的一叶梧桐依旧是绿色,也不免让人触目伤怀,感慨时光飞逝,一去不回。东晋江逌的诗“高风催节变,凝霜督物化”,正是对这种时节变迁情怀的注脚吧。

    或许正是因为秋天的季节特点,所以它总能惹人情思,留下相关的诗词无数。案头翻检,恰见明代董其昌书宋人词一阕《秋日》:“十里青山远,潮平路带沙。数声啼鸟怨年华。又是凄凉时候,在天涯。白露收残月,清风散晓霞。绿杨堤畔闹荷花: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

    词中所言,如荷花尚“闹”,则当是立秋不久,如是仲秋白露节气,则在月初,又不应见残月。不细究这些,词中意象总是在一个典型的秋日,作者羁旅天涯,青山远,啼鸟怨,清风堤畔,便怀念起乡土故人。说到秋日的情思,感慨时光之外,思念人物也是极多的一类。

    在不可枚举的秋日情思中,有一则故事我觉得很有意味,出自《世说新语·识鉴》:西晋张翰,有清才美望,博学善文,挥笔立就,辞义清新,被当时的大司马齐王司马冏招去任东曹掾的官职。他在洛阳,见秋风起,突然思念故乡吴地的菰菜羹和鲈鱼脍,便说:“人生贵得适宜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张翰辞官归家,不久司马冏造反被诛,辞官的张翰没有被连累,当时的人都赞叹他能预见先机。

    张翰见到秋风,惹起他对故乡风物的思恋,进而能避开杀身之祸,不知张翰是否会庆幸那个秋天的一阵风起,让自己找回了不恋名利,退归山林的本心。世间既贵且富者众,又有多少人在秋风起时缺了一份情思,以致身败名裂,悔之晚矣?

    所谓菰,就是茭,旧时吴中将菰首称作茭白,今日北地菜市场中,也还常见。鲈鱼以生松江者为佳,洁白松软,又不腥,在诸鱼之上,秋初鱼出,吴中好事者竞买之。《太平御览》还记载,吴中以鲈鱼作脍,菰菜为羹,鱼白如玉,菜黄若金,称为金羹玉鲈,乃一时珍食。(殷燕召)

编辑:实习编辑房天琦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