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理论会格斗 这支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2017-08-01 08:30:38来源:昆明信息港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训练休息的片刻,队员们难得地显露出柔情的一面。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队员们进行枪械训练。记者宋潇/摄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队员们进行射击训练。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队员们进行格斗训练。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队员进行攀爬训练。

懂理论会格斗 女子特战队敢猎杀敢爆破

队员进行射击训练。记者宋潇/摄

    昆明信息港讯(昆明日报 记者李双双 王绍芬 罗昆娅) “预备,跃进!”一声令下,身着迷彩服、脸抹油彩的女兵们迅速占领射击阵地,先用自动步枪射击100米以外的氢氧靶,然后继续战术跃进,跃进过程中迅速将步枪换成手枪,跪射15米距离的瓷盘靶。这是7月25日上午,第75集团军某旅指挥通信连女子特战队的队员们在综合训练场进行训练时的场面。一个上午,女兵们进行了多种武器特种射击训练、攀登训练、心理意志训练、格斗擒拿训练及指挥通信枢纽开设训练。

    巾帼不让须眉,作为西南地区陆军部队唯一一支女子特战队,她们被誉为“丛林猛虎”。

    从通信兵到特种兵 从跑十公里到徒手抓蛇

    今年6月,旅组织特战集训,面向全旅“招兵买马”,连队里的80多名女兵半数都报了名。

    经过严格的筛选之后,该旅组建指挥通信连女子特战队。

    队员定下来后,女兵们迅速进入特种射击、攀登、索降、格斗、武装越野、游泳等十几个课目的训练。考虑到特战课目含攀登、格斗擒拿等高难度动作,该旅采用了男女兵混合编组的方式协力完成。

    这意味着,在教学的过程中,男兵和女兵是业务竞争的状态。要真正追赶上男兵的训练成绩,这些平均年龄22岁的女兵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们大部分队员原来都是通信兵,体能训练没有特战兵强度这么大。可以说,我们都是从零基础开始的。”女子特战队负责人吴文娇说。

    对特战女兵们来说,第一关要克服的,是生理关。

    “对于通信兵而言,我们日常体能训练就是跑三公里。但要成长为一名合格、优秀的特种兵,我们需要更强的体能。十公里的耐力跑、武装负重越野跑,这些都必须一个个拿下。”对于今年30岁的吴文娇而言,十公里,是对她最大的挑战,“我是队里年纪最大的,身体条件不算好。入队第一次跑十公里时,整个人跑到虚脱,但我作为她们的带队人,一定不能趴下。也是本着这个信念,我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在后面的时间里,为突破自己的生理瓶颈,吴文娇晚上收队之后都会到操场上单独给自己“加餐”跑。“实在跑不动就快走,一圈一圈地加上去,慢慢速度和耐力也就提起来了。”现在,吴文娇每小时已经可以跑13公里左右。而为了掌握特战射击时的距离感和准度,女兵们每天都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跃进、单膝跪地等动作,即便戴着护具,手肘、膝盖的伤口也总是好了又坏。

    心理关,是她们要突破的第二个关卡。

    野战生存,是每一个特战队员必须面对的现实威胁,怎么样才能在极限环境中生存下来,是对每一名女子特战队员的挑战。

    “第一次见到蛇的时候,摸上去心里麻麻的,但是经过多次训练之后,心理素质已经得到提高,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沉着冷静。”特战队员王倩倩说。为了训练女兵们的野外生存能力,有一个课目是徒手抓蛇、杀蛇。一个玻璃缸里装着蛇还有钢镚等物体,女兵们需要听口令,从玻璃缸中抓取特定物品,最后再徒手取蛇,杀蛇剥皮。

    还有攀登。通过一根拇指粗细的绳子攀登上一幢十几米高的四层小楼,经过训练后,女兵们只要花十几秒就可以上去。但训练过程十分不易,有恐高症的队员王婷就在第一次攀登训练中彻底蒙了,直到后面给自己打了很多心理“预防针”才成功登顶。

    平均年龄22岁的她们 练就过硬本领

    当女子特战队员杨敏走出训练场时,脚踝、手腕已经青紫一片。这些淤青,是在和男兵练习格斗擒拿术时留下的。“摔”已经成了这一个多月里杨敏的常态。迷彩服掩盖了很多伤病,包括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

    但再痛,她也没说过一次,顶多只是淡淡地皱皱眉头。一个多月的“魔鬼”训练,她眼下颧骨处最嫩的皮肤已经晒“糊”了,掉了一层皮,长出粉色的新皮,再晒伤一天,就又“糊”了。

    “来特战队之前,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通信兵。在6月份旅组织特战集训时,我和其他40多名女兵一起举手报名。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特战梦,我想成为一个最有干劲的特战兵,流血流汗都不怕。”23岁的杨敏来自广东,是家里的独生女。战友们亲切地称呼剪着“儿子头”的杨敏“敏哥”。这名来自广东的女兵有着热心肠,还有一条不大能“捋直”的舌头,不标准的发音是女兵们休息间隙最好的调剂品。

    加入部队,身着橄榄绿保家卫国是胡佳从小的梦想。“家人虽然舍不得,生怕我吃苦,但还是很支持我。”出生于1996年的胡佳说,她并不是这支平均年龄22岁的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年纪最小的队员出生于1998年,今年刚刚19岁。

    从每天早上6点半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的高强度、实战化训练,并不是特战队员女兵们遇上的唯一难题。7月下旬的一场暴雨,驻地停水停电,战士们已经7天没有洗澡了,洗脸也只是用湿巾擦擦而已。女兵们仅有的两套衣服也已经裹满泥浆,“只能干了之后抖一抖,反正训练的时候都会再裹上的。”杨敏说。

    尽管成立女子特战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这群女兵“巾帼不让须眉”,练攀岩、侦查、学格斗、猎杀,敢泅渡、爆破,练就一招制敌的特战本领;利用野外生存训练抓蛇捕鼠,历练英勇无畏的血性虎气……

    同时,出身通信兵的女子特战兵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老本行,保持部队通信链路畅通,是通信兵的基本职责。为练精基本技能,话务班的女特战兵们嘴含石子报话练口、播放噪声练耳功,拓展专业训练,坚持“一岗多备、一专多能”。在短短20多天的训练后,就有10名特战女兵被选拔备战中外联合训练。

编辑:谭石艳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