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 传统书店的颠覆式创新

2017-07-25 10:43:34来源:中国安徽在线

    从书店到“图书馆”:

    改变实体书店零售模式

    7月22日,大暑时节的合肥酷热难当,三孝口书店内却凉爽如秋,前来体验共享书店的读者络绎不绝。

    安徽农业大学大三学生杨洋一直想读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但学校图书馆的藏书却十分抢手。她在手机上下载安装“智慧书房”App,充值99元押金,然后扫描书后的条形码,便得到一个二维“借书码”。收银台的阅读顾问吴梦香熟练地用手机扫描“借书码”,将图书消磁后递给杨洋,并叮嘱道:“借阅完成,请保持图书整洁,在10天借期内到7楼还书,逾期将按1天1元收取违约金。 ”

    年轻妈妈贺晓慧是三孝口书店的忠实“粉丝”,经常带孩子来买书。 “童书尤其是绘本,页数不多但价格较贵,孩子看了一遍就基本不看了,图书馆的童书更新速度比较慢,现在书店也能借书了,这下能省不少钱。 ”

    “共享书店能够帮助读者消除阅读成本、降低阅读门槛、提高阅读频次,从7月16日开业到7月22日,‘智慧书房’App每天的下载量都在1000次左右,目前用户已经近8000人,累计借出图书约1.6万册,还书约4000册,主要以少儿类、文学类和社科类图书为主。 ”三孝口书店店长赵世萍说。

    在首个共享书店诞生之前,所有关于共享书店的规划还都停留在想象阶段。 “共享书店改变了图书的性质,书在书店原来是拿来卖的,现在读者获得书中的知识却不再需要拥有这本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三孝口书店更像一个公共图书馆。 ”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说。

    “创新的道路上没有现成的答案和模式,共享书店是传统书店行业一次颠覆式的创新和具体实践。 ”皖新传媒文化消费总公司副总经理黄震说,“从经营结构来看,共享书店的业务并非单纯借阅图书,书店将继续提供零售服务;在产品规划中,如果借阅读者觉得图书有收藏价值,也可以方便地通过‘智慧书房’App‘借转购’。 ”

    从“卖书”到“卖文化”:

    打造文化消费体验中心

    傍晚时分,站在三孝口书店的落地窗前,窗外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窗内却安静得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音。 4年前,升级改造后的书店重新与读者见面,一楼精品馆、二楼创意馆、三楼生活馆、四楼文学馆……从一楼至八楼,每层楼均以图书为载体却各具特色,整合书吧、咖啡、茶饮、陶瓷、精品饰品等多种时尚元素,处处洋溢着浓浓的文艺范儿。

    在炎热的夏季,书店成了读者避暑纳凉、体验文化消费的好去处。或站在书架前浏览,或盘腿坐在空地上翻阅,或趴在咖啡雅座一角静读……老人、孩子、学生、白领,各个年龄段、各种职业的读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书虫”。合肥寿春中学初二学生杨蕾趴在五楼社科馆窗边的长桌上,专心致志地做着暑期作业。 “书店环境清新,读书氛围比较浓,和同学相约到书店‘蹭’空调、‘蹭’书读是我暑期的主要休闲方式之一。 ”

    夜幕降临,三孝口书店却未陷入沉寂,几位家长趁周六带着孩子报名参加“书店奇妙夜”活动。讲故事、交朋友、学习制作线装书、搭着帐篷宿书店,孩子在家长陪伴下度过一个美好的书香之夜。 “过去读者到书店买了书,意味着我们服务的结束;现在读者到书店借书,仅仅是我们服务的开始。我们书店致力于为读者打造复合型的城市文化空间,给更多的读者一个停下脚步的理由。 ”赵世萍介绍,这个暑期,三孝口书店开设了“书店旅社”,读者可以在店里搭起帐篷,闻着书香入眠;“宝贝集市”招募小朋友做小老板,出售自己闲置的物品;爱书的孩子可以当个“小小图书管理员”,向来书店的小朋友推荐好书;文化沙龙和读书签售活动常态化举办,读者可以与作者面对面交流。

    近年来,实体书店面临人工和房租成本上涨、数字化阅读和电子商务冲击等压力,为摆脱经营困境,纷纷转型升级。安徽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曹杰说:“未来打造书店要实现‘五好’目标,即:好看、好玩、好吃、好学、好购,从‘卖书’到‘卖文化’,书店将变成文化消费的体验中心以及城市文化的新地标。 ”

    从线下到移动端:

    开启网络社交共享平台

    打开“智慧书房”App,简洁的页面上排列着图书推荐、每日美文、读者书评等板块。读者能通过写书评、晒书单等方式和书友交流,实现“以书会友”,并能因此得到一定经验值。累积经验值即可获得相应等级,从书童、书生、秀才到举人、贡士、进士,再到探花、榜眼、状元,直至翰林、大学士,每种等级都对应着可享受的优惠权利。

    “与其他共享产品最大的区别是,共享书店在给用户带来自我提升的同时,还能带来经济上的收益。 ”赵世萍介绍,用户每阅读1本书并按期归还,就会有1元“阅读奖学金”直接打入其“智慧书房”账户,3个月读12本书便可得到押金的8%作为奖励。

    “从盈利模式上看,共享书店免费阅读能够消除读者购书的成本,增加进店客流,从而提升书店的商业价值、品牌价值和异业合作价值。 ”黄震说,读者借还图书、写书评等阅读行为和阅读偏好产生的大数据,能够帮助书店精准选书,加快图书流转,进而节约货架成本、物流成本、资金成本;同时,过去的零售顾客转化为线上用户,通过App持续运营,平台的价值将逐步凸显,皖新传媒及其合作伙伴会进一步聚合业务资源,为用户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当一个行业发生剧烈变化的时候,要么改变自己,要么改变行业。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行业,唯有改变自己,从而顺应行业发展的趋势。 ”曹杰说,自2014年初,集团提出从传统出版物发行企业向基于互联网平台企业转型,到如今共享书店问世,可谓“三年磨一剑”。 “在移动互联时代,传统文化企业需要把握‘共享、简单、直击人心’的互联网精神,建立线下和线上融合发展的生态系统,布局前瞻性产业,从而实现转型升级。 ”

    如今,“共享”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热词”,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相继出现。正当业内热议实体书店如何实现共享模式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全球第一家共享书店不是诞生在北上广深等经济发达地区,而是诞生在中部地区城市合肥。 “如果三孝口书店的商业模式能够跑通并在安徽得到推广,进而普及全国,这将意味着中国的书店行业迎来颠覆式革命的时代。 ”吴晓波说。

编辑:实习编辑王跃锦责任编辑:徐婷
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